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大戏看北京》的小心思

——

作者:独家专访 □记者 朱子  来源:  时间:2019-04-15

       北京卫视的《大戏看北京》,好看吗?看看最新综艺节目收视率排行,csm55省级卫视晚间节目,《大戏看北京》,第一。
       那咱们猜猜,节目团队多少人?平均年龄多大?观众留言怎么评价他们?直接把底儿撂了吧:导演统共就6个人;平均年龄90后!
       那天,在北京电视台咖啡厅跟《大戏看北京》的总导演、制片人郭畅畅聊。突然,他手臂舞蹈、唱一句:“拜拜,甜甜圈,珍珠奶茶方便面”。哈哈,瞬间就穿越了。他们很年轻,也很有想法。郭畅说:“其实我们就是以年轻人的方式、现在的语境,讲故事。我们不再是‘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那种讲述方式、四平八稳,我们传达的是,北京卫视也是青春的、活泼的、洋溢的。我们讲故事的方式,也是新颖的。”
       面对当下的传播巨变,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内容创作者,谁没有困惑呢?《大戏看北京》,每年10多个戏,内容各异,如何破题、解读内容?如何让戏本身的内容勾连到当下热点?如何最恰当表达?对应《大戏看北京》目前的优良战绩,我们来扒一扒他们用当下语境讲不同时代故事的种种“小心思”吧。

 

【小心思1】  主持人选曹扬,因为他来自中戏
       《大戏看北京》有两个主持人。制片人郭畅直接道出了选主持人的小心思:“对我们《大戏看北京》而言,主持人不是一个核心竞争因素,不像某些综艺节目有固定的主持团,我们就是为节目嘉宾服务。定下来曹扬,是因为曹扬是中戏表演系毕业的,懂表演,能够跟演员瞬间共情。另外一位男主持郑璐,辅助曹扬,同时会有角色扮演。比如《芝麻胡同》,他就是“沁芳居”一个店小二的人设。他是有角色塑造的,每一个剧都不同。”

【小心思2】  模式是双刃剑,我们没模式
       《大戏看北京》有自己的模式吗?几乎每次都翻开新的一页。
       郭畅显然是思考过这个问题:“《大戏看北京》是一个特别融会贯通、集电视艺术大成的一个节目,里面涉及的内容特别多。有演员的表演、唱歌、跳舞,有走心的访谈,也有真人秀拍摄,还有好玩的游戏互动……它是一个综艺节目中的综合,综艺节目中的综合制作。因为这两个“综”,就没有模式了。我并不认为没有模式是不好的事情,模式就是一把双刃剑,它的好处就是比如有的节目,无论谁来,都做这几个游戏,有一定的基础保证;它的不好就是架构上不出新了。而《大戏看北京》看似是一个大的综艺访谈,但里面所有的设计和互动,每一期都不一样,都有全新的东西。” 

 

【小心思3】  每个人必须是全才
       郭畅在《大戏看北京》团队里年龄算大的,85后,带90后的小伙伴儿们,要求还挺特别。郭畅说:“我们的兴奋点都必须超级高。平时必须多看电影、话剧……我相信你看到每一样东西,都能用在片子中。比如说看话剧,故事是这样讲的;听一首歌,哪怕是抖音里的一首歌,或许就能用到。我们必须敏感,追热点。当下什么是热点?放心,在我们节目一定有。哪怕这个戏跟现在是不搭界的,即便是那些神曲,我们也能处理得不违和。我们团队是最接近演员的一批人。演员对表演的要求是什么?真听、真看、真感受,然后对团队的要求,要真听、真看、真感受演员的喜怒哀乐。只有做到了这一点,你才能做到无论谁来,我们都有兴奋点,感受他们台前幕后的点点滴滴。所以,我们要求必须是全才,不能偏科。节目设计难,它难的原因是在于我们要的必须是全才。”

【小心思4】  准备万全,应对突发
        《大戏看北京》一般提前10天左右,才能知道下一部剧是什么。有时,节目录好了,调整播出档期了,只能暂时搁置,紧急筹备新上的剧。有时,播出剧收视非常好,深受观众喜爱,那《大戏看北京》就要再作一期收官。郭畅解释:“比如,《芝麻胡同》热播,4月18日就录制一期收官。何冰老师说,‘伴了大家一两个月的一个人物,我的确要跟大家说个再见。’而接档的《青春斗》,20日录制。这中间的人员调配与工作量,开合度就非常大。”

 

《大戏看北京》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呢?
       郭畅解释:“我们主导演和辅助导演,包括我们所有的人,在录之前一定要把剧全部看完、每一集做笔记、找亮点。比如,《正阳门下小女人》我们在看的时候,就发现蒋雯丽和倪大红老师,在剧里眉来眼去,特别有味道。然后我们就总结了一个关键词:小女人的大智慧。小女人特点是什么?会撒娇。还有两位女主演,涉及到了职场的多个职业,生活中是不是也有多种涉猎?我们必须要把剧中人物和局外相互关联及比较,这样观众的代入感更强,也无形中把剧中的故事线拉长。
       “但具体能不能在节目录制中达成,要看嘉宾的现场反应,随机应变,什么情况都有。比如,蒋雯丽老师在剧里唱歌了,那现场会不会唱?情绪能不能推到那里?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必须做好唱的准备,音响、键盘、大屏幕、道具等,都要准备好,不能掉链子。当时,蒋雯丽老师真的唱了,还拉着倪大红老师一起唱,现场一个爆点;录制时,我们聊到了蒋雯丽的导演经历,让她想起了和已经过世的朱旭老爷子的合作,也不自主地想起了她俩最后的见面,现场是一个大泪点。其实,拉片阶段我们只是拉出了现场预聊的大框架话题,接下来所有,都是现场即兴发挥。”

问郭畅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郭畅说:“倒不是友台的对手竞争,压力最大的其实就是怎么样能够把这个剧再推到一个状态。我们《大戏看北京》有三个任务:一,力争收视期期都是同时段第一;二,帮助观众深入解读电视剧的台前幕后戏里戏外;三,争取把每个电视剧都推成爆款剧!”□图片提供/大戏看北京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