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春妮 缅怀“大表哥”谢园

——

作者:独家采访 记者 常江  来源:  时间:2020-09-14

   

  谢园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78级,又任职北京电影学院教师,他与张铁林、张丰毅是同学,曾荣获第九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获封“影帝”称号,曾经也是“拿奖拿到手软”,是昔日红极一时的演员。在刚刚过去的8月18日,谢园由于突发心脏病,不幸逝世,享年61岁。随后,与谢园共誉为“喜剧三剑客”的葛优和梁天纷纷发文悼念。
      北京广播电视台《春妮的周末时光》的主持人春妮说:“悲伤的八月,最后一天,惊艳的晚霞上了热搜。而在八月离去的‘大表哥’谢园,作为国内大满贯‘影帝’,也一如这晚霞,曾经绚烂、多彩,更重要的是,他快乐的性格,也带给过我们太多的快乐。他是来我节目最多的嘉宾之一,每每我录制,赶上他在北京,他就来做客。谢园曾说,我来你春妮家那么多回,我是个啥身份呢?我随口说‘大表哥’,于是这一叫,就叫了那么多年。八月,我特意制作一期节目———《远去的笑声》以作怀念。”        
             
■谢园小时候看见打架就跑
       成年之后的谢园,在演艺圈里属于能说、能闹、能搞笑的那种人,其实,儿时的谢园,是个不爱说话,而且胆子还很小。聊起这个话题,春妮说:“有一次,我邀请了北京籍的谢园、王志飞、冯雷,这三位比较爱玩儿的男演员到家中做客,他们凑一起,真是笑闹不断,共同回忆青砖、灰瓦下的顽皮童年。谈起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打架可是这群老男孩眼中的‘大事’。谢园和王志飞都是在胡同长大,冯雷是大院里的孩子,生活环境不同,打闹的方式也不一样;王志飞是跟着胡同里的‘孩子王’,到处向新搬来的孩子耀武扬威,不免也有马失前蹄被一顿胖揍的经历。相比较冯雷,喜欢跟着大院里的孩子,在军挎里放块板砖,气势汹汹地打群架,谢园就是最胆怯的了。谢园说:‘看见打架的我就跑,姥姥说过,这样的人生才最安全’。他那认真的样子,引得在场的人都笑了。”
      那期节目,除了说笑,还对爱玩儿的男演员进行了一场制作儿时玩具的比赛,王志飞、谢园在春妮家开始制作儿时的玩具“弹弓”。王志飞绞着铁丝,高兴地说:“没想到我四十年后又重操旧业”。谢园则早早做成了自己的弹弓,虽然糙了点,但是,没想到用起来还挺顺手。

■去圆明园逮鱼被同伴欺负
      在去年夏末秋初的时节,春妮曾邀请了北京顽主孟凡贵、大表哥谢园做客家中。虽然已经立秋,但8月的北京,依然炎热未退。二位北京人也在春妮家中,聊起了大热天里的那些记忆犹新的往事。
      被英法联军烧毁了的圆明园,成了谢园和小伙伴们常去逮鱼的野园子。春妮说:“谢园回忆起那段时光,显得无比兴奋。他说:‘圆明园里的湖河港汊特多,我们几个孩子经常拎着筛子、光着脊梁、穿着裤衩儿就去了,渴了就喝湖里的水,那才是天然的矿泉水。用筛子逮鱼,有鲫瓜子、白鲢、泥鳅,有时候还有青蛙,逮一天足足能装满一个面口袋。我们背着装满鱼的口袋到胡同口,就开始分成果,经常因为‘分赃不均’打起来。我年纪最小,同伴们就老是欺负我,我和他们理论,凭什么泥鳅全给我,我要鲫瓜子!’谢园边说边手舞足蹈地比画着。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胡同口。”

■捆不住的上课比画
      谢园是著名的表演艺术家也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授,他的偶像是著名的历史学家、《百家讲坛》主讲人阎崇年教授。谢园一直以来都视著名历史学家阎崇年为偶像,春妮为了帮助大表哥谢园与偶像零距离请教,经过多次沟通,终于邀请到阎崇年老师到家中做客。在春妮家促成了这次的聚会。身为演员的谢园,在北京电影学院任教,同样是教授的他自称:“我比阎老差太远了,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说起上课的经历,谢园告诉春妮:“以前我上课喜欢加很多的手势,但是,学生看时间长了很累,也很分散精力,我们教务处处长看见了就派班长找来绳子把我的手捆住,不让我动。不动,我可怎么讲课啊?我说着、说着,就伸出一只手,继续比画起来。实属:禀性难移。” 
     谢园现场向阎崇年老师请教:“元青花为什么这么珍贵?”阎崇年老师告诉他:“元青花的存世量非常少,在我国馆藏的也不过百十来件,国外也只有200多件,因此,元青花件件都是国宝,非常珍贵,能在个人手中出售的就少之又少了。”谢园现场感慨:“讨教阎老师,真是长知识。有一些喜欢搞收藏的朋友请我去看收藏的元青花,我根本就看不出来真假,现在终于知道了,其实,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元青花真品。”

■聚会成了唇枪舌剑的对峙
       给春妮印象最深的一次录制节目,就是约请英达、宋方金来到家中做客,“大表哥”谢园应邀前来当嘉宾。春妮说:“他们三位,一个是导演,一个是演员,一个是编剧,这样的组合凑在一起,本该上演一出有共同语言、其乐融融的大戏,可是,爱抬杠的英达和谢园却一度使得气氛非常紧张。他们唇枪舌剑、据理力争,他们俩的言辞犀利,寸步不让。”
      春妮说:“作为电影学院的老师谢园,他认为:‘好电影应该具备思想性和艺术性,并且,应该培养观众学会欣赏这些真正的好作品’。但是编剧宋方金却认为:‘观众是不需要培养的,好的作品观众自会喜欢’。作为导演的英达却认为:‘如果拍一部电影还需要培养观众来观看,对于导演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说起这个话题,宋方金则说道:‘在西方的美学理论中,观众就是九头怪兽,他们捉摸不定,什么样的好电影观众都能领略,而什么样的垃圾电影观众也能知道,所以,没有垃圾观众只有垃圾电影’。”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