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评论员专栏

一座讲文明

——

作者:夏茂平  来源:  时间:2019-04-22

 

五讲四美中,有讲文明,语言美,后者指的是不说脏话。当然生活中大家一般都很少说脏话,唯有一些人,平常言语还比较注意,但是却容易在酒桌上放松,推杯换盏之间,不免管不住自己的嘴。
近日,一段某女明星在酒桌上说脏话被偷拍的视频被传了出来,看后令人讶然。当然,人喝多了,酒精作用,会失态,同时这是一场私人聚会,按理不会影响他人。但是随着视频的流传,就产生了些许负面作用。其实明星作为公众人物,无论是在公众场合还是私下聚会都应该谨言慎行,这样也能避免被他人“偷拍”而产生不利影响。同时,对自己的一言一行,明星应该高标准要求。曾子也说,吾日三省吾身。明星影响力大,具有示范性,因而更得注意自己的行为,向社会传递正能量是其应有责任。当然不能上了酒桌,就发酒疯。
亲朋好友聚会,是常有的事,那在酒桌上,也得注意酒德。我们的酒文化各朝各代有不同,周代大力倡导“酒礼”与“酒德”,饮酒尤以年长者为优厚,这即是周代的“酒仪文化”。魏晋南北朝时期名士饮酒风气极盛,借助于酒,人们抒发着对人生的感悟、对历史的慨叹,出现了“曲水流觞”的习俗。唐宋时期的酒文化是酒与文人墨客的结缘,出现了辉煌的“酒章文化”,酒与诗词、酒与音乐、酒与书法、酒与美术、酒与绘画等,相融相兴。明清两代,酒令五花八门,且雅令很多,把普通的饮酒提升到讲酒品、崇饮器、行酒令、懂饮道的境地。
可以说,酒是极雅的,当然也有饮酒粗俗者,但是,各朝各代,还是推崇有文化地饮酒,于是就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产生。李白是很高的知识分子吧,人家饮酒后是佳句频出,没听说他是乱骂人的。而杜甫也说:“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醉后还在写诗。近代文人,也常相聚宴饮,连鲁迅先生也多次参加。他那首诗《自嘲》(诗中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成为名联),就是在郁达夫做东的宴席上作成的。文人雅集,樽俎之间,谈诗话文,即席吟咏,是佳话也是雅事。
当然要求现在的人于酒席上即席吟咏,是不现实的,但是,文艺界人士,于酒席上,谈论艺术,酣畅之际,高歌一曲,也很爽快。当然好友聚会,畅所欲言,也是应该。如果偶有牢骚,发发也不妨。但谨记: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不要求文艺界人士能出口成章,但也不能出口成脏。
人艺演员、艺术家朱旭生前爱喝酒,英若诚、于是之、吕齐、张瞳、林连昆、童弟、童超等都是朱旭多年的酒友,他们在一起喝酒,酒中谈艺术,谈人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不过朱旭虽然爱酒,但从不因酒误事,因为他给自己立下了规矩,演出前不喝酒。朱旭说:“爱喝酒就给酒留个好名声。如果酒喝多了误事或影响了演出,把坏名声全推到酒身上,以后再端起酒杯来就有了负担,没了‘举杯邀明月’的洒脱,只剩下满心愧疚,酒自然也喝不痛快了。”
于是朋友们都说朱旭很有酒德,有节制,能自控。近代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曾写过《饮酒铭》,仿刘禹锡《陋室铭》而成:“饮不至醉,半酣即停;醉不至狂,微醺即醒;斯是酒德,君子奉行。豪气常溢盏,仙香自透瓶。吟诗宜独酌,办事且同斟。三杯通大道,一座讲文明,李白说:‘饮者留名’”。
一座讲文明,诚然。莫因酒误事,莫因酒妄为,莫让酒文化走向低俗。文化人还真得有点文化人的范儿。  插图/毕明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