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陈赛:我对主持一直有执念

——

作者:白鸽  来源:  时间:2018-11-23

 

 

 

 

  今年,是陈赛进入北京电视台工作的第6年。从最初在卫视节目中心做编导,在不同的节目组里摸爬滚打,无论是外拍,还是演播室,陈赛已经游刃有余。如今,陈赛是北京电视台《养生堂》主持人,她坦言:“还在学习适应胜任《养生堂》主持人的过程中,默默积累吧,量变到质变总需要过程。”

 

校招进北京台 《好人故事》遇恩师 
       谈到自己的工作经历,陈赛表示:“我是2012年硕士毕业校招入台的,当时征求个人意愿想去哪个组,我说想去《好人故事》,因为那是可选的几个节目里我唯一看过的节目。后来进组后,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吧,我在学习会上说了对于这个节目的一些意见。特别有意思的是,那期被我批评的节目导演后来成为了我师父,现在也在《养生堂》,就是观众朋友很熟悉的老孙。《好人故事》是大型外拍专题节目,需要写稿那种,我这人爱写东西,文笔还行,所以对这项工作热情满满。外拍其实挺锻炼人的,我记得那时候因为要拍狱警,孙老师带着我一起去一个男子传染病监狱,当时只有我一个女的,还险些掉了证件出不了大门。后来拍移植手术。日夜在医院蹲点,带着摄像进手术室拍摄也很家常。直到后来有一次拍遗体捐赠,我在告别厅外大口吃着麦当劳,我师父说,赛啊,你现在练出来了。”
       对于在《好人故事》节目组的工作经历,陈赛现在想来依然记忆犹新:“有很多小故事,比如我们去医学院拍摄的时候,发现学生们都走楼梯,只有我和师父还有摄像坐电梯,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电梯是专门运送尸体的。认真讲,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拍摄的主人公家属给我发了信息,表达感谢,信息我至今留着,作为媒体人总觉着这些反馈才是荣誉。”

 

借调拍宣传片 被制片人相中


       工作中,陈赛总有一股子冲劲儿。陈赛回忆道:“我记得前些年,全中心借调编导去做《家国十年》的宣传片,我负责拍平谷的农民小提琴师,片子要求画面优美,音乐卡点剪辑,不需要解说词,只有几句同期采访。虽然我在播音系学习了6年,但是我的特长和好文笔在这个时候基本派不上用场。可能因为我是处女座不服输吧,还是想了很多办法。审片的时候领导问我光斑是怎么拍出来的,我说拿范思哲的香水瓶盖在5D镜头前晃,反射出来的,类似于后来final cut X10的特辑效果。这个短片做完后,当时负责《家国十年》的制片人华老师让他手下的技术找我吃饭,问我愿不愿意去《今日京华》,说看了片子觉着是新手做的但很有潜质,我当时对做小片很有兴趣,姑娘都爱美吧,那种短片可以做得很美,就去了这个节目组。”
       陈赛告诉记者,“《今日京华》主要是拍人物、景物和事件,那段时间我们基本把北京郊区所有的美景都寻遍了,有一次去拍妙峰山,是我一路开到了山顶,但是山路比较险,我开车技术也不好,我们摄像下车时候腿都软了。后来《今日京华》全组改做《天下收藏》,我们去拍大凉山的‘南红’,中途坐大巴一路都可以看到翻车的情况,真的有种有去无回的感觉。那次拍片回来,我们老制片人李志兵老师第一次开口表扬了我,过去他大概觉着我是典型播音系的姑娘,好看干不了活。在这个节目组,我们和不同行业的人打交道,也算是我从学生进入社会的一个适应过程吧。终于不见谁都叫叔叔阿姨了,我也快把自己培养成技术控了,对各类外拍设备和剪辑软件无比熟悉。”

 

加入《养生堂》 从编导到主持人


       说起与《养生堂》的故事,陈赛坦言:“当时卫视节目中心调整,华老师带着我们几个编导来到了《养生堂》研发周末版,我的编导生涯正式从外拍进入了演播室。最初几个月是跟着《养生堂》的老编导实习,采访专家,担任现场导演、副切、道具等工作,差不多小半年后周末版就正式上线了。那段时间,让我认识了很多专家,经常去医院和一屋子主任对稿子。”
       2015年,陈赛开始主持《养生厨房》,并担任主编。陈赛表示:“我是播音系本科毕业保研的,对主持人岗位还是有执念的,也对我的不同层级的领导都有表达过。真的非常感谢徐总给了新人机会,也特别感谢我们马主任和邵主任给了我太多的鼓励和支持。我第一次录《养生堂》正片,组里安排了熟悉的导演和专家,很感谢田老师和华老师的安排,真的太贴心了。现在呢,还在学习适应胜任《养生堂》主持人的过程中,默默积累吧,量变到质变总需要过程。如果说工作目标呢,我想评一次优秀共产党员,还惦记金话筒,虽然距离有点远,但得允许自己想想。”

 

《养生堂》深入人心   观众帮我介绍对象
      陈赛坦言,“从编导到主持人身份的转变过程中,需要调整的地方很多。做导演的时候,我们会有自己的剪辑思维和统稿逻辑,但做主持人以后,其实你要适应导演的思维和逻辑。《养生堂》的核心资源是导演,这个我是一直赞同的。所以很多时候在现场,我如果顺着自己思路走,可能绕过了某个问题,我都会重新来,会尊重导演的设计。在《养生堂》的主持人团队中,我年纪最小,资历最浅,更多的是积累学习,培养观众对我的熟悉度和接受度。《养生堂》出来的主持人都太深入人心,太优秀了。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养生堂》当主持人确实很幸福。很多观众写信要给我介绍对象,有时候碰到一些叔叔阿姨,猝不及防就给你个拥抱,这些都是鼓励我前进的源泉。”
       2017年,《养生堂》栏目全国平均收视率0.53%,连续三年保持全国同类栏目双料收视冠军,即全国同时段健康类栏目收视冠军。2018年是《养生堂》节目步入的第10个年头,9年多来,总共有近2000名全国权威医学专家走上过《养生堂》的舞台,观众累计收看人次超过10亿。谈到《养生堂》带给自己的影响,陈赛表示:“我爸妈都是《养生堂》的粉丝,记得那会儿我刚进北京台工作,我爸就管我要悦悦的签名照。这档节目确实走进了观众心里,我有一次感受特别深刻,就是去年夏天我们录的一期上海瑞金医院的专家,当时来的患者是广州的,节目里展现了300多张火车票,背后是他们的抗癌故事。后来我身边的亲戚看了那期节目,泪流满面给我打电话,因为他妈乳腺癌20多年了,也是一直在坚持,看到这样的故事就会特别受鼓舞。那一次,我深刻地感受到我们节目确实是被需要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