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吴宇森:经常幻想自己是个剑客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7-11-23

 

 

 

 

 

  11月17日,经典影片《英雄本色》修复版国粤双语同步上映。日前,本报记者受邀出席了该片首映礼。时隔三十年,电影《英雄本色》经过4K技术修复,粤语版原声引进,一幕幕经典场景重现啊,让不少观众热血沸腾。导演吴宇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仅回顾了当年拍摄幕后不为人知的故事,还总结了自己步入影坛50年的过往。

 

■《英雄本色》复刻版上映
叼火柴棍是周润发自己想的

 

  众所周知,由周润发、狄龙、张国荣主演的《英雄本色》作为香港影坛黄金时期的巅峰之作,展现了一段酣畅淋漓的兄弟情义和江湖情怀。影片中,发哥风衣加黑色墨镜以及叼着火柴棍的造型,成为当时年轻人追逐的时尚风向标。谈到周润发的表演,吴宇森回忆说:“叼火柴棍的动作不是我设计的,是周润发自己想的。我只是跟他说,我要用慢镜头拍他走进去,然后埋伏好枪,我喜欢让演员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周润发说那他就叼一个牙签,这样更好玩,显得他更从容。还有一段戏,大家可以在电影里看到周润发腿瘸了以后,在地库见到狄龙的时候,手里还端着盒饭。这个也是他想出来的,因为我们平时拍戏都是吃盒饭,他看到有的工作人员吃两口就丢掉了,他就拿起来吃完,然后告诉大家不要浪费粮食,后来大家再也不好意浪费盒饭了。他也是把这段体验放在了戏里面,当狄龙和他两个人再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手里捧着盒饭,画面感非常强,让人觉得特别心酸。这些都是演员个人的生活经验和真实感受,才能很自然地融入到角色里。”
  谈到动作戏,吴宇森表示:“最早的时候大家拍戏,会把动作戏的部分让武术指导来设计,而这样整部电影会有两种风格。我很不喜欢,所以我会自己去设计动作场面,年轻的时候我会自己上去演练一遍,觉得节奏对,再让演员去做。”

 

■30年后重温旧梦
我和徐克就像小马哥和豪哥

 

  首映礼上,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张国荣的再度“现身”,短暂的30秒投影唤起了不少影迷的记忆,宋子杰在荧幕中栩栩如生。导演吴宇森哽咽表示,如果有机会重拍,可能会改一改张国荣的部分,“我自己拍的电影,我都没看过第二遍。我觉得每一个东西都有缺点,总觉得音乐用的不好,剪辑的不好,比如戏里面阿杰的部分太残酷了,他没有错,不应该让他通过那么强烈的一个情节让他去承受那些痛苦和内疚。如果让我再拍一次,我可能会把张国荣那个角色内心的部分写得更细腻一些,用一个更好的方式让他面对这些困境,最终觉悟。”
  谈到电影《英雄本色》的复刻版,吴宇森坦言,很激动,“我感觉非常不可思议,31年之后还能放映,大家都还记得这部电影。也非常感谢所有发行公司,把我们的回忆重新带回来,让我和观众有机会一起重温旧梦。以前,制片公司没有好好保护胶片,通常放映两三天之后就好像变成旧片了。现在技术先进了,可以修复回来,大家一个画面一个画面重新调整,感觉这部电影再次重生了一样激动。《英雄本色》是我一生最难忘的电影,也多多少少体现了我和徐克的一段友情。在他还没有成名之前,我鼓励过他,也帮助过他拍过一部成功的电影。而等我衰落的时候,他又回来帮我拍《英雄本色》。我们俩就有点像片中的小马哥跟豪哥,是一对惺惺相惜的好朋友。”

 

■步入影坛50周年
总觉得我是一个生活在古代的人

 

  如今,吴宇森已年过七旬,曾荣获威尼斯电影节的终身成就奖,而他的电影之路从未停歇。11月6日至11月10日,吴宇森从影50周年电影展映周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上演,《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纵横四海》《变脸》《碟中谍2》等吴氏经典作品相继重返大银幕,更有新片《追捕》重磅上映。1968年,吴宇森凭借《死节》涉足影坛,1986年凭借《英雄本色》打破了香港票房纪录,并横扫金马奖、金像奖。此后拍摄的《喋血双雄》《纵横四海》不仅在华语电影史上声名显赫,同时奠定了吴宇森独树一帜的电影特色,让枪声与白鸽一同成为了他的标志。之后,吴宇森进军好莱坞,拍摄的《变脸》《碟中谍2》等优秀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引发热烈反响。
  11月20日,电影《追捕》在京举行首映礼,导演吴宇森,主演张涵予、福山雅治、戚薇、樱庭奈奈美集体亮相,这也是吴宇森时隔14年再拍枪战动作类型片。吴宇森透露,“投资人过来跟我讲,不用拍那么多镜头,现在没人有那个耐心看那么多铺垫啦。我听完其实是有点生气的,当然最后还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按照我的节奏拍,毕竟电影有它的章法,需要带着观众的情绪走。现在当一个电影卖得非常卖座的话,会改变一些导演创作的方式,这一点我是有点隐忧的。”
  回顾50年影坛风云,吴宇森坦言,“年轻的时候我是很喜欢拍武侠的,心里面有一种英雄情结,总觉得我是一个生活在古代的人,经常会幻想自己是一个剑客,走南闯北、行侠仗义,然后我就把我的感情投入到电影里拍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英雄本色》这样的电影,一个真正的英雄不是能打败多少个人,而是要有美好的品德,面对再强的恶势力也不会屈服,而且有一份爱心,能够帮助别人。我想表现一个真正的英雄,要有古代侠客的那份侠肝义胆,注重承诺。我觉得电影就像人生,我喜欢实实在在的感情,这也是我的影片中永恒不变的主题。后来我去好莱坞的时候,,也是在找能引发大家共鸣的东西,当我发现只有情怀和人性才是两国共通的,于是拍《变脸》的时候我便把中国人传统的家庭观念放进了原本很科幻的一个故事里,最后电影大获成功。其实大家也可以想想为什么《战狼2》可以破纪录,是有它成功的道理的,电影不能缺少情怀。”(独家专访 记者 白鸽)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