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再见了 永远的曹灿叔叔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1-22

“曹灿逝世:从此,天堂多了一位会讲故事的人。”1月8日傍晚开始,朋友圈里不时被这条信息刷屏。当日15时18分,国家一级演员、著名朗诵表演艺术家曹灿在京去世。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关心曹灿的朗诵爱好者们不舍,也让在工作中、生活里与他有过合作、交往的广播人伤心难过,梁言、小雨等纷纷用文字送别这位深受听众喜爱的“故事叔叔”。
 
他是孩子王,大院里的小孩都喜欢他 
      “从小和您在一个院子里,您看着我长大,一字一句帮我分析作品,手把手教我朗读……和您一家的往事历历在目。”著名主持人梁言在朋友圈写道。梁言的母亲和曹灿是同事,两家生活在一个大院里。“我们学院儿里大人们的发音,都叫他‘曹惨’叔叔。长大了以后,甚至在外面,也这么叫他,觉得这样很亲切。”《隋唐演义》里有个南阳王叫朱灿,梁言解释:“评书艺人把朱灿念成朱惨,所以院子里的人们都这么叫曹灿叔叔。听广播里字正腔圆地读成曹灿,我开始还真不习惯。”
      梁言回忆说,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很多艺术团体招收演员,招考的头一项就是朗诵,于是他和大院里的很多孩子都去找曹灿叔叔给自己辅导。“他就像孩子王一样,孩子们都喜欢他。”梁言介绍,当时他准备了一首打油诗,曹灿叔叔就教他如何朗诵,怎样活灵活现地表现作品的内容,在某个地方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手势。“我们这些孩子,其实完全可以让家长来辅导,因为父母们都是干这个的。但大家都爱找曹叔叔,他也愿意教。”
 
他毫不保留,手把手教同行讲故事 
      后来梁言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他特意到曹灿叔叔家去报喜。“我小时候在《小喇叭》里听曹灿叔叔讲故事,我上大学的那几年,他把我引荐给中央电台,我也通过《小喇叭》给孩子们讲过故事。他指导我怎么给孩子讲故事,说女生可以学童音,男生就得是大人的样子,把故事讲好就行。”梁言说,他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儿童广播的对象感。
      大院里的孩子们工作后,曹灿还关心着他们的成长和事业。梁言说:“有时见到曹灿叔叔,他就说,我听过你的什么节目,然后就跟我进行交流。他告诉我主持的时候要有性格,这种性格不一定就是你平常的性格,或开朗、或幽默,也可以是说话闷声闷气的人,你自己去设计……”梁言坦言,他和曹灿叔叔像师生又似亲人,“很亲切自然”。
      对身边熟悉的孩子言传身教,对演播故事的同行,曹灿也毫无保留。北京广播电视台小雨主持了多年儿童广播节目,一直在给孩子们讲故事。“我刚入行时还不太会讲,他就教我,连在台上怎么做动作都教。”小雨回忆,她从1996年就开始与曹灿合作,除了在电台做节目,还经常主持大型朗诵活动、讲故事比赛等。“好多人都偷着学艺,可曹灿老师对我却什么都教。”
 
他讲故事60余年,永远是听众心中的曹灿叔叔
      曹灿演过话剧,在影视剧中也饰演过角色,而他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著名演播者,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在广播里播小说、在《小喇叭》里给小朋友们讲故事。“我是听曹灿老师的小说、故事长大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播节目《小喇叭》负责人李晓冰介绍,他印象最深的是《李自成》,“那时我正上中学,每天中午都跑回家听小说连播节目,觉得书中的每个人物都被他讲得栩栩如生。还有后来的《地球的红飘带》等,曹灿老师演播的每部小说都是精品。”
      1984年毕业后,李晓冰来到中央电台《小喇叭》栏目工作,与曹灿等人有了非常多的接触。“《小喇叭》的那些老主持人、播音员,还有外请的故事家工作都非常认真。”李晓冰说,他们在稿子上都做了很多标记、注释,“比如,某个字发什么音,哪个字要儿化,哪儿需要转折……甚至有的时候还为了播讲需要对一些字或词作了改动。”李晓冰介绍,其实曹灿老师已经是艺术家了,但他每次来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录音非常顺利。
      曹灿在《小喇叭》里给小朋友讲了几百个故事,在李晓冰看来“每篇都是经典”。“他讲故事很生动,听众就像看见了似的。”在李晓冰的印象里,节目里播得最多的是民间故事,比如水浒人物故事,都非常棒,像《武松打虎》等,常有小朋友写信点播。“曹老师一直与我们合作,退休好多年以后还在《小喇叭》里讲故事,不断录新的作品。”
      李晓冰说,60年前的小朋友就喜欢听曹灿叔叔讲故事,“当他进入老年的时候,曾开玩笑地说‘我这叔叔应该长一辈儿了吧’?我们都会跟他说:您永远是听众心目中那个和蔼可亲、特别会讲故事的叔叔。”
 
他再获荣誉,被评为杰出演播艺术家
      去年10月底,中广联合会有声阅读委员会发布了70年70人·杰出演播艺术家名单,曹灿入选。作为工作人员,北京广播电视台故事广播节目监制白钢因此多次与曹灿联系。“第一次打电话是去年八九月的时候,因为要收集各位艺术家的资料联系了曹灿老师,得知他当时正在住院。我问他严重吗,说什么时候去看您,他很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不用来,没事就出院了。
      10月终评结束确定了70人名单,白钢又打电话给曹灿,告诉他被授予杰出演播艺术家荣誉称号,希望他能出席发布会,和老朋友们欢聚。“他说谢谢,但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去参加活动,他预祝活动圆满成功……”白钢回忆,当时听曹老师的声音好像精气神还挺好的。很快,曹灿就按照活动组织者的要求发来了自己的近照,“他穿了一件红色的衬衫,看背景的白墙应该是在医院拍的……”白钢说,在自己的印象里,曹灿老师的形象是大家都特别熟悉的圆圆胖胖的脸上挂着笑容,永远是和蔼可亲的样子。但从他发来的照片看人很憔悴,瘦了很多,一副病容,“突然之间,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就掉下来了……”白钢语音有点哽咽。
      发布会之后,白钢因为寄送奖杯的事情又与曹灿进行联系,还给他发送了现场视频、图片链接,推送了公众号,“曹灿老师很开心,让我代问大家好。”白钢说,曹灿是个很认真的人,虽然他已不需要更多的奖来证明自己,但他很珍惜这份荣誉。
      白钢说,那天发布会现场很多人都在问曹灿老师怎么没来,“虽然我知道他一直住院,但听到噩耗还是觉得很突然,心里很难过。没能见到曹灿老师,我觉得很遗憾。”白钢伤心地表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