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曹可凡 越不懂的事越有兴趣

——

作者:□本报记者 刘颖  来源:  时间:2019-10-08

 
  由高满堂编剧、刘江执导的电视剧《老酒馆》让北京卫视站稳了收视排行榜冠军位置。该剧以大连好汉街的一家山东老酒馆为舞台,将1928年至1949年20余年间的中国社会变迁与人文景观,浓缩进一个小小的酒馆中。剧中除了陈宝国、秦海璐等实力派演员精彩的演绎外,知名主持人曹可凡所饰演的日本人村田也让观众点赞。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曹可凡坦言自己是个跨界幸运儿,“我遇到的都是好导演好演员,给了我很多帮助。张艺谋导演给我开了个好头,刘江导演让我体会到表演有很多可能性。”
 
被高满堂老师拉进了“酒馆”
  曹可凡把《老酒馆》比喻为一幅展开的民国版“清明上河图”,每个人物都有个性且生动,即便戏份不多,但观众觉得有意思,记得住。说到自己出演的村田,他说这是一个很可爱的角色。“他最初被骗到中国,当地农民在冰天雪地里用白酒救回了他的命。他代表的是当时处在日本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没什么文化,自制力也很差。有点像寅次郎,嬉笑且质朴。但是他很喜欢喝酒,每天晚上都换上中国服装去老酒馆里喝酒,这中间就发生了很多故事。”
       说到自己参演《老酒馆》,曹可凡笑称很偶然。“拍摄《老中医》时,陈宝国老师因为过度疲劳略有小恙,我是学医出身的,就帮他联络了一家医院,并陪他去看病。正好那天高满堂老师也在,宝国老师在里面做检查,我就在外面和高老师喝咖啡聊天。聊着聊着,他突然停下来,看了我半天说,他正在写的一个戏里有个日本农民,问我有没有兴趣演。因为他觉得我特别有喜感,和这个角色很契合。我当时感觉既惊又喜,就接受了。”
 
“跟宝国老师在一起,每天都进步”
  《老酒馆》是曹可凡第二次和陈宝国合作。相比第一次的《老中医》来,这次两人的对手戏并不多,只有两场。但也让曹可凡印象深刻。“一场是他教育村田应该怎么去喝酒,整场戏就在酒馆里面。还有第二场戏就是后来我太太也开始喝酒,喝的比我还凶。我把老婆背到酒馆里,让他帮我劝。”
       虽然戏份不多,但他说跟宝国和海璐这样的好演员在一起,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进步。“我跟宝国老师合作两次,他给我特别深的印象。宝国老师有一个特点:拍戏时特别严厉,不仅对别人,对自己都很严厉。比如说他基本上不带剧本来片场,因为已经提前做足了功课;还有他拍戏时视野里面不准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能有人随意走动,工作人员、群演都不能玩手机,大家都要是一个非常投入的状态。另外,他很守时,从来不迟到不早退,你说九点到,他八点五十肯定就到。我记得拍《老中医》有一场戏,宝国老师对面的一位老演员想咳嗽,但他知道宝国老师很严厉,他就不敢咳,脸已经憋成猪肝色了。宝国老师说完很长一段台词,突然停下来跟那位演员说,要不你出去先去咳吧。”
       陈宝国的敬业精神让曹可凡心生敬佩。“我还发现他一个秘密,他总是随身带一本新华字典,遇到搞不清的词就赶紧查,有的是多音字,还有一些生僻字,他要弄清楚这些字怎么念。很多人觉得他有点高冷,其实他内心很热情。”
 
“感谢张艺谋导演传授的方法”
  跨界的主持人不少,但多半都是昙花一现,像曹可凡这样越演越上瘾的还真是不多。他告诉记者,自己其实从小就特别喜欢表演。“我的模仿能力特别强,小时候看完一部电影就会去模仿人家说话。看完《红色娘子军》,我就开始模仿南霸天。原本是学医的,偶然间又做了主持人。后来突然加入了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有点勾起我的戏瘾。表演这件事我并不大懂,我永远对我自己不懂的事很有兴趣,希望弄懂。我希望把表演这条路走通,主持那条路基本上我走通了。”
       但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他在主持界的成就有目共睹,起初刚刚跨界来演戏时,很多人都替他捏把汗。曹可凡坦言,自己能够顺利迈出这一步也是有原因的。“但我运气比较好,第一次正儿八经拍戏就是拍张艺谋的戏,那个剧组是非常严格的,每天早上我们第一件事情就是开会讨论今天要拍的戏,创作的氛围比较好。另外,无论做主持人还是当演员,我都很喜欢做功课,比如给被采访者或者角色写小传。我想把要演的人物的前世今生想清楚。还有,拍戏遇到的导演和对手也很重要。我拍《老中医》遇到了冯远征、陈宝国两位老师和毛卫宁导演。而这次的刘江导演和饰演我岳父的70多岁日本老演员也很棒。我们在拍前排了五天,把两个人的戏全部弄清楚。刘江导演是学表演出身的,所以他对演员表演抠的非常细。好的导演都是这样,他不逼迫你一定要这么演,而是跟你商量可以多演几遍,最后把两种结果比较一下。”
       他告诉记者,自己内心很感谢张艺谋导演。“我在拍《金陵十三钗》的时候,他教了我一个方法:用一个字来概括这个角色。他举个例子,拍《秋菊打官司》时他让巩俐抓住一个字:慢。因为秋菊怀着孕,她做什么事都慢,起身、坐下来都慢。我觉得这个方法特别好,就记住了。所以我在《金陵十三钗》里抓住了一个字——苦,拍《老中医》时就抓住一个字——圆。而《老酒馆》里我就抓一个字——嬉,村田很有喜感,也很实在。我用这种方法在短时期内迅速把人物拎起来。”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