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陈思诚:好的文艺作品要经得起时间推敲

——

作者:白鸽  来源:  时间:2018-03-05

  截止记者发稿,电影《唐人街探案2》的累计票房已突破28亿,好口碑的持续发酵,让电影长线发力,目前还保持着很高的排片比重。除此之外,爆笑烧脑的故事让不少观众大饱眼福。作为《唐探》系列的导演,陈思诚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历程。

  谈导演:打造属于中国的名侦探IP
  陈思诚坦言,自己很小就喜欢看侦探小说,以及推理类的电影作品。“一说到名侦探,大家肯定第一时间想到柯南、福尔摩斯,但是咱们的文艺作品里,好像还没有塑造过这种全球知名的侦探形象,所以我一直想做一个属于咱们中国人的名侦探IP。《唐探》系列不只是秦风和唐仁这两个人,还有很多领域值得开发。就像漫威,它有自己的一个生态体系,我希望《唐人街探案2》也能建立起一个体系,等关于侦探的热度上来了,我们可能还会出网剧、番外篇等,甚至延伸到动漫周边。有一天我的孩子长大了,我希望他能在中国的迪士尼公园里找到咱们中国人创作出来的形象。”
  作为创作者,陈思诚表示,“我们现在都太在意一部电影的空间价值了,大家一味地追求票房成绩,好像票房是评判电影成败唯一的指标。但是我认为好的文艺作品是经得起时间推敲的,一部电影到底能给这个时代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意义,还是交给时间吧。当然第一部的口碑和票房很好,所以这一部的投资规模更大了,我们制作成本增加了,对于我来说自然是好事。但同时也很有压力,我需要在前面的基础上讲一个更加有惊喜的故事,让观众更过瘾。”

  谈演员:我觉得宝强现在更成熟了
  《唐人街探案2》将故事搬到了纽约,导演陈思诚分享了在美国的拍摄经历,“我们2016年去纽约采风,那边的风土人情让我印象很深刻。回来以后我脑子里就有故事了,后面我们又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不断去磨细节。中国和美国在地球的两端,我们的时差将近12个小时,我一直觉得作为东方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和作为西方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美国之间一定会产生特别多好玩儿的东西。首先,我们把很多美国的地标性建筑和电影里的案情有机地结合在一块儿了,所以观众能在破案的同时欣赏到时代广场、中央车站、麦迪逊大道、布鲁克林大桥、纽约市立图书馆这些地方,可以说是跟着电影进行了一场跨国之旅。因为故事发生在美国,所以我们写剧本的时候,很早就确定了一点,案情一定是连环杀人。包括第三部在东京,我们一定会选一个非常非常烧脑的谜案,因为日本的推理小说全世界闻名,所以我们的故事一定是一个让秦风都觉得很难很难的案子。这次合作我发现美国人很爱开会,我们一周有5天在拍摄,还得拿出1天开下一周的创作会,每天在哪儿拍,细化到道具、机位、群众演员,都要落实好。比如说麦迪逊大道的裸奔戏我们是封路拍摄的,它地处交通枢纽,所以不能完全封路,每天早晨大概只有2个小时,4个街道可以完全封路,所以我们需要头脑特别清晰,知道哪些镜头需要拍摄全景,哪些镜头可以等通车后抢一些机位,因为没有更多的时间给我们去拍。这次拍摄是真的很锻炼自我,或者说让我知道一个人的潜能到底有多大。”
  谈到好兄弟王宝强,陈思诚坦言,“虽然我跟宝强认识得有二十年了,但我们第一次以一个导演和一个演员之间的关系合作是在《唐探》系列。以前大家对宝强的认识都是,操着一口河北话。直到《唐探1》里面他说了一口不流利的广普,大家都很诧异,觉得这是宝强吗?那时候我就跟他说,不破不立,一个演员一定要忘记自己,塑造人物。就像罗伯特·唐尼演《钢铁侠》,没有人觉得他是罗伯特·唐尼,觉得他就是钢铁侠那个人物。成长都是一步步来的,我觉得宝强现在更成熟了,无论演戏还是待人接物,或者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谈纽约拍戏:成龙大哥教我最多
  谈到纽约拍戏经历,陈思诚坦言,“整个拍摄过程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规范,为什么美国电影能在世界电影市场上大行其道,就是因为他们的流程和系统非常严谨。比如说他们有完片担保公司,是一个宏观的控制电影制片厂和剧组之间的机构。这个机构的存在相当于一个法官,比如说制片厂聘用了一个导演,但是拍摄过程出现了问题,拍摄周期有延误,那么完片担保公司就会像保险公司一样,来考核整个制作班底,衡量拍摄进度能不能完成,如果在拍摄周期内没有完成,完片担保公司就要拿钱来把这个戏继续拍完。比如说我们有一场追逐戏是需要在时代广场完成的,当我们得到纽约市政府电影局的批准之后,时间非常有限,所以我们找了特效公司做了一个非常精准的动态预览,让导演和所有工作人员明白这场戏要怎么拍。相对给我们现场的拍摄节省了很多的时间,我觉得这也是一个电影工业化的体现吧。中国剧组和美国剧组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我在监视器里看到桌子上有个水瓶,我就赶紧告诉执行导演,然后我们执行导演就去把水瓶往边上挪了挪,这时候旁边的道具组就会生气,他们会认为你越界了,这个是他们的工作。成龙大哥有很多好莱坞拍摄经验,大概是华语电影人里跟海外资本接触最多的一个演员,所以他教我最多。因为大哥是个特别热心肠的人,原来他还试过在剧组擦地,干很多活儿,后来明白国外拍电影的规矩,就再也不碰了。但是,中美合作实际上是一个1+1大于2的例子,中国的团队非常勤劳,恨不得每一秒钟都在干活,美国的团队有严格的制度,很高的工作效率,两个团队结合在一起,呈现出来的效果是完美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