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评论员专栏

莫把富矿当贫矿 —— 论儿童影视剧的缺位

——

作者:夏茂平  来源:  时间:2019-06-10

今年六一,影院排片最多的是《哥斯拉2:怪兽之王》,其次是《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等,而国产动画片只有《潜艇总动员:外星宝贝计划》,而电视剧方面,如果想看专门适合孩子的儿童电视剧,似乎难以找到。
曾经,我们的儿童时代,看过电影《闪闪的红星》《自古英雄出少年》《霹雳贝贝》,也看过电视剧《亲亲我老师》《少年特工》《我要做好孩子》《芝麻开门》《女生贾梅》。那时候的六一,进影院看一部国产儿童电影,是标配。但是现在,国产儿童影视“缺位”,孩子们的童年,除了动画片外,缺少了反映现实的影视剧作品,缺少活生生的和孩子们相似的角色,如《我要做好孩子》中为做“好孩子”而“努力”和“抗争”的小学六年级学生金玲,如电影《我的九月》中为参加亚运会开幕式表演而奋斗的小学四年级学生安建军,如《女生贾梅》中的贾梅,这些形象,才能感染儿童,打动他们,成为他们的朋友。但是,我们似乎已经久违了这些形象。
所谓“缺位”是指作为影视剧中的一个门类,儿童影视这些年发展不充分,也是指儿童影视作品数量不多,影响力不大,题材不新缺乏想象力,甚至让人忽视了还有这样一个门类。
针对儿童题材电影面临的票房问题,相关部门已经出台一系列促进政策,设立儿童电影资助基金和儿童电影奖项,打造一批少儿电视频道,目前已经有所起色。比如今年六一,首都之星艺术影厅联盟推出“优秀儿童题材电影展映”活动。6月1日至16日,观众将在“首艺联”旗下20余家商业影院欣赏到《蜻蜓少年》《米花之味》等四部近两年的优秀儿童题材电影。但是,“首艺联”院线毕竟有限,常规院线还是看不到这四部作品。而也只有在常规院线中能占据一席之地,具有商业价值,才能显示出儿童题材电影有所突破。
有人说,儿童题材影视剧缺少票房,不具有收视率,是贫矿。这个结论是偏颇的,儿童题材其实不是贫矿,而是富矿。从其他方面来讲,目前针对“儿童、学生”的商业红红火火,比如红火的儿童教育。同样,儿童文学的表现也很傲人,在2018第12届作家榜主榜上,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以4100万元人民币的版税收入当上榜首,郑渊洁以2100万元的版税名列第三,曹文轩以1400万元名列第八,写科幻小说的刘慈欣排在第9位,可见儿童文学作家的影响力。《女生日记》《男生日记》是杨红樱的代表作,展示了中国当代少年成长的快乐和烦恼,影响了无数的少男少女。如果说这些作家的文学作品能受到孩子的喜欢,那么,孩子们也一定会欢迎儿童影视剧,儿童影视剧也大有可为。
儿童题材是富矿,但也不是举手就能挖掘发财的富矿,就看你要怎么挖,归根结底,还是要在创作上,在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上下功夫。首先要传递真善美,给孩子一颗爱心。不要强行灌输,而是要循循善诱,用孩子的视角用朋友的视角讲好儿童故事。第二,创作要有一颗童心。首先儿童影视剧不是商业剧,创作出发点不是挣钱,而是进入孩子的世界,体会他们的生活,反映他们的生活,保留孩子的童趣,摒弃成人化的东西。第三,有奇特的创意。还记得当年的《霹雳贝贝》吗?当年全球兴起了特异功能热和UFO热,于是时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文学部主任的张之路先生灵机一动,创作了儿童科幻片《霹雳贝贝》,片中带电的小男孩贝贝赢得了无数小观众的喜爱。可见,儿童影视剧找好角度,这个富矿就挖到了位。此外,在如今互联网发达的时代,儿童影视剧也应该紧跟时代进行创作,才能赢得观众的喜欢。
今年,《流浪地球》开启了我国科幻片的新篇章,这也说明只要努力创作,终将会有所收获。也期望着未来,出现如《流浪地球》般影响巨大、票房收视飘红的儿童影视剧,把富矿挖出来。只有这样,六一时,儿童节过得才更带劲。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