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评论员专栏

有雄心更要有诚心

————电视剧《大江大河》为何成功

作者:李雪源  来源:  时间:2018-12-28

 

  俗话说,人如其名。电视剧也是如此。不少时候,从一部剧的剧名当中,我们就可以看出这部剧的脾性、偏好与格局。
  近期正在两大卫视热播的年代剧《大江大河》就是这样。“大江大河”,总让人联想到奔腾向前、汹涌澎湃的气势,想到万流归海、哺育众生的气魄。单从这个十分大气的剧名来看,我们就可以想见创作团队所拥有的“雄心”。
  改革开放的现实题材、八十集的超长篇幅、近三十年的时间跨度,《大江大河》的雄心显而易见:全景展现改革开放以来的波澜壮阔,生动展现那一代“弄潮儿”的悲喜与命运,打造出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剧的一个标杆。从目前的播出反响来看,这样的雄心可以说已经实现了——剧集播出后,不仅在收视率上一举夺魁、不断攀升,还赢得了包括各个年龄段在内、从官方到民间的一致好评。
  要说,大气的名字谁都会起,雄心壮志很多人也都有,但从一个大气的名字到一部大气的作品,从一份勃勃的雄心到纷至沓来的赞誉,这之间的道路谈何容易。
  就拿《大江大河》来说,想要把这样一部正剧范儿十足的献礼剧拍得既正又好看,真正让作品能配得上称得上这个“大名”,着实有不少难点。一方面,作为一部年代剧,它所叙述的故事是刚刚发生的当代史,现实中的中老年观众们都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要想让他们的切身体验在剧中得到充分合理的呈现,需要在艺术与现实之间作出精准的把握与取舍;另一方面,作为一部献礼剧,它所主攻的题材背景是国家发展、经济繁荣、社会变迁这样的宏大叙事,想要赢得更加注重“小我”体验、同时又对改革开放初期那段历史没有亲身体会的年轻观众的关注和口碑,更是难上加难。
  但我们高兴地看到,《大江大河》的主创团队既有雄心,也有足够的诚心。《大江大河》的原著《大江东去》是一部全景展现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经济生活的长篇小说,被誉为“描写改革开放30年的第一小说”,是第一部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的网络小说。据媒体报道,为了拿到这部小说的电视剧本改编版权,《大江大河》的片方还很费了一番周折,甚至去年大火的都市女性剧《欢乐颂》都是这个过程中的“副产品”:原作者阿耐原先已把《大江东去》的改编版权给了别家,在片方的穷追之下,才拿出另一部小说《欢乐颂》。
  从“找剧本”的这样一个细节当中,我们就可以看出,该剧的片方对好作品的追求是真诚的。所以,当最终拿到小说的改编版权之后,他们“光写分集大纲就打磨了7个月”;在建组选角时,导演孔笙的态度很明确,“一个明星都不用,就找最适合人物的”;在拍摄全程中,“保持对细节的严苛,采用最耗时的顺拍模式”……这些做法都是找剧本时所体现的那种真诚的延续。
  从最终呈现在荧屏上的剧集来看,从演员的表演,到服化道的设置,再到镜头构图的运用以及剧情节奏的把控,都堪称上乘,《大江大河》的主创团队用扎扎实实的功底,在一个超高难度的题材上,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在今年收视大盘总体偏低的背景下,也无怪乎《大江大河》在年底最终登上荧屏时,有不少的观众感慨:“终于来了一部能追的剧。”
  事实上,《大江大河》主创团队为了实现自己的雄心所做的这些,并没有太多稀奇,只是按照艺术创作的规律,认认真真地去做了该做的每一个环节,用心去打造一部好作品。诚心之作,才能赢得观众的好评,也才能在市场上受人追捧,这应该是最最简单的常识。
  然而在当下不少电视剧中,这种常识却常常缺席,使观众们无力吐槽。一个人从飞机上跳伞下来,一边降落还能一边射击,而且百发百中,这样的桥段令人啼笑皆非……
战争游戏化、我军偶像化、友军懦夫化、日伪白痴化,用这种不尊重事实,不尊重规律,甚至连观众的智商都不尊重的做法去拍电视剧,是缺少最基本的诚心。哪怕起再大的名、抱再大的野心,拍出来只能是令观众嗤之以鼻的“抗日雷剧”。
  对于大的题材、对于收视率,有雄心无可厚非。但作为公共传播产品的制作者,应该像《大江大河》所描写的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中的人物一样,既要有雄心,更要脚踏实地。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