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练练:改名后事业终于开挂演戏时喜欢自我压榨

——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8-09-10

  练练原名叫练束梅,入行14年参演了多部名导的作品,却始终悄无声息。直到她改名叫练练之后,事业运终于开了挂,出演的《三妹》《延禧攻略》等剧让她坐上了通往一线女星的快车。正在北京卫视热播的讲述“两弹一星”开创者故事的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中,练练一人分饰两角,同时出演了一对双胞胎姐妹。说到这次经历,她告诉记者:“她俩完全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差别太极致了。”

“向晴会让我挚爱一生”
       对于已经演了十几年戏的练练来说,几乎每天都会看到不同的剧本、不同的角色。但是在看到《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剧本时,她兴奋不已。“可以说,向晴是让我挚爱一生的角色之一。她纯情纯粹,真实勇敢,她会留在我心里,如同烟花一样绚烂,虽然短暂却足够绽放。”练练之前出演过不少年代剧,但这部《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却让她格外受感动。“我们这代人没有经历过战争,是很幸福的一代人。而在剧中的那个年代,有那么一群年轻人,他们的信仰比天大,对于他们来说很多事情都比自己的生命重要。我也想通过这部戏,让大家了解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是为什么而奋斗的。为了给我们创造出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付出了怎样的艰辛,让我们新一代的年轻人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他们背井离乡,跋山涉水,来到大西部,用生命和青春实践着自己的理想,让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开花结果。在我心里,他们才是真正的偶像。”向晴让练练欣赏的另外一点就是她对感情的勇敢率真。她明知张利军喜欢陆若文,仍然毫不掩饰自己对张利军的爱慕之情。“我觉得做演员的幸福就在于,生活中不能体验的,在戏里面都体验了。向晴的可爱就在于她认为: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你可以不必对我的爱做出回应,也不必为此内疚不安,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但我不勉强你爱我。这么可爱坦荡的一个姑娘,我要是男人,绝对追求她。”

这是一个自我压榨的过程
      尽管一口一个挚爱,但练练坦言自己接到该剧时还是很有压力。“对于我来说,要演双胞胎姐妹,而且性格反差如此之大,从表演难度上,确实是一个特别有挑战的事。但是我太爱向晴了。虽然出生在司令员之家,但是她从来不借助任何家庭的背景,在部队里都是通过能力去实现自己的价值。她对生命的热爱,对爱情的执着,对理想的坚定,都让我无时无刻感受到生命的力量。生活中她又二得可爱,是个傻乎乎、神经大条的女孩。而她的姐姐孙俪是一个完全不苟言笑、拘谨严肃的人。她们俩完全就是‘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向晴天真浪漫,伶俐洒脱,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到哪儿都是发光发热的。而孙俪却是个接近冰点的女孩。拍戏的时候,我每天都在冰与火之间穿梭。以前,我读过一本书叫《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讲一个人的身体里可以住进两个灵魂,形成双重人格。我拍戏的时候就是这种状态,很崩溃也很疯狂。”
       对于这种崩溃状态,练练形容它为“一个自我压榨的过程。”“作为一个演员,何德何能遇到这么好的一个角色,在一个戏里可以同时饰演性格反差如此之大的双胞胎姐妹,这是老天爷送给我的一个巨大礼物。我很珍惜这个缘分。我挑戏从来就爱啃硬骨头,什么难演我就爱演什么。演戏要有冒险精神,因为这是为了自己而战斗,我喜欢这种压迫自己的方式,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多面的,孙俪和向晴,与其说是两个人,我倒更觉得她们其实是同一个人的两种人格,向晴看似伶俐洒脱,实则纠结透明;孙俪看似冷漠疏远,实则慈爱敏感。我想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展现出人性的一面,而不是符号化的标签。”

和杨烁一见如故
       《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描写开创“两弹一星”的故事,内容的专业性很强。练练坦言,自己进组之前这方面的知识完全是零,什么都不懂,除了知道杨利伟之外,对于火箭发射的基本知识都一概不知。“导演特意找来了关于三线建设的纪录片,让我们熟悉那个年代的背景。我们拍戏时,剧组也非常严谨,对于一些专业操控方面都会请专业人士来指导我们。”
       说到剧中的搭档杨烁,连连表示,两人是第一次合作,但却非常默契。“我们俩算是一见如故,虽然彼此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很有化学反应,遇到好的对手演员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杨烁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男演员,你可以感受到他对于演戏的热爱。我跟杨烁一起拍戏,基本都是俩人在说脱口秀。只要导演不喊停,我们俩就不停地演。然后有时候演着演着,我们俩都演飞了,笑到演不下去了,所以剧中有很多我们即兴的部分,很有意思。”练练说,除了杨烁很给力之外,剧中整个团队关系都很好,收完工大家经常会聚在一块聊戏。如果白天哪位演员拍了一场很兴奋的戏,他们会聚在一起分享创作的过程,包括各自对角色的理解,创作氛围特别好。
       剧组的当家人——导演韩晓军也是让练练很敬佩的。“他是一个极其纯粹的人,我们合作过两次,一次是《圣天门口》,一次是《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他把所有的精力和激情都投入到了创作上,而且他是个很有想法、有才华、有使命感的人,拍戏之外的事他都没兴趣。导演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人。《圣天门口》我们拍了五个月,这个戏又是三、四个月,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发脾气,非常有涵养,很会包容大家。是一个非常有凝聚力的导演。”

“生活中我比向晴(song 二音)多了”
      微博上,练练经常发些自黑照,朋友们都说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傻姑娘。对此,练练也点头称是。“生活中,我很爱大笑,整天乐呵呵的。对于生命的热爱和生活的乐观,我和向晴是基本一致的,都是阳光娃。但对于爱情,我比向晴要     多了。我从没有主动追求过一个男人,会感觉很害羞。”在练练心目中,“完美爱情”应该是“两个人要能够互相共同成长,有共同的话题和兴趣,除了爱人的身份外还要是谈得来的朋友,就像张利军和向晴一样。一开始谁跟谁也没太怎样,好像就是向晴一味追求张利军。但看了剧的观众会知道,他们俩一起长大,连说话的语气都像极了。我就是一个女版的张利军,杨烁就是男版的向晴。他们其实有很多的默契,很多的话题,共同的目标和信仰,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的。比起外在的条件,更重要的是找到灵魂的伴侣。”
       谈到自己的事业,练练感慨地说,自己从2004年出演首部作品《恰同学少年》之后已经演了十多年了。但自己始终是个没有规划的人。“对于我来说,努力地把眼前的事尽全力做好,不辜负自己也不辜负别人,就可以了。我相信做好眼前的事情,一切就会越来越好,道路就会越来越宽广。我不会去设计一个所谓的未来,这不是我的个性。”
       这样淡泊名利的性格貌似不太像演员,否则在靠博眼球赢利的大环境下,会失掉很多机会。但练练显然对这些并不在意。“有很多别人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连我的经纪人都说我是她见过心态最好的女演员。有些人认为,成功的定义是名与利的获得,而有些人觉得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一种成功,每个人的定义不同,选择自然不同。对于我来说,我的对手只是我自己。所以不管外界如何变化,万变不离其宗,中心是你自己,无论生活中处于什么境遇,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地丰富自己,完善自己,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