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文牧野:我是有一点强迫证的

——执导电影《我不是药神》

作者:白鸽  来源:  时间:2018-07-23

  自7月5日上映后,电影《我不是药神》口碑异常火爆,目前影片票房已突破25亿。该片由文牧野导演、宁浩监制、徐峥监制并领衔主演。近日,导演文牧野

  在接受采访时称:“中国有很多描绘古代英雄的电影,但缺少当代英雄的故事,这也是剧本吸引我的地方,它讲述的是一个小人物变成社会英雄的故事。”

谈题材——
这是一个反映人性根本的电影

  谈到为什么选择这样相对敏感的题材,文牧野表示:“开始接触这个故事时,我也没有往深了想,只是觉得这是个有关人性的故事,怎么样生存下去的故事。一个中年危机的失败者,怎么样通过努力变成英雄,让更多的人有了活下去的希望。这不是医疗题材电影,而是反映人性根本的电影。最难的是写剧本,我们筹备了两年半,在原故事基础上做了很多戏剧化的处理,剧本写好后,发现后面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我们想呈现的还是温情的东西,是人性中的光辉和善良。这个故事前半部分是喜剧,所有人都在瑟,既挣了钱又救了人。后面才开始出现巨大的逆转,药是假药,他们在犯罪,这些角色一个一个牺牲,最终把剧情推向一个高潮,才会给观众更大的刺激。”
  片中,很多配角的表现同样赢得了观众好评。文牧野表示,不少饰演白血病的演员在拍戏之前都去体验过生活。“比如说王传君吧,他饰演的吕受益是非常典型的小市民,对任何人都非常地卑微,为了生存可以用各种手段,而且特别爱占便宜。他代表着大多数病患的一种心理状态,害怕连累家人,他既坚强又软弱,最后选择了自杀。这个角色虽然不是主角,但他影响着主角的命运和选择,刺激了程勇一步步走上英雄之路。王传君是个非常认真的演员,他下了很多功夫,拍戏前联系了一家医院,去白血病人的病房里住了一周。有一个病人已经进入了晚期,化疗了很多次,还有一个病人是情况稍好一些的,他就每天和他们交流,去体会患者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这个戏拍完了,他都有点走不出来。因为他让自己沉浸在这个角色里太久了,包括在片场的时候,他也从来不坐在演员专用的座椅上,他就蹲在边上,他就是要让自己时刻体会这种卑微的感觉。为了拍临死时候那场戏,他两个晚上没睡觉,把自己累到都脱相了。他为这个角色付出了很多,所以我相信赢得观众掌声是必然的。还有我们电影里饰演神职人员的杨新鸣,他去教堂里做了很多前期采访,去了解这个人物。基本上每个人都去体验了生活,大家为了角色非常的用心。”

谈导演风格——
尽量一镜到底 能不剪就不剪

  文牧野谈到,不光是演员需要体验生活,导演也需要如此。“电影里有一段故事是在印度发生的,我们在正式拍摄前就已经去了两趟印度,一次是看景,一次是复景。我们希望展示一个相对真实的环境,就是它没有很华丽的外表,我们也没有进行封路那些,大部分场景都是偷拍的,就是很真实地记录基层的生活。那边的贫民窟是什么样子的,在我们的镜头里都是很真实的展现,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个现实题材的故事,就应该反映真实的印度。”
  谈到个人创作风格,文牧野表示:“我承认我是有一点强迫症的,在拍摄一个故事的时候,我脑子里会呈现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就好像我们表达一个观点,其实可以用完全不同的两种方法去阐述。在我的镜头里也是这样,一种可能是相对风格化的,一种就是平稳的。这一点上,我也和徐峥老师、宁浩老师达成了共识。就是比如一段几分钟的戏,演员可以连贯地演下来,我不需要分成很多段,然后我会让他们再去从头演一遍,这一次我可能用不同的方法去记录。我觉得电影最好的呈现方式就是尽量不切,这一点我也和摄影师达成了共识,我们能不剪就不剪,保持这个戏剧的连贯性。我觉得这个是拍摄现实题材最适合的一种方式,我们尽量一镜到底。”

 

谈徐峥——
每天都和打了鸡血一样

  关于片中程勇抽烟到戒烟的变化,文牧野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变化我认为是一个转折点,就是这个人物从自身习惯上的改变,他原本是一个烟不离手的人,后来接触了白血病人,他才把烟戒掉了,我认为这是他慢慢融入病人群体,到后面变成英雄的一个标志性的符号。我虽然不抽烟,但是我周围很多朋友吸烟,很难戒掉。有一部分人真的是因为考虑到家庭,考虑到小孩,考虑到身边老人的健康,才下了决心把烟戒了。我觉得这个恰恰体现人性当中的一种共性,从自私到无私的转变。”
  每个演员都会加入自己的创作,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徐峥老师的哭戏,那场戏需要调动很大的情绪。那一天,其实没有其他演员的戏了,但是我们组里的演员都没走,都在监视器后面跟我一起看着徐老师。因为徐老师对于哭戏是有点障碍的,所以他拍完一条,我们的演员就挨个上去跟他聊几句,然后拥抱一下,再拍下一条,一直等到他顺利拍完所有的哭戏。我觉得这个事情让我非常感动,我觉得这正是中国电影需要的环境。
  徐峥作为该片监制及主演,为文牧野的导演工作提供了帮助。文牧野坦言:“徐老师体内有很大能量,全片下来他一共有一百多场戏,可是你就没见过他喊累,每天都和打了鸡血一样。而且他是一个演员出身的导演,对于表演和调度都是非常有经验的。我经常在片场和他探讨,他也会给我提出很多宝贵的意见。以前我习惯于把这个角色吃得很透,然后全部灌输给演员,但是徐老师说我们不应该给演员太满的东西,要留给他们发挥的空间,这一点也是让我受益匪浅的。而且徐老师从拿到剧本的时候,就开始跟我探讨程勇这个角色了,他问我怎么来形容这个人,我说烂人。因为烂所以失败,然后因为失败变得更烂,不停地恶性循环。因为自己的失败,对所有人充满怨气。然后徐老师就回去自己琢磨,到了现场以后天天呈现出来的就是一个烂人的状态,跟他原来所有演过的角色都不一样,他原来演的角色都是非常亲民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