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何冰 一不留神 过五十 不惧挑战 胆更大

——

作者:刘颖  来源:北京广播电视报  时间:2019-03-04

 

年过五十,何冰的星运反而更旺。《情满四合院》将他在人艺舞台上锤炼多年的京味儿演技端上了荧屏,并一举获得圈内外的一致首肯。眼下,刚刚登陆的《芝麻胡同》开播首日就跃居收视率排行榜冠军,何冰在其中饰演的酱菜谱掌柜严振声大有超越“傻柱”的意思,从剧情发展到人物塑造都远超《情满四合院》。日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何冰谦虚地表示:“我既没有傻柱的勇气,也没有严振声的担当,那都是角色赋予我的可能性,我在生活当中胆小如鼠。”这话听起来,一点没有何冰以往的风格,但也恰恰代表了他年过五十后的真实心态。“处心积虑的效果往往不太好,演员这行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但我对于演员这行,始终保持着敬畏心。”

■爱上剧本
“《芝麻胡同》就像个大大的酱菜坛”
      自从《情满四合院》播出后,来找何冰的京味儿剧本就没断过。《芝麻胡同》之所以能够吸引他,除了和刘家成导演合作得得心应手是一方面,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剧本的青睐。“我和刘家成导演之间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关系。又一年春节前,他给我打电话说手头有个剧本。我看了六集就很受打动。于是就接下了。编剧刘雁老师在剧本中所建立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都是我个人赞同的,也就是人要忠诚,要对家庭负责任。《芝麻胡同》其实是一部家庭戏,不管外面多么风雨飘摇,人都要忠诚于自己的家庭,忠诚于自己的内心。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既然爱了我们就要对这份爱负责任,对我们自己的家庭负责任。此外,这部戏的台词也写得妙趣横生,角色非常鲜活生动。”
       何冰很形象地把《芝麻胡同》比喻成一个大大的酱菜坛子。从1947年到1978年,从沁芳居酱菜园到公私合营成为集体企业,横跨几十载春秋,严振声也见证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沧桑巨变,他本来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商人,认为应该把家里的日子过得殷实,做一个正派人家就可以了。但到了他的晚年,岁月和时间给予了他宽厚,他真正开始变得宽厚是源于岁月的流逝,他更加懂得生活的不易,也是他人到暮年仍在不断接受成长的一个过程。

■偏爱角色
“傻柱是扬着脖子的,严振声是低着脖子,”
      开机前,何冰认真研读了剧本。“我在心里默默地去找严振声的感觉。我不知道正确的方向在哪,但我至少看到了错误的方向,就是不能把严振声演成一位老爷。这样的思路会限制演员的发挥。在我看来,严振声确实是买卖人,但他不在铺子里时,他是丈夫是父亲,和正常人一样。他要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再加上周围关系很复杂,所以角色的丰富性很强。演员只有在一个轻松的状态下才能把内心情感都演出来,我不想束缚住自己。”
       前后出演两部京味儿剧,很多人都替何冰捏了把汗。但他自己却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两个剧比较相似,好多人都问我会不会担心。其实我没有过这种担心。我干这行已经三十年了,我不认为天下有两个一样的剧本。”
      说起两部剧的区别,何冰用自己的话总结道:“傻柱是扬着脖子的,严振声是低着脖子,差别太大了。”他解释说:“用老北京话说,傻柱就是光棍一个,上无老、下无小,他自己又有点小手艺,不愁吃喝,造就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傻柱这个名字也很有意思,傻是他的性格,柱是他的职能,他就是要像个傻子一样撑起整个家庭。但是《芝麻胡同》中的严振声就完全不同,他有自己的产业,有一大家子人,所以遇事他就会很谨慎,凡事都要顾全大局,忍气吞声是常有的事。”说到生活中的自己,何冰坦言自己更像严振声,比较能忍。

■佩服导演
“他永远那么靠谱”
       一提起这位导演刘家成,何冰上来伸出了五个手指头。“别看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合作了这么多次,其实我俩私下里吃饭的次数不超过五次。我们就是在一起吃饭喝咖啡,也很少谈及工作。因为我们非常信任对方。对我来说,我更习惯于和坐在监视器后面的他交流工作,用我的表演来告诉导演我的想法。如果和他的想法大部分重合,那么他就会喊过。如果不行,他就会很直接地告诉我。”
       说到《芝麻胡同》,何冰表示,刘家成导演这次拍摄的招数变了,这次他拍得更细腻了,更“大”了。“过去他一对一拍摄,现在是三对一,也就是说三个机器会拍同一角度。但不变的是他还是那么靠谱。他做人做事都很靠谱,他平时不怎么说话,很多合作的演员在拍戏的四五个月中都没见过他大喜大悲大怒。我了解他,他不是没情绪,而是一直在自我控制。因为他知道这条大船还没有靠港,这条路还没有走完。他一定要控制好方向。所以他情绪非常稳定,这是他最珍贵的东西。说句良心话,我的从艺生涯里面,我没见过一个导演能控制一千场戏,我觉得这不太切合实际。但是导演真正的能力就是展现在你能否驾驶这艘船一直从开始起航到最后靠岸。”

■紧张年龄
“还有十年退休,这真是没想到”
       人过中年,几乎将自己半辈子献给北京人艺的何冰,去年此时正在为自己执导的话剧《陌生人》奔波忙碌,无须过多宣传便已座无虚席。何冰坦言:“我现在到这个岁数了,我对演员这行的认识也不一样了,以前爱干保险的事。现在不这样想了,我从四十多岁开始愿意干点自己心虚的事。如果有一个机会本来不属于你,绕到你手上了,这是上天的恩宠,你不能把它轻易放弃的,这是别人想得都得不到。我也希望能够开阔自己的人生。过去,我对自己固定的认识是我是北京人,我是北京人艺的,我演京味戏。但是我现在想我为什么不能演一上海人,不试一下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
       一提到年龄,何冰说自己特别有紧迫感。“我还有十年退休。这真是没想到的事,一晃50了。我到现在内心还是那个二十出头大学毕业后面临职业选择的我。我依然会因为接到一工作特别兴奋,如果没人找,我就特恐慌。可是我突然发现自己还有十年就退休了,我会比过去更珍惜机会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