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梁植 我是一个对于讲故事 有渴望的人

——

作者:独家专访 记者 白鸽  来源:  时间:2019-04-15

 

关注北京卫视《档案》栏目的观众,一定对梁植不陌生,他是该栏目的特邀讲述人。在《档案》众多优秀的主持人当中,梁植算是最年轻的一位。当然,更多人认识他,是因为他在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中的精彩表现,给不少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近日,这位从《我是演说家》走出来的清华才子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讲述了他与北京卫视的渊源。

谈《我是演说家》
让我接到很多工作邀约
梁植毕业于清华大学,本科就读于法学院,硕士就读于经济管理学院,博士选择了新闻与传播学院。上学期间,梁植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先是参加了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崭露头角,获得了铜奖。后在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摘得总冠军,被观众熟知。不仅如此,梁植还在北京市大学生戏剧节,获得了最佳男演员称号。毕业后,曾在央视一套、央视三套、电影频道、北京卫视、湖南卫视、辽宁卫视、云南卫视等主持过多档节目。虽然参加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梁植的履历表堪称优秀。
谈到自己的主持经历,梁植坦言,自己能有这么多工作机会,受到这些平台的邀约,很多是因为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这档节目。“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这段经历让我获得了很多信心。其实当时还有个小插曲,就是在节目筹备阶段,节目组找我谈,我说要讲邓稼先的故事,但他们当时担心这个故事年轻人很难理解、也不新奇,希望我能换其他主题,所以我就没有去。但是快录节目的时候,好像是临时少了人,所以他们就答应让我讲这个故事了。演讲这件事对我挺重要的,因为我觉得找到自己能表达的方式很重要。不是说你这件事做得多好,而是说在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把握。就拿演讲来说,我觉得这事儿我能把握住,不是因为得了冠军,而是这个过程是自己想法的一个外化。《我是演说家》是一个入口,让我接到了很多工作的邀约,也主持了很多节目。也是因为《我是演说家》,让北京卫视看到了我,请我来《档案》担任讲述人。”

谈《档案》
我一直抱着学习的心态
北京卫视《档案》是一档揭秘性的电视纪录片栏目,通过讲述人的个性化的表达,以及影视化拍摄,让观众亲身触碰和感受历史。因此,讲述人不仅仅是普通的主持人,还是拥有资料、道具的现代说书人。节目中,讲述人依据内容抛出的悬念和疑问,是节目设置的一大卖点。作为《档案》中年轻的主持人,梁植表示:“大家都知道,《档案》有很多资深的讲述人,由石凉老师、谭江海老师领衔的众多前辈,他们每个人的风格和节奏都不同,我也是一直抱着学习的心态。虽然在讲述人中,我算是比较年轻的一个,但其实我们《档案》栏目组的导演们很多都是80后、也有90后,大家年龄相仿,一块去琢磨讨论问题时,反而会很有共鸣。这些年,《档案》给我带来了很多收获,它教会我,事物不能总看表面,而是要看它背后的道理。今年《档案》开播十周年了,有多少节目能做到十年,尤其是在我们现在这样一个电视发展阶段,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档案》真的是一个全年龄覆盖的节目,因为它具有揭秘性,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谈主持
对于作品我有一种执念
近日,《档案》播出了一期节目叫《兵马俑是彩色的》,为观众揭秘两千多年地下军团的诸多谜团。45年前来到临潼的第一批考古专家,第一次见到兵马俑,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兵马俑身上各种颜料,疑团重重,到底蕴含着怎样的惊天密码?中外历代大王朝帝国,都难以获得的紫色颜料,秦国的工匠却普遍使用在了兵马俑身上,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带着一系列问题,《档案》团队走进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为观众揭秘留住千年色彩的艰辛往事。
梁植回忆说:“之前虽然去过很多次西安,但是都没去过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这是我第一次看兵马俑,而且是那么近距离的接触。拍摄的时候,我们都是带着一颗敬畏的心,搬运设备都非常小心翼翼,因为太珍贵了。为了收到最好的声音效果,我们选择了开馆之前,闭馆之后这两个时段去拍摄。有时候拍到天黑,就剩我们和保安几个人,这样的经历确实很特别。我常常讲,做主持人通常会碰到一件遗憾的事,就是不容易有作品。比如说我主持一些游戏类、闯关类的节目,你可以说这些是你的作品,但是它是不是可以算是历久弥新的?《档案》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个电视纪录栏目,哪怕过了十年,再看的时候,它依然是有不可替代的价值的。我承认,我对于作品是有一种执念的,因为作品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所以说,《档案》对我来说很特别,我认为它是珍贵的作品。”

谈拍戏
演戏的过程让我不断汲取
去年,梁植开始将工作重心转向影视剧拍摄。他表示:“无论主持也好,演说也好,或者是拍戏,其实都是档案,都是讲故事。我觉得我是一个对于讲故事有渴望的人,我特别愿意去给别人讲故事。有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推自己一把的人,比如说去参加央视大赛,或者去参加《我是演说家》,虽然也经历犹豫,但能做就要去做。去年开始,我把精力更多的放在演戏当中。演戏这个事,是自己想去演,演戏的过程可以让我不断汲取。我觉得任何一件事,如果做着做着觉得自己没有在不断学习了,那你要小心了。也许享受的过程很快乐,但是享受的过程中其实就慢慢把你抽空了,最后你就变得很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