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赵宝刚 直面年轻观众质疑

——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9-04-08

 

       很少有哪位导演像赵宝刚这样,在从业近三十年里,每部作品都能引发社会热议和观剧狂潮。从《渴望》《过把瘾》《永不瞑目》,到《奋斗》《北京青年》。如今,他虽然年过六旬,但依旧不影响“重新定义青春”的权利。“我希望通过她们的成长故事,让青年人明白真正的幸福和快乐是什么。”说到新作——正在北京卫视播出的《青春斗》,赵宝刚说:“为什么叫‘青春斗’呢?其实也是表达了我对现在年轻人的一个态度,就是你要跟自己斗,跟自己的命运斗,跟自己的人生斗,跟自己的负能量斗。”

“我只想真实记录时代”
       谈到创作《青春斗》的缘起,赵宝刚感慨地说:“《老有所依》拍得我差点抑郁了。我六十多了,去养老院参观时,就感觉非常窒息,完全受不了。我们公司其实也买了小说,也有古装题材,也找了很多有名的编剧来写。但我总有个想法,也是我特别骄傲的地方就是我用自己的作品记录了时代的声音。我希望有一天,在赵宝刚的追悼会上,他们也能够这样评价我。《过把瘾》表现了上世纪90年代的典型爱情;“奋斗三部曲”记录了2000年之后青年的变化过程。这是我作为导演存在的价值。所以我不拍古装戏,不是说它没价值,但我认为它不是时代的记录和产物,这是我的创作意识。”那么,究竟要记录些什么呢?赵宝刚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我认为年轻人是未来的希望,我只能做到真实记录。我一生能做到这一点就不容易了,没有这种能量去完成别的。我只记录时代的声音。所以不管《青春斗》未来播出成绩的好坏,起码我是付出心血的,其中的故事也是我对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到目前为止的认知,所以我不会考虑90后年轻观众的观感。我相信很多人在从中会受益。当然肯定也会有反对声音,这太正常了。但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给人类带来了益处,说不定它也是个不错的作品。”
       对于年轻观众拎出来的诸多该剧槽点,赵宝刚坦言自己早就有心理准备。“我早期的作品中都没有写到父母,我觉得那样就不纯粹了。而现在我尽量把父母这一代也写进去。因为我照顾的是传统媒体和受众。90后观众可能认为视点是不够的。这是文化接受度的问题。”

“人生很多事情都要必经的”
       赵宝刚将剧中的五个女孩比喻成五辆车,各自有各自的目的地。“她们不是那么完美,每个人身上都有缺点,就跟生活中大家都有缺点一样,但是她们真真实实反映了现在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其实,生活就是这么残酷。如果你不去面对它,你又能怎么办呢?人生很多事情都是必须经历的。你必须得走出来,没办法。”
       剧中女主角向真也备受争议。赵宝刚表示“我当时给她起名字叫向真,就是希望她能一直向前进,天天向上。我知道观众对向真的态度也分两派,有一派认为她很作,谁家养这么一个闺女肯定疯了。另一派认为她很可爱,有梦就去追。”在赵宝刚看来,女主角向真是一个超级可爱的女孩。“这个片子的主题就是讲的这个,《青春斗》讲的就是成长。向真其实没有什么大目标,但是她知道,只要自己不断移动,就会有机会提高。所以她总是紧紧抓住机会,后来她自己创业,最终也失败了。全剧最后那段话就是我要说的。向真说,六年我全失败了,我没有做成功任何事,但我成长了。”
       “可能有观众会说我写的年轻人并不像他们真实的状态,这太有可能了。因为世界太大了,我的一生太有限了,我只能看到这一点点。”他发现,现在的人享受成功的心态大于承受苦难的心态,期盼快乐的心态大于忍受苦难的心态。
       赵宝刚导戏向来以严格著称,也正是因为这种严格,从他的作品中走出的演员,至今仍是活跃在影视圈的中流砥柱。但此次拍摄《青春斗》,赵宝刚则成了众人眼中的“宝宝刚”,“可爱”“没脾气”是年轻演员们对他的一致评价。“我和他们确实相处得挺好,没发过一次脾气,还天天给他们做饭。他们几个爱吃炖肉,我天天给他们炖肉吃,他们能怕我吗?”

“我愿意一直保持年轻心态”
       36岁步入导演行当,执导过二十多部作品、多项大奖在手的赵宝刚,自青春时代起便立下志向,“要拍一辈子青春题材”。如今再忆初心,年少时未能离家闯荡的遗憾,成为他作品中关于奋斗、关于拼搏的缘起。“我始终有一个梦想,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闯荡,最好是读一个大学,最好能靠自己的能力在那个城市立足,有一席之地。”
       其实创作《青春斗》,也是赵宝刚在与儿子相处时意识到的。“我儿子应该算00后了,我现在说不过他。他想长胖,又喜欢打篮球。我就告诉他你这样过度消耗肯定是胖不了的。因为你吃了很多东西,但又把脂肪消耗了。他就有一套理由反驳我。其实他说的真不在理,在我看来他已经有问题了,但他自个儿绝对不会意识。其实,每个人在生活当中都有一个生活理念在支撑自己,不论好与坏,很多人都有的。”
       回溯自己的创作历程,赵宝刚感慨良多,不变的不仅是他对时代的观察与记录,还有他对不停滞思考的坚持,用创作对抗时间与衰老的决心。“我不太想过早地步入老年生活,年轻人不管怎样,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起码有朝气。我还是愿意保持一个年轻的心态,永远向上。” 采访最后,他笑着告诉记者,自己不太喜欢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去远方”依旧是自己的梦想。“还是希望能够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启一段游学经历,也算是给自己退休后找一点事情干。包括我现在已经开始画画了,有点艺术追求也不费体力还能让精神活跃。只有精神会给人的身体带来无限的益处,这就是我一生的体会。”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