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长征题材电影《赤焰》闪亮上映

——

作者:特约记者 马丽  来源:  时间:2019-03-04

 

亮点一:故事新颖,取材真人真事
据介绍,电影《赤焰》由北京电视台2019年出品,是北京市精品文化工程重点项目之一,得到了北京市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并获得北京市文化引导基金的资助。该片以四个16岁至22岁的女性为主角,讲述在1935年红军长征路上,四个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有幼年失去家庭的贫穷女孩、逃离家庭的富家千金、自幼被封建家庭遗弃参加红军的女战士和书香门第出身立志改变旧世界的女医生护送秘密情报人员的故事。
该片故事是这样的:1935年,在长征路上,一支掉队的红军医疗队接到将一名受伤被俘的国民党军军事参谋汪楠护送到大部队的任务。这支由队长张秋君带领的有正规女红军医护人员、红军战士“大脚”、流浪的孤儿“小麻雀”和逃婚的富家千金陈菲跟随的集体付出巨大牺牲完成了护送任务。汪楠因为一路缺医少药被迫截肢。由于被红军精神感召,他向红军投诚,成为一名红军军事情报指挥官。但是,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下,红军部队不得不继续转移。医疗队再次受命护送汪楠跟随队伍长征。医疗队一路历经战斗和饥饿病痛磨难,爬雪山过草地,不断面临生死挑战。虽然这个集体伤亡惨重,但是“小麻雀”和汪楠最终坚持到胜利。几个来自不同阶层的普通女孩也最终成长为英雄战士。
值得一提的是,剧本取材于红军真实人物,真实事件。创作者心怀对历史的敬畏之心,历时一年,重走长征路,沿途收集素材,这种朴素的真心,贯穿于全片的创作当中。

 

亮点二:电视制片人跨界做导演,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电影《赤焰》的导演是北京电视台著名栏目《档案》的总制片人、曾荣获十大金牌制片人、年度中国广播电视金牌制片人及北京十佳电视工作者称号的吕军。 
吕军,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曾在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学习德国文学和哲学,又在美国洛杉矶现代音乐学院学习过Blues音乐,是一位艺术修养十分深厚的电视人。他来到北京电视台后,于2009年创办《档案》栏目,在北京卫视播出。该节目一经推出,因其独特的演播方式、深厚的知识背景、吸引人的讲故事方式而受到观众的极大关注,业界也是好评如潮。这个节目的成功,吕军作为灵魂人物居功至伟。记者了解到,吕军从事导演行业多年,早在2005年,他担纲编剧、导演的短片电影《等待》就入围美国旧金山国际电影节、Slam dance国际电影节、罗马独立电影节等,获国际最佳数字短片奖。之后,他又导演或担任总导演了多部获奖纪录片,包括《绝密飞行》《从一大到十八大》《伟大的抗美援朝》《二战谍魂—阎宝航》《伟大的贡献》《红军不怕远征难》等等。
其实《赤焰》并非吕军导演的第一部故事片,2017年,他就曾经导演过故事片《江鳗》,这一次,他为观众们带来的新作《赤焰》无论是故事创意还是拍摄手法,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
说到《赤焰》这部影片的缘起,吕军导演说: “从2014年开始,为了制作一个关于红军长征的纪录片《红军不怕远征难》,我和这个纪录片的主创们就沉入到那段历史中,学习和研究。为了能亲身体验长征的真切感受,我们用了一百多天的时间沿着红一方面军的行军路线从江西于都一直亲历、采访到延安。这种经历和感悟被主创们深深融入到了纪录片当中。纪录片受众的年轻观众是有限的,而电影的受众却大不一样。当一个人被人和事打动和感染后,总是不免想要把他的感受分享给他人。电影《赤焰》就是一个被长征中的人们所感动,已经走过半个世纪的中年人想跟今天的年轻观众分享的故事。虽然我是署名编剧和导演,但其实只是把真实发生的历史事件里真人经历的事情改编成了电影的人物和故事。”
那么,在筹拍和拍摄阶段,吕军导演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呢?他说:“在影片的筹拍阶段,有一种观点我无法接受,那就是为了降低制作成本和风险,找一个惯常的影视基地去模拟拍摄。有一种演员我不能接受,就是因为有其他档期冲突不能全程跟组。影片在重要的场景不惜转场一万多公里在长征沿途的实际发生地拍摄,希望用朴素的手法呈现真实的环境和氛围。
“在历史发生地,年轻演员们装扮成历史人物后,历史与现实在她们(他们)身上交汇并延续。影片的拍摄有时会处于非常恶劣艰苦的环境中。年轻的演员们和各部门工作人员让我看到了先烈们优秀基因的传承,那是她们(他们)吃苦耐劳,坚韧不拔,团结互助,大公无私的精神。难怪《红军不怕远征难》的一位编导通过思考得出来一个结论:八十多年前的红军战士们具备的某些精神和品格,是融入在中华民族的血脉里的,因为古代已有精卫填海、愚公移山和夸父追日这样的传说了。”

亮点三:五位主演,个个出彩

记者了解到参演这部影片的主要演员,都是朝气蓬勃的青年演员,他们以优异的表现,还原了长征这段传奇而艰苦的岁月。

●金若琰,难忘在雪地中爬行
影片中,“小麻雀”的扮演者是金若琰,她告诉记者:“《赤焰》的剧本早在一年前就在我手里。当时那个版本里有一个桥段,是小麻雀和她的马儿对话,看完那一场戏我就知道,她就是我小时候的样子。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导演问我:觉得演她最难的是什么?我说:纯真!”  
开机是在雪山,从第一个镜头开始,当时导演明确跟我说了,希望我走出来在画面里的感觉是渐入的。开拍的时候没想到那块地方的雪堆是空心的,我怎么爬都爬不上去。由于环境的原因不能及时和监视器对话,不能看回放,雪地不能踩第二遍,我们在雪山的戏几乎都是需要一条过的。开机第一天,我想抓住每一个看得到监视器的人问一问:上一条可不可以?雪山的天然环境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有一场戏拍着拍着突然开始下起夹冰雹的暴雪,天也暗了下来,我要表演小麻雀在牺牲的战士堆里,抓着地上的雪和着从他们身上解来的糠大口大口地吃,有一瞬间我体会到生命的苍凉。杀青的时候,老天依旧下起了暴雪欢送我们,一大群年轻人开始唱歌拍照、录视频,然后开始说自己的梦想。我看着他们想到,如果是小麻雀的话,她一定会飞入他们中间欢呼雀跃的。

●张诗悦,实地体验过草地
《赤焰》中,陈菲的扮演者张诗悦:“我非常荣幸能参演《赤焰》,在经历了40天的拍摄,作为我们当代女性,不要忘记了先辈们用生命和鲜血为我们换来了今天的幸福生活,参与此片过程中,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女性的力量!红军长征两万五千里,大家都知道这是走出来的。为了生存,红军战士还在牛粪中捡粮食吃,影片中当时是小麻雀在牛粪中发现了一些没有消化掉的青稞米,刚开始大家嫌脏,但是饥饿是可怕的,之后大家也顾不上那么多,尽管上面爬着蛆虫,大家还是捡着,最后捡了两三斤,在河边水中洗干净,放到锅中炒着吃。当时还有很多女同志因为环境恶劣,长期不洗头,头上还长虱子了,在队伍中无论男女、高低,捉虱子成为了他们宿营中都有的一项,谁也不笑话谁,在那一起捉。最后大家都把头发剪了,还有过草地,草地是那么的大,一望无际,大家累了就站在草地里睡觉,醒了继续往前走。在拍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恶劣的环境和天气,可想而知当时的红军女战士在那样的环境下,她们的意志是多么的坚定和坚强,才能走完这两万五千里长征啊!我非常敬畏她们的革命精神和献身精神,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付出了青春和生命!亲爱的各位朋友们,让我们永远记住她们吧!革命先烈们永垂不朽!”

●丁子玲,怀着敬意表达真诚
影片中,红军医疗队队长张秋君的扮演者丁子玲说:“参加凝聚力很强的摄制组,全实景的纪录片拍摄方式令人兴奋,一组人员精简的车队,走遍了翻雪山过草地的长征路途。剪头发、减肥、素颜、皮肤打黑、不洗头、全身撒土……演员们都乐在逆袭中……在发达的信息化时代,年轻人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这时候更应该牢记先辈们的苦难。相比其他一些影视作品里的猛烈战斗场面,我更喜欢《赤焰》,是因为它像一股清流,从年轻女性当事人的视角讲述,没有惨烈,没有呐喊,没有渲染……娓娓地打动人心,美成一首悠扬凄婉的歌。《赤焰》让我想起了爱因斯坦留给后人的话:‘亲爱的后人,如果你们不能比我们更有正义感,更热爱和平,更加理智,那么魔鬼就会附身,我怀着深深的敬意在这里向你们表达我真诚的希望,你们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李冉,战地学习包扎
90后演员李冉,在电影《赤焰》中扮演的角色孙秀莲外号“大脚”,作为主演之一,经历了前期围读剧本,学习战场包扎,观看经典老电影以及整个拍摄过程。“我们拍摄的第一站在四姑娘山,海拔4800多的地方,我小的时候是练体育的,从事武术项目,运动量很大,直到现在都还一直保持着运动习惯,身子骨算结实的。但到了雪山,身体上还是有一些反应,开始是头发紧,太阳穴那里一阵一阵的疼,呼吸短促,但还好这些都还可以承受,最难受的是膝盖,酸、胀\痛,因为小时候训练膝盖有伤,后来我知道气压低的地方反应更强烈,这样的情况和海拔是我人生第一次经历,膝盖酸胀疼痛的感觉真的是痛不欲生,晚上根本睡不着,手就紧紧地抓着床单被子来回翻滚,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天,渐渐有点好转,这期间也看到我们身边的工作人员,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反,有的嘴唇发紫,有的呕吐,有的背着氧气袋工作。就这样我们在导演的带领下,真实的还原,完成了各种困难、各种挑战下的拍摄,最后突破了所有问题、难关、困难面前没有退缩,越是困难,越往前冲,我想这就是真正的红军精神,我们的红军先烈英雄传递给我们的。”

●苏冬青,长征路上感受春夏秋冬
    影片中,汪楠的扮演者苏冬青说:“这次拍摄对我来说是一次特别宝贵的经历。导演坚持实地取景,也让我们有机会能跟着大部队重走长征路。经历了爬雪山过草地,缺衣少食,春夏秋冬的整个过程,能够真切地感受到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在家国危难之时所做出的牺牲和选择,这对于处在同样年纪生长于和平年代的我们来说特别有警示作用,在提醒我们青春的另一种打开方式。拍摄时剧组里大部分的演员都是20岁上下,大家共同走完了这段路。虽然条件艰苦,但是不管戏里戏外,年轻人乐观不放弃的精神也真实地影响着我。对于角色的感受是,汪楠这个角色也是抱着一腔热血,希望能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战斗在前线,但却因为失去了双腿,没有了行动能力,成为了小队的一个累赘,这对他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打击,一度想要放弃生命。是小麻雀、队长这几位女战士一直在鼓励和支撑着他,让汪楠也重新找到了生命的希望,也做出了他的选择。加入了红军部队,他不知道是否会胜利,但只要坚持下去就有希望。正如现在的我们,在追求梦想的路上,唯有抱着希望,坚持奔着目标前进,才能在未来的某一天看到胜利。”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