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王雷:警犬,我过命的战友

——

作者:常江  来源:  时间:2018-02-28

  在即将迎来戊戌年的春节前夕,本刊记者如约,一大早来到位于北京大兴区的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的警犬培训基地,独家采访了刚值完夜班的副支队长王雷。为了这次采访拍摄《北广人物》的封面,王雷在这个周末,没让他叫安保的警犬回犬舍,一直让它待命,记者看到威风凛凛的安保,蹲在自己的岗位上一动不动,露出凶光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王雷为了配合拍摄封面要给安保穿上带有远程遥控器的战袍,当安保看到王雷时,一改平时的威严状态,像是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扑向它的主人,那股子亲热劲儿真让人羡慕。

舍身相救的战友
       说起帅气的副支队长王雷,那可是大名鼎鼎,他不但长着一张明星的脸,还有着一颗誓死保卫首都安宁的心,他就是电视剧《警花与警犬》于和伟饰演的主人公原型。王雷今年42岁,在他20年的刑警生涯中,带过的警犬就有27只,在每次惊心动魄地抓捕罪犯的战斗中,他和他的过命战友警犬立过战功无数,为此,王雷也是浑身伤痕累累,这其中有在抓捕任务中负的伤,也有训练警犬时被撕咬的伤疤。王雷说:“我和我的警犬经历了很多不同性质的生死战斗,有缉拿毒贩、有抓捕持枪歹徒、有解救人质、有追拿持刀凶犯……不管有多么凶险,刑警总是冲在一线,而我的警犬又总是冲在我们的前面,在与凶犯搏斗中,警犬从不顾及自己的安危,在紧要关头总能舍身救主,为此,有的警犬牺牲了、有的警犬致残了、有的死去了,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我都能清晰地叫出和我并肩作战的27个战友的名字:武士,点点,刺狼,内芮,单一……它们都相继离开了我,这其中,武士和点点,包括我在后面要介绍的第三个战友刺狼,他们就是我说的过命战友,是我最忠诚的伙伴”。

安保看到王雷,像是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扑向它的主人
 

 

硬汉忍不住的泪花

 

       看得出王雷和他的战友有着割舍不断的情感,一个连死都不畏惧的硬汉在说起他的已故战友时,眼睛里却满了泪花。他说:“我有好长时间都不敢提起它们,因为心里会很痛。我的第三个战友刺狼是一个特战英雄,和我一起立过很多战功,公安部的各项大奖,基本都被它拿遍了,同事们都知道,刺狼执行起任务来,就像一把直刺罪犯咽喉的利剑。到今天,刺狼为抓捕罪犯牺牲,已经走了8年,武士和点点走了11年了,它们用生命和短暂的一生来陪我作战、陪我训练、陪我度过了幸福和危险的日日夜夜,每次想起它们和我离别的那一幕幕,都是那么的伤感和刻骨铭心……我想它们,经常去墓地看望它们,坐在它们身边,和它们一起聊聊天,说说我的心里话,总感觉,武士,点点,刺狼,内芮,单一……都不会离开我。”

       前面与王雷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虽然已经离去,现在的战友安安,安保,又在穿上新的战袍,和王雷以及他的战友们一起守护着京城百姓的平安。

一见钟情的战友
      王雷从小的身体素质就很棒,他上二年级的时候就被体校选走,练的是长跑项目,又因为王雷幼年时就喜欢狗,他找工作的志向就想牵着警犬当刑警。1998年,在他22岁时,机会就来了,当时,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正在招募刑警,也正赶上沈阳的中国刑事警察学院警犬技术学校招生,只给了北京一个名额,条件就要求必须身体素质高、协调性也要好的年轻人,王雷的条件也非常符合,当时的考官就是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的支队长,他也非常看好这位机灵又帅气的小伙子。王雷经过面试后被学校录取。他说:“我上了两年学,第一年是文化课都是跟警犬相关的一些课程,包括心理学、兽医学、解剖学等等,第二年就开始带犬,我们当时有学生92人,分成8个班,挑选警犬的方式也挺特别,不能由着自己来选警犬,要抓阄来定。我头一天去看警犬时就发现在列队的警犬中有一只长毛黑背警犬特别精神,我就打心眼里喜欢,没想到,第二天我抓阄,运气来了,正巧抓到的就是我喜欢的那只警犬,当时别提有多高兴了,虽然这只警犬才8个月大,但是长得很威猛,非常符合扑咬犬凶猛的特征,那时我们挑选警犬有个顺口溜:‘一大,二公,三凶猛’,就是说一是个头大,二是公犬,三要有凶猛的攻击性。我选中的这只警犬还没等开始训练,它就开始展露性格,十分好斗,喜欢打架,跟班级里的所有的警犬都打遍了,而且每次它都能赢,所以我就给它起了个好战名字叫武士,从此,武士就成了我的伙伴和同学,我们要共同面对各种考试,警犬武士的成绩也就是我的成绩。”

武士咬断绳索咬伤老师
      警犬武士的威名在警犬技术学校无人不晓,也经常惹祸。王雷说:“我们上训犬课都是由老师戴上厚厚的护袖来逗引警犬扑咬,目的是让警犬准确地撕咬‘罪犯’的指定部位,没想到武士记仇,我们课间休息的时候都把各自的警犬拴在规定的木桩上,未承想,武士把拴在脖子上的绳索咬断了,闻着味儿找到了逗引它的训练老师,结果把老师咬伤了。事儿闹大了,麻烦也来了,从此,别的同学课间休息,我只能坐在武士旁边看着它,尽管如此,武士还是几秒钟就能咬断系在脖子上的绳索。那时候我们都是穷学生,也没有什么钱,买一根扑咬犬专门的绳索要25元钱,我挣的那点钱还不够买两条的,所以,我就跑到市场上买了一条铁链子把武士拴上,别人都拿一条轻巧的绳索,我每天要扛着一条沉重的大铁链子去上课,那真叫累呀。”

准备进攻的警犬武士

救活濒死警犬确立战友情
      主人与警犬也要慢慢培养感情,当时,王雷刚带武士才一个月,人犬之间还没有建立起应有的关系。王雷说:“我和武士真正建立起亲密的关系还要从武士得了一次致命的病说起。自从我被咬伤不久,武士就得了犬瘟热,大多数的狗得了这种病都会必死无疑,这是个高度传染的疾病,武士的同伴们有的传染上犬瘟热也死了不少,这也是我们最害怕的疾病,因为,我们国家从德国引进的这些纯种黑背的价格很昂贵,一只训练出来的好警犬能价值几百万元人民币。当时我就带着武士每天输液,因为我们学的科目里有一项就是兽医学,所以,给武士输液都是我来完成。犬瘟热主要是消化系统的疾病,武士不爱吃东西,我就天天跑到菜市场,用自己的钱给它买好吃的,武士最爱吃鸡件,我就投其所好,每天盯着买鸡件。就这么着,我在犬舍待了一个多月精心护理武士,每天用鸡蛋加鸡件的喂养,一点点地把武士救过来了,从此,武士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凶光也变为温情,我就成了它真正的主人。”

训练中咬穿主人大腿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雷一直庆幸自己当初的挑选很是对路子,虽然武士很凶猛,也惹了不少祸,但是它却很争气。王雷说:“在我们那一届的学员中,我带的武士是最出色的,只要是出去表演,都是非武士莫属,成了众多警犬中的明星。有了名望,但武士丝毫也收敛不住它凶猛的本性,有一次,老师逗引它扑咬,武士扑上去没有咬到躲闪迅速的老师,它一回头,看见了我的大腿,不由分说扑上去就是一口,就把我的大腿咬穿了,伤势严重,我不得不休课养伤。在我们的学员中都有被警犬咬伤的经历,打狂犬疫苗更是家常便饭。”

王雷和战友武士

武士护主瞬间抓捕持枪案犯
      王雷毕业后回到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当时的支队长觉得在学校训练出来的警犬缺乏战斗经验,就不想让王雷把武士带回来,王雷当然舍不得,他说:“能有这么好的一只扑咬犬实属难得,我就和队长说我再带一只别的警犬都行,千万不能放弃武士,最后,队长还是同意我把武士带回来。”
      武士,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没有让王雷失望,擅长擒拿格斗的它后来成为了一名抓捕能手,刑事勘查业务也非常优秀,刑警们说:只要有武士在,就没有抓不到的嫌疑人,就没有破不了的案。
      王雷记得:“那是发生在2004年的一个持枪绑架案,有两名案犯从农大那边持枪绑架了一名人质,案发后,其中的一名案犯被逮埔,另一名案犯驾车逃到怀柔九渡河附近,在民警的一路追击下,案犯在月黑风高的山道上慌不择路,撞上山石就弃车仓皇地逃进了大山里。黑夜里在大山里寻找一个持枪的罪犯,难度和危险可想而知,抓捕也陷入了瓶颈。我们接到市局的通知,迅速赶赴现场,到达后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我和武士自告奋勇地冲在了最前面,我们穿梭在漆黑的山林里。当我们搜索到大约100米的地方,突然,武士放慢了脚步,停了下来,紧紧盯着在前方黑暗草丛中对着我的枪口,我心领神会,立刻给了武士一个‘进攻’的手势,武士闪电般地冲进草丛,紧接着,就从草丛里就传来一声惨叫。就这样,抓捕不到半小时,不等案犯开枪,武士就将其擒获,我赶过去时武士还紧紧咬住案犯的脖子,都快被咬死了,我使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武士拽开,杀红了眼的武士怒气难消,一口咬住赶来抓案犯的一位民警的屁股,这起持枪绑架案虽然迅速告破,武士却又惹出祸端。”

是警犬还是猎犬
      扑咬犬天生好斗,在警犬当中就像野生动物中的头狼一样,要确定自己的领导地位,看谁不顺眼上去就咬,凶猛无比。王雷说:“我带的武士破案抓罪犯出名,打架斗殴也出名。我们刑侦总队里的这些扑咬犬,哪个都不是善茬。有一次,我们队长带的那条扑咬犬和武士较上了劲,非要分出谁是‘老大’,两只犬扑上去相互咬住对方的腿,开始打死架,任凭我们几个人拼命地拉,根本就拉不开,最后武士把那只扑咬犬的腿咬成骨裂,造成的损失不小。我们队长说得对,从学校带回来的警犬,还没有经过严格的服从训练,野性还没有改掉。我出现场的次数比较频繁,尤其在夏天,我把武士关进圈里待命,一会儿它就会给你叼回一只刺猬来,有时候还把刺猬剥开,弄得满嘴是血,我们大院里的刺猬都让它抓光了,要么就在出现场工作时,它忙里偷闲,在执行任务的同时会给你叼回一只猫或是其他的什么动物,有时候我也感觉挺好笑的,武士到底是警犬还是猎犬。”

王雷拿着奖怀说:“都是警犬的功劳。”

猛犬相遇不打不成交
      2006年的夏天,王雷带着一只缉毒犬去云南进行缉毒培训,回京时他带回来一只个头很大的黑背缉毒犬。王雷说:“我回来后要投入训练,要先让我带的这两只警犬见个面,我已经想到它们俩见面要打架,于是,我就先把武士拉住,没想到那只缉毒犬先扑上来,两只警犬就打在一起,我怎么拽也拽不开,眼看要出事,我只能使劲地揍它们,还真管用,后来两只警犬面面而视,意识到了主人的意图‘咱俩是一伙儿的’。从那儿开始,我带的这两只警犬就再也没打过架,相处的像兄弟。”

救主人于危难之中
      转眼到了深秋,那时还是流行“自学高考”,王雷毕业回到警犬技术支队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就想拿一个英语本科,所以他天天背单词。他说:“有一天,我晚上值夜班,第二天一大早儿我就起来准备要背单词,就先到犬舍把我的这两只警犬带出来到我们平时训犬的大操场,把两只警犬放开,让它们撒撒欢、排排便。当时的天气已经挺凉的了,我们这边就会更凉,所以我早晨穿了一件军大衣。那天,我的同事也来得特别早,他觉得这个钟点操场上肯定没有人,就把他的一只扑咬犬放开,没想到,这只扑咬犬看到我的装束和训练时引逗员穿的差不多,就发疯似的向我扑过来,我的同事这时看到我背对着扑上来的警犬,给吓坏了,就玩命地喊,让我防范,我知道扑咬犬的习性,这时一定不能跑,你越跑,它的攻击性就越强。当时,我也没戴任何护具,就准备先用军大衣抵挡一下,如果被这只扑咬犬咬到肯定会受重伤。正当这只扑咬犬快到跟前的时候,我的那两只警犬早就发现了攻击我的这只扑咬犬,就从很远的地方发疯似的飞奔过来,在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把扑向我的这只犬按倒在地,等我们跑上去把三只警犬拼命给拽开时,那只攻击我的扑咬犬腿上的动脉已经被我的这两只警犬给咬断了,我们赶紧把它送去医院抢救,做了手术后才保住了这只扑咬犬的命。从这件事发生后,我就更感觉到了警犬护主的那种疯狂的本性。”

王雷(中)和战友们多次获奖捧杯

缉毒犬在查毒中

警犬和宠物犬的区别
      在王雷的记忆中,以前只是在抓捕案犯时,面临生死危难的时候,警犬才会有舍身护主的行为,没想到,警犬在平时也会体现这种疯狂的天性。王雷说:“在警犬的意识中只有主人,别的都可能是‘敌人’,有时在训练中,旁边的人如果稍有攻击我的举动,我的警犬就会马上做出扑咬反应,所以,我如果带犬出去执行任务也会特别小心,一定要牢牢地牵住它,哪怕是有人不友好地对我大声说话,警犬都可能随时发起攻击,因为犬类的特质就是忠诚,平时的喂养和形影不离的训练、工作,警犬会把我当成它最亲密的伙伴,它会用生命来捍卫主人安危。这和咱们私人家里养的宠物犬有着天壤之别,宠物犬更多的是被溺爱,主人会由着它的性子来,没有给犬制定规矩,有些宠物犬会咬坏家里的家具和一些物件,也会乱拉、乱尿,出去有时会掐架、会伤人。其实,对待宠物犬就应该向对待自己的孩子上学一样,要让它去学习,要给它定规矩,最起码拉屎撒尿要定时、定点,咬坏家里的物品必须要纠正,我们叫‘兴奋和抑制必须要平衡’,就是说要有奖励和惩罚的规则,犬所谓的聪明与否,并不是哪个犬种的问题,而是它能看懂多少人类的东西,犬的观察力是非常强的,人的喜怒表情它都会有反应,只有训出来懂规矩的犬才能和人们相处得更和谐。有的犬种并不适合家养,比如像哈士奇,都管它叫‘撒手没’,本来是体力充沛拉爬犁的犬种,你非要把它关在家里哪行呢?还有藏獒,属于高原环境里比较暴躁型的犬种,养在家里,既扰民又惹事,这些犬养在空间有限的家里,其实,犬不舒服,人也不舒服。”

藏獒虽凶猛也不能当警犬
      既然藏獒凶猛,能否当警犬用呢,王雷说:“我们也曾做过这方面的尝试,挑选过一只藏獒,但它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很差,养了两个月就病死了,为了找到原因,对这只藏獒进行了解剖观察,发现藏獒的大脑中的沟回很平,不像德国黑贝犬,经过了200多年优良品种的杂交培育,使得这种犬适应能力极强,而大脑中比较深的沟回也可以看出这种犬的聪明程度。我们人类的大脑有着丰富的沟回褶皱,从演化的角度来看,大脑沟回意义非凡,它可以让我们在体积有限的颅腔里装下足够大的皮层,同时也使得信息的储存和传导变得更有效率。”

王雷训练警犬的服从性

我的警犬是鉴别专家
      王雷的第二个战友是个警犬物证鉴定专家,名字叫点点,它对物证鉴定能力超强,能够分辨出上百万种不同物质的气味,王雷说:“我给你举个例子,把一滴血用50升的水稀释后,点点依然能够快速准确地鉴别出微量的血迹气味。有一天,我们接到一个缉毒案子,去一个毒贩家搜索毒品,这类案子看着简单,实际上难度很大,因为毒贩的反侦查能力特别强,往往会把毒品化整为零分成若干小包儿,然后藏到各种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我们到了毒贩家,进屋以后发现屋里一片狼藉,满地的垃圾,桌子上的食物已经发霉变质,散发出难闻的味道,要从这些复杂的气味中找出毒品,真的需要一种超强的辨别能力。我和点点马上进入工作状态,不一会儿,他跑到楼梯后面,用嘴对着一个很不起眼的小缝隙冲我示意,原来在这个小缝隙的后面还有一个夹层,毒品就藏在里面,打开后发现了一大包海洛因,接着我们继续乘胜追击,点点在屋里其他地方又陆续搜出了许多零散的毒品。那次行动,我们战果累累,一共搜出了200多克毒品,还有30万元人民币的毒资,就这样,一个隐蔽很久的重量级毒贩得以伏法归案。”

勇抓罪犯从的房顶跃下
      王雷的第三个战友刺狼是一个特战英雄,公安部的有关各项大奖,基本都被它拿遍了,在本系统里刺狼可是大名鼎鼎,王雷的同事们都称赞,刺狼工作起来,就像一把直刺罪犯咽喉的利剑。王雷回忆说:“那是在2009年,我的战友刺狼马上就要退休的时候,接到了最后一项任务,要去抓捕一个盗窃团伙,这个团伙的所有成员都藏身在某农村的一个小院里。我们到达后,很快抓捕了大部分成员,而狡猾的主犯在同伴的掩护下准备从房顶逃跑,我和刺狼发现后,便一路追击,因为现场的平房是一间挨一间,我们便在房顶上展开了一场追逐赛,眼看着刺狼就要追上了,主犯顺着屋外的一个梯子爬了下去,为了抢占先机,刺狼毫不犹豫直接从4米高的房顶一跃而下,落地时虽然被重重地摔在地上,但它没有耽搁一秒钟,迅速起身,扑向罪犯,死死地咬住这名主犯的胳膊,我随后迅速赶到,顺利将他抓捕。但是,刺狼却因为从4米高的房顶跃下,内脏严重受伤,胸腔、腹腔发炎有大量积液,紧急入院治疗后,医生每天都要从它的体内抽出一脸盆的积液,然后再进行6个小时的输液治疗,历时多日的治疗,刺狼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症状在每况愈下,从开始步履蹒跚,到后来已经无法自己行走,我就每天抱着它到处去治疗。”

王雷和搭档在BTV《我是演说家》录制节目

刺狼用最后一口气告别战友
      这段伤心的往事,王雷一直不想提起,别人有时问及此事他也会避开,此次是因为采访,王雷不得不重提这段让他落泪的往事。他说:“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2009年9月21日的上午,我像往常一样,把刺狼抱到病床上,医生熟练地给它输液,我看到虚弱的刺狼闭着眼睛安静地趴在床上,我就起身去门口打电话,电话还没有拨通,就听见屋内传来哐啷一声巨响,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刺狼拖着已经打碎的输液瓶,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我一步跨到它的身前,跪在地上,一把把它搂在怀里,当我想把它抱回床上的时候,刺狼永远地停止了呼吸……我想它肯定知道自己真的要不行了,便用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跳下床,来找我,也许它是为了和我告别,也许是不想和我分离。刺狼走后,我把平时训练它的护袖放在了它的墓碑旁,希望我用得最多的这个器具能永远陪伴着它。
      我经常想,我和战友们的相遇是一种奇缘,其实不是我选择了它们,而是它们选择了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刺狼的时候,它不到3个月大,正在和它的同伴们一起玩耍,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没有一个小家伙注意到我,只有刺狼调皮地朝我跑了过来……武士和点点也是,那种初次见面就钟情于我的感觉,至今想起来都会觉得非常的感动。”

刻骨铭心的战友情
      王雷当警察20年了,在这20年里,他带过的警犬有27只,他热爱自己的职业、热爱与他朝夕相处和并肩作战的警犬,更为警犬舍身救主和忘死的工作而动容。他说:“警犬的这种优秀的品质是其他任何一种生物都做不到的,在保卫首都和百姓安宁的功勋章上,也有它们的一份功劳!到今天,刺狼走了8年,武士和点点走了11年了,它们既让我自豪又让我伤感,每次想起它们和我离别的那一幕幕,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27个战友,我都能清晰地叫出它们的名字,我经常去墓地看望牺牲的战友,坐在它们身边,和它们一起聊聊天,说说我的心里话,我想它们,有时为此我会偷偷地落泪。”

每只警犬的名字都有典故
      现在王雷的战友叫安保,因为它的妈妈叫安安,王雷说:“警犬的姓取决于它母亲的最后一个字,后面的名字都是主人给起的,一般咱们刑侦队的种犬都是从德国进口,名字大都是英文或者德语,为了方便训犬,我们就给警犬起了中文名字。现在我们的警犬多了,已达到了300多只,为了不搞混了,所以,起名第一个字是它母亲的最后一个字,第二个字是它父亲的最后一个字,这样就很清楚每只警犬的传承脉络了。目前,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警犬繁育基地的面积100亩,除了公安部的沈阳、南昌、南京、昆明四个警犬基地,我们是省市级中最大的,我们每年要繁育出警犬的量是150只,再配发到市公安局有关所属单位,为了保障犬种的优良品质,所以,我们只跟德国有警犬进口的贸易关系,其他国家的优质犬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去搜集进口,去年就进口了40只很好的优良犬种在我们基地繁育和训练,所有警犬的指导、训练、防疫、配发都是由我们来完成。”

王雷和他的战友们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