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金巍曾与工体天天见

——

作者:□独家专访 记者 常江  来源:  时间:2020-09-01

北京工人体育场是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献礼工程,也是北京著名的“十大建筑”之一。今年7月底,工体复建工程启动。屹立一个甲子后,如今,工体要由综合性体育场转变为一座具有国际一流水准的专业足球场。尽管对于工体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十分憧憬新工体的落成。在北京广播电视台体育节目的资深主持人金巍的心里,工体就像记忆中的符号一样,难以忘怀。

盼着工体有活动捡小降落伞
金巍说:“工体是众多体育赛事和文体活动的举办地,在此曾举办过亚运会,承接过奥运会项目。在60年的岁月里,留给了我们太多的珍贵记忆。尤其是我对工体的印象更深刻,这是因为除了我是体育节目的主持人之外,和工体的渊源是我从小就住在对着工体北门,只有一街之隔的幸福一村。我儿时,对于足球并不怎么明白,只是知道工体里边,不管是有足球比赛还是有演出,特别是赶上节日的时候,等到中场休息时,就会有放礼花的烘托气氛。我记得那会儿放的礼花,在天空上面绽放完会有小降落伞掉下来,掉下来以后,我们住在这里的这帮孩子们,就会四处抢着去捡小降落伞,特别的好玩,所以就会盼着工体有活动。”

跟着球迷跌宕起伏的情绪听球
后来,金巍长大些了,也能懂一点足球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工体里的各种足球比赛的热度。他说:“因为我的家离工体太近了,所以有球赛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观众热情的程度,我在家门口听得很清楚,能感受到工体里边有精彩的进攻了,尤其是进球了的掌声和欢呼声,总能让我也会跟着兴奋。那会咱也没有条件能买票进去看比赛,只能在外边,跟着里面的球迷情绪跌宕起伏。现在回想起来,对足球的兴趣可能就是那会儿种下的。”

工体南门是孩子们的天堂
“朝阳区幸福一村一巷6排61号”,这个门牌号让金巍随口捻来,他说:“我从小学到高中,就一直住在这里,我的小学校也在工体那边,那会儿,我上小学的学校叫‘幸福村中心小学’,现在改名叫‘朝阳实验小学’,就是把当时的一小和二小给合并了,那会儿工人体育场和工人体育馆都在学校附近。我每天上学、下学都要路过工体。另外,就是在工体南门那边有个露天的游泳池,还有一个露天的旱冰场。那会儿我们小时候,经常会去那里玩儿,等玩儿饿了,还会在那里买一个面包圈吃,还可以买煮熟的玉米吃,当时的感觉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太解馋了。工体南门的区域,就像是我们好吃、好玩的天堂一般,有着极强的吸引力。前些日子,我还曾经发过一个朋友圈,是因为我去工体那边的市场里,突然发现了小时候吃的那种面包圈,我就买了一个尝尝,还是儿时的味道。”

往日的郊区变成了市中心
与工体的渊源,可以延伸到金巍的长辈那里,他说:“工体是北京最早的十大建筑之一,听我妈妈讲,1958年的时候,我们家就住幸福村了,我的老家也住在这里。那会儿我姥姥带着我舅舅去上学,也要穿过工体,当时,还要走过一个很大的芦苇坑。我的妈妈上中学时也在工体附近的‘女子中学’上学,后来改叫‘朝阳中学’,现在叫陈‘经纶中学’。再早,我还曾经听老人说过,这边因为属于郊区,朝、海、丰、石,那会儿都属于近郊区,感觉还是相对偏远一些。现在看看,工体这边已经成了市中心区,北京的发展真是太快了,可谓是日新月异。”
在金巍学生时代的生活中,工体占据了很重要成分。金巍说:“是因为我小时候生活、成长的地方,周围最大的建筑就是工人体育场了,而且那会儿的孩子都爱玩,也闲不住,像我们工体那边儿有活动站,还有三里屯电影院……看的、玩的都很多。后来,我上初中时是在八十中,每天就会骑自行车上下学,只要是出门,就必然会看见工体,所以说,我从小学到中学,可以说我与工体天天见。

世界杯让我爱上踢足球
说起金巍的专业——体育节目的男主播,金巍告诉记者:“我上的是北京广播学院的播音主持专业。真正开始喜欢上足球或者说热爱体育也是从大学开始的,因为大学的时候我们班就我一个北京的男生,老师就说你得有点担当,我会给你安排点工作。所以就给我安排当了体育委员。我打小体育并不是特别好,但是就那会儿因为有了一份责任,所以会组织班里同学从事一些体育锻炼和比赛。我上大二的时候,赶上了1994年世界杯,因此,开始真正喜欢上足球这项运动。到了现在,我依然坚持踢足球,我说也会跟很多的朋友一起踢球,最喜欢的体育运动就是足球。其实,我刚进北京电视台工作的时候并不是做体育节目,我是做新闻节目,我最早是在新闻部,后来也是由于对于体育的热爱和一些机遇,然后我调到了体育频道,当上了一名体育节目的主持人,也解说过在工体里边的各种赛事,也使得自己更是深爱上了体育。”
工人体育场的改造升级,能跟上我们体育大国的发展步伐。对此,金巍说:“有一个精良、更加现代化的一个专业的足球场,我觉得能够更有助于足球的发展,包括也能够能让更多的球迷,能够在一个更现代化、更高档更专业的一个球场里,去观看更高水平的赛事,我觉得是个好事,也很憧憬、也很期待,想看球场出来到底是什么样?到时候肯定还会跟朋友们去新工体的现场看球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