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制片人 李潇 褒奖的声音是强心剂 善意的提醒是警示灯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7-08

 

       “《向前一步》助力打通‘断头路’,居民共享共治解决道路难题”,“小区车位收费惹争议,《向前一步》走进大兴遇难题”……北京电视台《向前一步》像一扇扇窗口,反映社会变革,记录民生百态。如今,这档全国首个市民和公共领域对话栏目已经播出一周年,收获了骄人的播放量和收视率,被评为“全国创新创优节目”,荣获“2018年度掌声”节目。近日,记者采访了《向前一步》的制片人李潇。李潇介绍,《向前一步》播出整一周年。目前已播出46期,累积调解时长超过500小时,已触碰至少46次城市难题,达成了46次和解。

剑走偏锋   “匠心”独运
       时光回溯至2018年的初春,“晚上10点,我刚要回家,手机传送来一条短信:请火速到编辑机房,开会!”零点,李潇和主创团队五人按照北京卫视节目中心邵晶副主任指示,齐刷刷地赶到位于市郊的一处机房,此时主持人马丁也到了,大家一起和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徐滔开了一次最为重要的节目策划会。大家谈及节目的方方面面,定位、风格、样态、形式等等,甚至还敲定了第一次录像的时间进程,“这就意味着《向前一步》真的要生产制作了,而这档当时定位周末季播的节目,给我们的策划时间还不到2个月,就要开始录制样片了。邵晶主任甚至推掉了第二天公差出国的行程。这是《向前一步》的一次重要节点。”
       原来,北京电视台要开办一个聚焦城市发展的节目。“我们要从新颖的角度——矛盾切入,立足于首都的城市发展,承载的是市‘疏解整治促提升’过程中的舆论引导功能……我当时却在想,这样的命题似乎还没有哪家媒体正面碰过。《焦点访谈》《实话实说》虽然是咱们中国观众家喻户晓的电视栏目,透视社会热点,但也没有呈现解决问题之途径。要办一档聚焦北京城市治理过程中的‘热点、难点和痛点’,直面市民与公共领域的矛盾的节目,谈何容易啊。‘不逃避、不躲闪、不放弃’,剑走偏锋且要匠心独运,徐滔副总编辑为我们的节目制定了战略。”她说。 

感受城市与人的“温度”
       “为了更加了解促进北京发展的政策法规,我们去参加市发改委举办的培训,来参加培训的大多是街道干部。大家一致认为,若我们不让老百姓把这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事弄明白了,城市建设的‘大势’就很难顺畅地推动下去。一周培训之后,我从媒体工作者向社区工作者悄然转变。白天下去做调研,常常一天要跑好几个地方推进选题,往往上午昌平,下午东西城,晚上通州,但是不管多晚还是要回台开会探讨选题。”
       “《向前一步》是团队智慧的结晶。”李潇说。“当时,我正好在人大融媒体研修班学习,我也在思考,如果创新一个平台,把每一个社会实践发生当成社会实验,当成一次对话的实验,来训练我们的对话理性,尤其是在探讨城市建设复杂性问题上,用‘对话的观念’面对今天的意见竞争,这是正当的。这样可以把问题掰开了、揉碎了,放到台面上讲清楚,最终通过充分辩论获取一致的意见,这个过程同时也是对公民普及公德意识的过程,让微小的能量得到最大的释放,促进更多的公共之善。在反复的打磨下,我们节目的模式终于成形——将演播室设在篮球馆内,每期邀请当事人、公职人员、调解团、主持人与100名观众参加,以‘用脚投票’的方式,促进问题双方跨越‘分歧线’,达成和解。”
       4月19日录制出了第一期节目。最初,我们只想做一个季度的节目,后来改为做19期,再后来又改为做27期,最后竟变成一年的节目了。“向前一步”,如同一束光,瞬间将全体创作人员的激情点燃。

“没有谁不哭过的”
       分管这档节目的邵晶副主任曾这么评价《向前一步》:“从没有一个节目,每次录像是如此的惊心动魄。”作为制片人的李潇更是感同身受。
       “《向前一步》从2018年6月29日开播以来,已成功帮助解决文物腾退、房屋搬迁、小区停车等诸多城市治理问题,节目中每一次‘握手言和’的背后,都倾注了我们制作团队诸多的心血。”李潇说。
        “为做好节目,没有谁不哭过的。第一期录制虽然没有播出,但是为了22户的公共利益,导演杨彦君去当事人家里一共请了九次。第一期播出天坛拆迁,导演秦晓明请到了79岁的天坛公园总工程师徐志长来到现场,徐老的话语就让所有人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说:‘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天坛的273公顷,仍旧像明清时那样,完整地还给人民、交给世界。’法、理、情并重,当事人最终跨线。那期节目播出后,赵秋洁主任‘一把尺子量到底’的金句也迅速传播开来。金句的背后,其实就代表着节目的姿态和观点。” 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为了把问题来龙去脉调查清楚,主编高笑冉生生走断了一双鞋,而她自己连婚假都不忍心提。
       她说:“近期播出的《一米阳台的心结》这期节目中,经过长时间调解,居住在北京右内西街甲10号院的魏家夫妇,终于决定拆除自家的违建阳台,‘向前一步’跨出了那条分歧线。而观众不知道的是,为了促成这个结果,导演刘书含却曾在镜头背后,大哭了整整一个小时。节目组王任飞已经做出了节目,却在最后时刻被告知无法播出,听到消息的那一刻他眼泪夺眶而出。想哭就哭吧,痛痛快快地哭一回。哭过之后,他洗一把脸,然后坐到电话机前开始接听观众热线,因为只有新的开始能让他们重新振作……”
       尽管如此努力,节目在获得很多褒奖之外,也有些批评的声音,李潇说:“褒奖的声音是强心剂,善意的提醒是警示灯,做节目当然不能固步自封,我们会经常上网留意大家的反馈,争取每期都能有所改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