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春妮 在家里讨论垃圾分类

——

作者:独家采访 记者 常江 文/摄  来源:  时间:2019-08-05

       炎热夏日,春妮在家里一边吹着空调,一边看垃圾分类的图册。桌上琳琅满目地摆着各种零食和水果,奶茶啦,薯片啦,樱桃啦,苹果啦,西瓜啦。门铃响,是好朋友聂一菁和好伙伴来了。春妮赶紧起身迎接大家,朋友们还给春妮的宝宝带来了礼物,有水晶钢琴和八音盒,送给刚好小朋友,因为大家都知道刚好的爸爸钢琴弹的很好,希望刚好小朋友将来也能跟随爸爸的步伐,成为钢琴小王子。
 
北京是垃圾分类的先行城市
       春妮招待几位坐下,并招呼大家吃水果。聂一菁看到春妮家里醒目的四色垃圾桶,忍不住夸奖春妮:“上海刚刚实行垃圾分类,你就在北京的家里做起来了,不愧是上海人觉悟高呀。”春妮说:“我这叫先行一步,我看新闻,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宣布,到2020年底,包括北京在内,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大家夸赞身为环保公益大使的春妮环保意识就是强。
 
刘建国现场为大家普及知识
       北京电视台新闻节目主持人聂一菁说:“不仅如此,我前段时间采访北京市城管委时了解到,北京也将推动垃圾分类立法,罚款额度不会低于上海。”汪聪听说北京的垃圾分类标准和上海的并不完全一致:“北京是分为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可回收垃圾。”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现场为大家普及知识:“虽然提法不一样,但是分法基本是一致的,北京的厨余垃圾就相当于上海的湿垃圾,其他垃圾就相当于干垃圾。虽然垃圾分类的管理条例最先在上海实施,但其实北京一直在实行垃圾分类的推广,早在2011年的时候就颁布了垃圾分类的条例,只是没有就处罚条例做出明确规定,而上海在实行垃圾分类管理条例的时候借鉴了很多北京的有关内容。”
 
垃圾分类催生了很多社会现象
       春妮最近在网上看到最多的就是关于垃圾怎么分类。上海人对垃圾的分类颇为有趣,比如有肉的樱桃是湿垃圾,吃剩的樱桃核就是干垃圾,樱桃筋又是湿垃圾。聂一菁的一杯奶茶要是喝不完,要先把珍珠倒到“湿垃圾”,把杯子倒到“干垃圾”,再把杯盖放到可回收的垃圾里面。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员胡澎接着说:“还有最近讨论比较多的小龙虾呢。传说中的整只龙虾是湿垃圾,去掉龙虾头是干垃圾,龙虾肉是湿垃圾,龙虾壳是湿垃圾,龙虾黄是湿垃圾。现在上海辟谣了,整只小龙虾全部属于湿垃圾。”来宾汪聪感叹:“垃圾分类太难了,现在因为垃圾分类催生了很多社会现象,因为垃圾分类难,所以不吃外卖了,不吃小龙虾,不喝奶茶了。”
 
垃圾分类的观点各抒己见
       市面上已经开始流行帮忙记忆的垃圾分类口诀:“能卖钱的蓝桶桶,没人要的灰桶桶,有毒有害红桶桶,易腐烂的红桶桶。”
       刘建国说:大家一直在讨论如何分类,因为分类难市面上还催生了代扔垃圾的服务,但是这不是我们想看的,因为垃圾分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们不能在开始的时候就让市民因为畏难情绪而退缩了。
       胡澎认为,中国没有真正的家庭主妇,不像日本有专门的主妇,她可以把工作做到事无巨细。我们的条例制定应该符合我们当下的社会发展和垃圾处理水平,应该由易到难。日本也是经过了三十年的逐步过渡。
       胡澎还谈到,不赞成垃圾分类采取罚款措施。垃圾分类是一个长期意识的培养,不是靠强制罚款就能取得效果的。另外,现行的罚款执法权也不明确。比如,日本不是通过处罚,他是通过政府统一印制垃圾袋,市民购买垃圾袋的方式进行管理的,如果市民没有做到很好的分类,他们会下发邮件进行劝说,在多次劝说无果,情况恶劣的情形下才会处罚。
      聂一菁说:罚款是有必要的,并且一直做的不好的话,长期下来罚款总数也将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因为凡事都有一个开始,你让大家切实感到触动的方法就不会引起重视。
       胡澎说:垃圾分类不是靠监督就能长期坚持下来的,最终,还是要靠公民的自觉意识来完成,人员监督只能试行一段时间,不是长久之策。
 
       最后总结:我们向垃圾堆宣战,因为这是一场事关所有地球人的战役。为了后代,这场战争,我们注定只能赢。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