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李乃文: 我有自己的一种表演方式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1-11

前,由李乃文主演的电影《完美受害人》正在紧张拍摄中。近日,李乃文在剧组度过了自己的35岁生日。在早前的开机仪式上,李乃文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表达了自己的人生态度,以及对于影视作品及表演的看法。
 
曾经没戏拍
在北京泡网吧
      李乃文曾出演过《我不是药神》《恋爱先生》《谜砂》《美好生活》等影视剧,塑造过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小人物。很多人不知道,他还是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李乃文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当初为了实现表演梦想,也挨过苦日子。
      李乃文回忆说:“毕业的时候也没饭吃,没活儿干,我就每天在北京各个大街小巷里瞎溜达,饿了就买个驴肉火烧,或者烤红薯什么的。实在没办法,就坐地铁,一圈一圈地坐,困了就睡会儿,就这样打发时间。还有就是泡网吧,那会儿让我特别感兴趣的一款游戏叫红色警戒,但我没钱啊,我就坐后面看别人玩。那时候在剧院一个月工资一百多一点,我就天天数着日子。我们剧院会计都乐了,一到发工资的日子,早上8点半我肯定在那等着。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后来剧院有话剧找我了,我可高兴了,演一场50块钱,十场以后加10块,再十场以后再加10块。最多就是30场戏,然后拍新的戏还是从50块钱一场开始。那段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特别磨炼你的内心,让你珍惜每一次演出的机会,但是也挺快乐的。现在想想,这些都是财富,啥苦都吃过了,就什么也不怕了,特别锻炼人。”
 
谈创作方式   热衷围读剧本
      在剧院的经历,让李乃文在创作的过程中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围读剧本。在《完美受害人》的拍摄过程中,李乃文就经常和剧组一起围读剧本。他坦言:“因为我是一名话剧演员,所以我特别喜欢读剧本。就是尽量把精力放在前期,用话剧的语言讲就是下地,我觉得这是比较好的一种创作方式。有什么问题,提前去解决,而不是到了现场你再去掰扯,我不喜欢那样的方式。我们这个戏的创作氛围特别好,所有演员每天晚上一起围读剧本,最晚一次到凌晨五点,大家就一直在聊,尽量把逻辑上出现的一些漏洞给弥补上。这个剧本导演也是打磨了很长时间,我们也会经常在一起思考,提出一些问题,我觉得大家的这种工作热情和创作态度,是我特别喜欢的。”
      记者了解到,电影《完美受害人》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讲述了一个隐藏在闹市中有着极端人格分裂的连环杀人凶手,在猎捕其心目中“完美受害人”的过程中与人民警察斗智斗勇的生死较量。片中,李乃文饰演了一名警察。谈到这部电影,李乃文表示,“其实这个戏想说的是家庭暴力,这是造成故事里惨案的元凶。导演希望这部电影可以引发更多人来关注家庭暴力对当事人带来的后续危害,以及如何让更多人去正确关心遭遇家暴的人。我觉得我们在拍这个电影的时候,更多的是承载了一种社会责任,正是这种责任和使命,不断推动创作团队前进。”据悉,影片在筹备阶段,创作团队走访了法律人士、心理医生等专业人士,通过不同视角对这一受害群体进行重新认识和审视,因此剧本也曾多次修改与调整。
 
一天拍十几场戏
没时间消化调整
      李乃文坦言,表演是自己一直很热爱的事情。他表示:“把喜欢的事情当职业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喜欢你就自然会很兴奋,就不会觉得累。好多人问我,你拍大夜戏,你不困吗。我说我不困啊,你打游戏打一晚上,觉得困吗。打麻将打一宿,你觉得困吗。因为你喜欢,所以不会觉得困。我希望每个戏都能按照我喜欢的方式去创作,但是客观条件可能不是特别允许的。这也是为什么话剧对我来讲,永远是有魅力的。包括电影,我觉得和话剧有异曲同工之妙。首先艺术创作,不能着急。话剧有一个月排练时间,你能每天琢磨这场戏怎么演。电影每天可能拍三四场戏,觉得不行可以再来一遍,我们有时间去反复磨一场戏。但是电视剧就不行了,三四个月的时间里,要拍好几十集,一天十几场戏,工作量很大,你必须迅速地去进入一个状态,没有时间去思考和打磨。记得我在拍《大秦帝国之天下》的时候,有一天安排了两场很重的戏,我连杀了两个人,拍完之后,我整个人就是一整天都出不来,不知道怎么就觉得心里堵得慌,特别难受。而且有时候,这场戏我哭完以后,下一场戏就要笑,根本没有时间让你调整情绪。我觉得这是特别考验演员的,你必须迅速消化,根本不给你一个过程。”
 
生活中从来不哭   不太会释放情绪
      李乃文说,生活中的自己,不太会释放情绪。他坦言:“我什么事都搁心里,比方说我今儿特别扭,但是别人绝对看不出来。有时候真的特别累的情况,就会把自己放空,可能就是在家发呆。遇到特别憋屈的事情,也是谁都不说。我是从来不哭的,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也没在老太太面前掉过眼泪。相反,我是比较希望能给别人带来快乐的那种人。包括我演的喜剧角色,其实不是那种张扬型的,我会有自己的一种表演方式,喜剧人物也会有一些心酸,或者让你感到心疼的地方。就算是悲剧角色,也有他诙谐的地方。人是复杂的,生活是多面的,我觉得诠释一个人物,首先他得是个人,是个人就不可能一点毛病没有,要让这个人更鲜活。我就喜欢把好人往坏了演,把坏人往好里演,就是尽量让这个人物更生动丰满一些吧。首先我得自己相信这个人物,观众才能相信。”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