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侯鸿亮:《大江大河》浓缩了创作者所有真诚

——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8-12-12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经历1978年改革浪潮的这代人,面对忽如其来的社会变革,思潮百态,一切如混沌初开,百废待兴,“摸着石头过河”曾经是这代人最真实的轨迹写照。作为2018年的压轴大戏,12月10日开始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开播的电视剧《大江大河》正是一部勾勒出40年中国经济变革时代图景电视剧。
       该剧幕后阵容强大,制片人侯鸿亮曾制作过《闯关东》《伪装者》《琅琊榜》《北平无战事》《欢乐颂》等多部近年来经典电视剧作。说到这次《大江大河》的制作过程,他直言“艰难并幸福”。“艰难是因为现代剧太难拍了,稍微有点不真实,观众都不会答应。而幸福是因为我的团队不仅在创作力量上越来越强大,还掌握了选择权,拍我们自己感兴趣的作品。”

 

阿耐原著扎实
“很多情节我都亲身经历过”


       《大江大河》从历史转折的1978年开始。这部全景再现改革开放伟大历史进程中的中国经济,深度揭示历史转型时期平凡人物命运的剧作,以真实生动的角色,跌宕起伏的经济变革之路,编织出了改革开放初期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个体户、政府官员相互交织的社会网络。谈到创作初衷,侯鸿亮表示:“制作完成这部作品的初衷,是为了向我们所经历的这个伟大时代致敬。这部剧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尤其对于那些历经改革的人们来说,更是感同身受。这部剧浓缩了我们所有创作者的真诚,我相信这样的真诚一定会打动观众。”他用“和自己过去拍的不一样,和别人拍的不一样”来形容这次的创作过程:“《大江大河》的创作,不仅仅是我们对于团队20多年现实题材创作经验的一次总结,也是我们这些改革开放的同龄人,站在中国以新兴大国走进世界舞台的历史临界线上,对于这个时代最深切的感同身受。”
       说到剧中三个代表人物宋运辉、雷东宝、杨巡,侯鸿亮表示,这三个人代表了三种经济形式,他们在各自的发展过程中都会碰到很多难题。“这部电视剧最吸引我的就是这几个人物的命运其实跟我们很多人的经历是一样的。原著小说中所描述的这个时代也是我们亲身经历过来的,剧中很多情节让我感觉很真实。”
       侯鸿亮的创作习惯是把功夫用在前面。他对剧本的要求一向很严苛,有些戏甚至会因为做剧本而延迟拍摄时间。谈到这次创作,他表示,《大江大河》由阿耐所著小说《大江东去》改编,因为原著基础扎实让后面的拍摄也顺利了很多。“阿耐的原著小说写得足够精彩,他用的是’编年体’的方式,把中国改革以后每一年发生的事情和人物命运紧密结合在一起。另外,编剧袁克平老师也是改革开放40年的亲历者,他去过工厂也到过农村。有了这样扎实的基础,导演在创作上方便了很多。应该说,我觉得我们很有幸能拍这么一部戏。”

 

儿子陪伴看完全剧
坚信年轻人一定也会喜欢《大江大河》


       现在电视观众老年化趋势严重,但正午阳光出品的作品却吸引了很多年轻观众。尽管《大江大河》的很多故事都是“过去时”,但对于未来的收视前景,侯鸿亮依旧很乐观,他认为年轻观众依然会很喜欢。
       “这源于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这部戏导演做完粗剪,我拿回到家里看。我儿子今年20岁,他就说:‘爸,你拍的这戏有人看吗,我和我同学是不会看的。’我当时没多解释。后来他有事没事就来到客厅转一圈,再往后干脆坐在我旁边一起把全片看了下来。我觉得不同年龄层的观众有不同喜好,年轻人喜欢偶像剧、谍战剧,老年人喜欢古装剧、历史剧。一个电视剧不可能让所有观众都买账,但我认为,只要把一个类型的剧做好,观众就一定会喜欢。在中国影视行业,我觉得从业者特别幸福,因为我们一直享受着人口红利。我们争取能够做得更好一点,让观众能够得到尊重,这才是最重要的。”
       让年轻人接受,其实只是侯鸿亮的一个小心愿。他做《大江大河》其实有更大的意义。“改革开放到今天是有着现实意义的。40年前,很多人并不知道改革开放到底能带给我们些什么。如我一样的很多人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一边往前走,一边把一些规矩建立起来。这种开放的心态和改革的决心是至关重要的。有一个比喻挺好的,就是真的像一把斧头抡向了这个时代,披荆斩棘,开出一条崭新的路来。我们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们不能只看到社会存在的问题,要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历史,才能知道中国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


艰难和幸福同在
“作为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很幸福”


       时间跨度40年,对于现实题材剧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对此,侯鸿亮也深有体会。“这部戏拍得太艰难了。说实话,对于导演来说,拍摄民国戏或者古装戏相对容易,但是要拍摄《大江大河》这样的现实剧,就非常困难,难点在于如何营造真实感。”他解释道,首先合适的场景就找不到。很多影城中的场景要么是古装玄幻的,要么是军事谍战的,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场景基本上找不到。另外服装道具也特别难找。“拍摄中,导演一直在强调两个字:真实。所以大家必须在这两方面下大力量才能营造出真实感,才能让观众相信故事。哪怕一点点穿帮,都会破坏掉整个剧的氛围,这也是我们面对的最大的挑战。”
       不仅在场景、服装上,侯鸿亮对演员要求也格外高。他曾告诫主演王凯,要做好演完宋运辉掉粉的准备。宋运辉与王凯之前的荧屏形象的确差别很大,他既不像《琅琊榜》中的萧景琰一样生在帝王家,也不像《伪装者》的明诚般儒雅倜傥。他出身底层,因为家庭成分是“黑五类”而受排挤,因为吃不饱饭长得又黑又瘦像颗“豆芽菜”。为了这句话,王凯不息减肥十几斤,以求接近“单薄”的男孩形象。
       虽然对《大江大河》的拍摄感到头疼,但入行几十年的侯鸿亮坦言,自己能够成为改革开放40年的亲历者,感觉很幸福。“我们这个行业变化还是挺大的,就比如成本,40年前拍一部剧的投入成本和今天相比变化特别大。近期影视行业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巨变。不论外界如何评价,对于我们正午阳光来说,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年对我们这个团队变化最大的是我们原来会被迫拍戏,但是现在能够做到相对从容的拍戏。我们有了一定选择权,我们把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通过电视剧这种形式传达给大家,这是挺幸福的一件事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