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贾冰:做个纯粹的喜剧人

——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8-03-27

       梳着油光短发,老是一身黑衣打扮的贾冰总给人霸气十足的感觉。可一上了舞台,他瞬间就变成了“搞笑萌叔”,尽情地演绎着小人物喜怒哀乐的真实故事。最近在东方卫视播出火爆的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第四季,在经过九期赛事后进入到了最后的白热化决赛阶段,贾冰及其团队表现突出,因包揽了多期冠军而一跃成为总冠军最大热门。
       在忙碌的排练间隙,记者采访了贾冰。记者问贾冰总决赛在即,会不会有压力、很紧张?“不会的。我来参加《欢乐喜剧人》第四季之初就没想到自己会走这么远。中间有几期确实紧张,但现在到了总决赛,我反而放松了。无论结果如何,我这一辈子都离不开喜剧,要一直走下去。”贾冰语气坚定地说。

“外卖小哥”让全场泪奔
       采访约在下午四点,贾冰姗姗来迟。堆着一脸歉意的他告诉记者,这几天整个团队都是整夜泡在排练厅,一直到早晨八九点钟才能结束。回家睡个觉就又要继续回来排练。“第一期节目是凌晨三点结束,第二期四点,后来就越来越晚,昨天是八点钟天亮才回家。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排练节奏,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白天脑子根本不转。”贾冰说话言简意赅,节奏很快,但很容易明白。
       《欢乐喜剧人》第四季初赛九场,贾冰及其团队包揽了大部分场次的冠军。这一次,他明显有备而来,所有的作品都以反映社会底层小人物为主题,温暖气息扑面而来,其中散发的正能量光彩也让观众不由得为他们叫好。但是谈到幕后的创作,贾冰坦言并不是一帆风顺。“不瞒你说,我来参加节目之前已经把所有12期节目的故事框架都想好了。但是当做到第三个故事的时候,我把后面所有的故事全部推翻了。这和我的心态有关。我来参加《欢乐喜剧人》最初的目标,是让大家知道有个搞喜剧的人叫贾冰。但后来慢慢就变化了,我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平台,很多人都能看到,我不能停留在过去的原点上。我不想简单搞笑,只是逗大家一乐。我要做有思想有意义的文艺作品,要让观众观看我的作品后内心能够有触动。”
       说到自己最得意的作品,贾冰不假思索地说是《外卖小哥》。贾冰在其中扮演了一位辛苦乐观的外卖小哥,却因弄巧成拙屡遭差评。节目中他特意请来了一位真正的外卖小哥,听着他讲述工作的艰辛,台上台下不少观众都感动落泪。
       说起节目的创作过程,还颇有点神来之笔。贾冰说:“当时我们几个人一起研究主题,两三个小时没什么主意。大家都饿了,就叫个外卖送餐。过了一会儿,一位外卖小哥气喘吁吁拎着几大袋食物就来了。我一看到他的样子,心里就一动,就把这位小哥留了下来,让他聊聊工作中的故事。他是个河南小伙子,说话很朴实。没想到聊着聊着,他就哭了。我问他你最在乎什么?他说大家别骂我就好。我又问他你最希望什么?他说客户能给个好评。我没想到一位风里来雨里去的外卖小哥,他的要求竟然是如此简单。我一边听他讲述一边感觉憋得慌、很难受。他告诉我,客户的好评对外卖小哥来说就像当兵的获得军功章一样,特别珍贵。哪个外卖小哥都想多送几单,但有时遇到特殊情况,真的希望客户能够多多理解。外卖小哥其实很辛苦的。于是,我们就做了体现他们的小品,现场效果特别好,是我最满意的节目之一。”

从未刻意煽情,坚持“欢乐要有价值观”
       有满意的,也就有不满意的。贾冰很直爽地说,《欢乐喜剧人》第九期共享单车的那期作品笑果就不好。“前期创作很顺利,但是上台之前我心里就感觉不好,说不上来的味道。可能也是春节回来大家都没有缓过神来,演出后果然成绩不理想。前几期我一直都是冠军,那期落到了第四。出现这种意外,让我没有退路,只能绝地反击,回来继续扎扎实实做剧本。”贾冰笑称,自己能在《欢乐喜剧人》中走到总决赛已经是个奇迹了。“我开始没想到自己能走那么久,也是想借此来检验一下自己。我看到网上很多观众很支持我,还挺欣慰的,我会继续坚持做有意义有思想的文艺作品。”
       网络上除了赞扬声之外,也有人质疑,其中最让他受不了的是一位网友说:“不煽情你就不会演戏。”说到这,贾冰就有点来气。“我觉得大家骂我没关系,但这种恶意的指责我不接受。观众看我的作品看哭了是因为它触动到了观众的心,谁没有感情啊,看哭了难道就是煽情吗?难道你是铁石心肠吗?我觉得煽情不是坏事,我至少还能留下几个节目能够看哭人呢。我认为在舞台上表演,不能只是简单搞笑,欢乐一定是要有价值观的。”

很喜欢“搞笑萌叔”的称呼
       观众给他起了个外号“搞笑萌叔”,贾冰很喜欢。“一般哥哥都是称呼比较帅的人,叔叔就用来称呼我们这些天生有点欠缺的人,是一种安慰。”
       采访中,贾冰称自己是三无人员——没背景、没后台、没关系。但是,如同《外卖小哥》这个作品一样,贾冰也绝对是个“神来之笔”。
       “17岁以前,我是个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人。我的父母都是优秀教师,他们培养的学生特别棒,唯独我是一塌糊涂。中考三科,我一共考了120多分,其中语文考了115分,剩下的两科干脆就不会,尤其是数学。我妈就说:‘我们这么骄傲,可孩子却是这样,让我们的脸往哪儿放。’看到母亲彻夜长哭,我一狠心决定当兵去。”新兵连三个月训练结束时,机会来了。当时,文工团来新兵连慰问。领导让新兵们也自愿报节目,贾冰自告奋勇要去唱歌。“领导让我排在两个人后面,我一看人家恨不得是专业美声的底子,我临时改主意,干脆演个小品吧。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写了个本子,叫上我的副班长就上台了。结果没想到全场炸裂,大家都笑翻了,把文工团的节目都干掉了。我现在也记不清当时都表演了啥,有点类似洛桑学艺,说的就是我考文工团的事情。一下台,文工团的领导就来问我要不要加入。我说训练吗?他说不用。我说那我去。就这样,我就进入了文工团,一干就是八年。”
       退伍后,贾冰进入了浙江曲艺团。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就成为了浙江曲艺团团长。贾冰坦言,自己曾经设想55岁之前拿到的所有资历在35岁的时候都拿到了,国家一级演员、院团领导、省级协会领导……但这一切不但没有让贾冰享受其中,反而让他一下子没了方向。“我那会儿干劲特别足,但是突然当了领导,一下就感觉自己废了。因为领导不能演出,我每天到办公室除了批文件,就是喝茶写字。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特别有成就感,但我受不了,我一下感觉自己空了。”
       直到接到《笑傲江湖》一位导演的电话,邀请他来参加节目,一切才有了转机。“我当时还担心万一输给草根,面子上多下不来台啊。可转念一想,我也该为自己活一把了。”虽然在《笑傲江湖》并没有冲进总决赛,但却为贾冰开启了新的旅程。回来后,他顶住各方面压力,辞去了原本很有发展的领导职务,断绝了一切后路,带着自己的团队开始了在喜剧道路上的“任性之旅”。“我特别享受现在的状态,我是个天生骄傲的人,所有困难都难不倒我。”

喜剧市场有点过度消费
       狗年春晚,贾冰和蔡明、潘长江搭档的小品《学车》,让他一夜之间家喻户晓。“说实话,我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但这并不是我的终点。我会继续在喜剧的道路上走下去,保持自己的一颗平常心。”说到现在的喜剧市场,贾冰坦言有些过度消费。“以前一句流行语能流行一两年。每年观众都盼着在大年三十的春晚上看到小品相声。而现在完全不同,舞台太多,节目太多,创作资源有点枯竭了。有很多好的喜剧演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就是创作的时间太短了。我认为这不是好现象。剧本剧本,一剧之本,创作是很神圣很庄严很值得尊敬的工作。”
       贾冰说,自己17岁当兵,18岁入党,从小受党的教育,要做个有用的人。“无论将来我做什么,我的小品的主题都不会变,都要有思想有意义。这才是我的价值。”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