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黄建新:每个人都有感动 这就值了!

——

作者:白鸽  来源:  时间:2019-09-17

       9月8日,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博纳影业联合摄制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重点献礼影片《决胜时刻》举行“峥嵘岁月 同心同力”新闻发布会,监制兼导演黄建新、导演宁海强携本片编剧何冀平,摄影指导邵丹,美术指导霍廷霄,以及演员集体亮相。电影将于9月12日开始点映并接受各界团体包场,20日全线上映。

■镜头:再现开国大典彩色镜头
       在采访间,监制兼导演黄建新分享了他在创作与制作中的故事,并回顾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共中央在香山为新中国奠基的重要历史。作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之作,黄建新坦言,“作为一名导演,能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为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义不容辞。我们这次献的这个礼是什么呢,就是通过《决胜时刻》带领观众回顾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共中央在香山度过的那段历史,我们艺术再现了中国领袖的丰功伟绩。这么大的一部戏,我们只拍了几十天,时间非常紧张。我们需要大场面,需要流程,需要细节的打磨,这么短的时间一定是存在缺点的。但是我们那天看完了,说做的值不值啊?我们每个人都觉得有收益,每个人都有感动,这就值了!我相信当你看到最后纪录片里每一个中国人的笑脸,你会为之感动。那是多么非常珍贵的东西啊,他们的单纯,他们的向往,他们的希冀,我们需要把这么宝贵的东西传递下去。”
       影片的最后,开国大典的镜头采用了修复后的历史视频素材,第一次在大银幕上呈现1949年彩色的天安门城楼。黄建新表示:“因为我当时拍《建国大业》的时候也用过几个开国大典的镜头,当时翻遍了资料库,就只有黑白的。后来呢,是有人在手机上看到了一个纪录片,发现上面有毛主席在开国大典的彩色镜头,原始资料是俄罗斯拍的,我们就去俄罗斯找,把所有能找到的纪录片都翻出来了,还真有一些素材。差不多四分钟,我们把它全买下来了。但毕竟是1949年拍的,那时候镜头也不行,16mm胶片,回来以后发现无论是颜色、稳定性,还是噪点,都存在问题。但是好在现在的科技发展的特别快,我们在国内找到了一家正在研究转4K的企业,重新抓取数据重新运算,然后重新展现成4K画面。我们自己看完特别激动和震撼,从来没想过那些画面能那么清晰地展现在眼前,好像时间穿越了似的。现在的技术,让我们耳目一新,也对电影拍摄有很大帮助。包括我们的道具,有一场戏里头,毛主席教女儿捉麻雀的情节,当时我们想拍真的麻雀,但根本弄不着。然后我就想起来我小时候玩过的一种玩具,上个发条就可以蹦,我们发动全组人,在手机上找这个道具,大家通过网络,很快就在河北一个地方找到了,三小时送到北京,最后完成了这场戏。”

■角色:濮存昕去医院做牙托
       在《决胜时刻》中,曾多次饰演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的原班人马齐齐回归,戏骨重聚。黄建新坦言:“唐国强、刘劲等很多演员,我们在拍《建国大业》的时候建立了非常充分的信任,所以这一次拍摄很顺利,他们创作的人物,很微观的东西都呈现出来了。我们拥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演员阵容,也正是因为这些人,把人物细节刻画得非常到位,才让这部电影更加有色彩。你比方说,张涵予和杜江这两个演员,是我去探班刘伟强执导的《中国机长》现场时候抓的壮丁,我说需要你们支持,最后一商量,他们给我挤了几天时间,大家都是非常积极配合。”
       对于演员的选择,黄建新也分享了不少幕后故事。黄建新坦言,自己用了两天时间才说服濮存昕饰演李宗仁这个角色:“我连续两个晚上给他打电话,和他讲了好几个小时,他一开始不接受,他说他个子太高了,觉得自己不像李宗仁。我说现在小孩儿都不认识李宗仁,你演出来就是。他说那不行,第一天他不答应,第二天我又给他打电话,我说我们需要一个立得住的艺术形象,需要一个功底深厚的演员。后来他想了想,说那他有个条件,他得去医院给自己做个牙托,因为李宗仁的嘴有点突出来,他觉得如果戴上牙托,他在镜子面前能有50%的自信,他就来演。等到第四天下午,他就戴着牙托来了,最终证明他为这个戏添彩不少,那种军人气质一下子就出来了。我始终认为,国民党虽然是被打败的一个团体,但也是一个有能力的团体,不是一帮散兵游勇。我们不能把对方小丑化,而是客观地表达,正是因为我们打败了一个强大的团体,才更能凸显我们的伟大。”

■细节:邀请西班牙调光师
       作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决胜时刻》燃起了现场观众浓浓的历史认同感与民族自豪感,而在这种崇高的情感中,又融合了笑和泪,带给观众切切实实的理解和感动。影片中毛主席教女儿捉麻雀的情节、与警卫员的互动,让观众发出会心的笑,看到一个亲切、可爱、幽默的父亲和首长,无限拉近观众与伟人的距离。黄建新坦言:“我们不想拍成一个政论体的电影,而是想更多地呈现感情的部分,展示毛主席的性格。比如他对身边的战士,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们很多的故事是从很微观的地方切入的,因为观众不了解这些伟人生活中的一面,以往我们很少写这块,这一次是比较丰富立体地展现了情感的部分。包括说周恩来,以往我们可能更多写的是他运筹帷幄、面面俱到的一面,这一次我们反而着重写了周恩来挺倔的那一面。我们这次特意请了一位西班牙的调光师,我特别满意。我以前研究过绘画史,我知道欧洲人他们的视网膜和亚洲人是有微妙区别的,视网膜决定了人对于色彩的敏感,决定了油画出现在欧洲,咱们中国是黑白水墨画。他不认识我们这些领袖,但是他跟我说,他一直在看周恩来的眼睛,他说这个人的眼睛一直引起他的注意,有时候满含热泪,有时候笑着,这其实就是情感的表达。周恩来是一个情感非常丰富的人,经常满含热泪,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泪点比较低。但正是因为情感的丰富,才能团结更多的人。就像生活中,如果一个人情感丰富,跟我推心置腹聊天,是最容易交流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