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名利是把双刃剑 你躲不掉的

——

作者: 白鸽  来源:  时间:2019-07-08

 

       曾因主演电影《我不是药神》而备受观众熟知的演员谭卓,近日以评委身份亮相第 22 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颁奖典礼。除此之外,由其主演的两部新片《烈火英雄》《被光抓走的人》同时亮相本届上影节。在采访中,谭卓就角色的塑造,对中国电影的发展等方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第一次担任亚洲新人奖评委
       从演员到评委身份的切换,对于谭卓来说,更像是一次学习的过程。在接受采访时,谭卓表示:“这是我第一次做评委,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更全面地去了解不同的电影,也是特别好的一个学习交流的过程。整个行程非常饱和,看片的过程对我很有帮助,我投入很高的热情去做这件事,因为我热爱电影。其实,我和‘亚新奖’还挺有缘分的,几年前我的电影《hello,树先生》也在‘亚新奖’拿过大奖。这个奖项可以给有才华的年轻人提供机会,让更多的人关注和发现他们。我们常说千里马很多,但是伯乐不常有,‘亚新奖’对于新人来说真的就是伯乐的角色。”
       说到给年轻人的寄语,谭卓坦言:“我们常常说要与时俱进,我希望能看到他们去创造属于他们这个时代的东西,和过去不同的东西。‘亚新奖’突出的新,并不是狭义的那种标新立异,而是更具有时代性的一个新。就好像我是80后,我更希望看到90后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年轻的时候,就要尽可能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不要让自己有太多遗憾,勇于去尝试去探索。”
曾经很鄙视商业鄙视金钱
       很多人不知道,谭卓最初是学播音主持的,当时娄烨导演的新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在选女主角,于是仅仅凭借一张照片,谭卓便正式开启了她的演艺道路。谭卓表示:“我做过新闻主播,也做过电台主持人,但是我非常不喜欢这些工作。因为我常常要说一些重复性的话,完全不是我自己。有时候我觉得,好些事都是注定的,都是被安排好的。包括娄烨这个电影也是,经纪人说让我给张照片,然后夜里副导演就给我打电话,说娄烨要见我,没聊几句都,这个电影就定了。”
       谭卓说,自己的个性很强,也是和家庭环境有关:“我从小的家庭环境是非常舒适的,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整个家族,都没有面对过现实层面的压力。我小时候外号叫‘小塑料袋’,因为每次去学校就拿塑料袋装一大堆零食,倒出来给同学分。我读高中的时候,每个月的生活费就有好几千。所以我从小,对于钱就没有很强的渴望。所以后来拍戏也是,很自我,不在意金钱,拍完戏就回房间,拒绝应酬。直到2013年,我在游泳的时候忽然溺水了,当时很无助,我本身是会游泳的,可是一切就是很突然,身体就不受控了,我沉下去的时候,感觉自己非常渺小。那段时间,看到水就非常恐慌,也是家人的陪伴,让我特别有安全感。也是那一次,我忽然觉得自己蜕变了,看周围的人、事、物感觉都不一样了。之前那个非常自我的谭卓,开始变得有责任感,开始为别人考虑,开始重视和家人的相聚。原来觉得工作就是甲方乙方的关系,我塑造我的角色,配合你宣传就行了,现在把那层壳蜕了之后,反而有一种解绑的感觉。每天去剧组特开心,经常开怀大笑,各种放飞自我。”

于正看到了我的另外一面
       谭卓出道以后,合作过不少风格迥异的导演,包括娄烨,张猛,曹保平,文牧野,于正等。关于戏路问题,谭卓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思考及处理方式,这些都会帮你拓宽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认识一个导演,就相当于打开一扇窗,认识十个人,打开十扇窗。所以这些拍摄和交流的过程,对我来说是特别好的学习的过程。”
       面对《我不是药神》的一夜爆红,谭卓表示:“我们这行工作,好多事情都是无法预计的,可能一夜爆红,也可能一落千丈,这些都会给你的生活和工作带来方方面面的影响,我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善用好的一面。名利是把双刃剑,你躲不掉的。好的方面,就是让你有更大的能量,去做想做的事情,去帮到更多的人。有时候我看到有观众留言,说谭卓你千万别让我失望,我看到这些真的会非常恐惧,会让我很有压力。我是一个极度渴望自由的人,我觉得人生的状态就是要放松,灵魂必须自由。”
       对于作品的选择,谭卓说,自己不会限制题材和类型。她说:“好多人对于我去演于正的《延禧攻略》觉得不可思议,觉得你就应该去演文艺片。其实我演这个戏的过程真的很享受,真的是很兴奋的那种,于正就是看到了大家没看到我的那一面。本来一开始他是想让我演纯妃,后来见面发现我是东北人性格,就说我应该演高贵妃。我特别高兴啊,终于可以在戏里‘欺负’别人了,可开心了。演艺圈就是这样,你一开始演什么片子,大家就会先入为主,之后找你的剧本也都是类似的。因为我是演娄烨电影出道的,大家找我演的基本也都是文艺类型的。文艺片是小众的,其实我习惯把文艺电影归类为严肃电影,严肃电影就是能反映严肃的问题,能对这个社会有贡献。《我不是药神》也是严肃电影只是它用商业化的手法去呈现,用大众语言去讲同样的事儿,这是非常难的,也是挺了不起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