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评论员专栏

剧本能不能 当艺术作品来读

——

作者:夯石  来源:  时间:2018-02-11

      剧本,一剧之本。这句话,似乎听得耳朵都起 子了,不过反而是编剧以外的人更多地提及,比如演员、导演。最近莫言在接受“北青艺评”专访时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电视剧剧本作家就是剧作家,电视剧剧本本身就是一门独立的艺术,电视剧剧本即便是没被拍成电视剧,也是可以发表当艺术作品来读的,只有这样的立足点和这样一个追求目标,才可以把电视剧写好,也才能出来好电视剧。”

  当一个事情屡被呼唤和提及的时候,显然是没有形成一个普遍认可的“既定事实”。当下的影视创作,尤其剧本方面很难说让业内和观众满意。究其因,似乎也不是编剧不受重视以及酬劳偏低的问题。笔者以为:根源恰恰是莫言所说的立足点和追求目标的问题。

  莫言不仅是诺奖获得者,更是一位资深的编剧。他第一篇发表的虽然是小说,但1978年拿起笔开始写作的却是一部话剧,尽管投稿无门,投到最后连他自己都烦了,但却从此有了“编剧情结”。莫言介绍说,过去有一段时间大家说写电视剧就是为了赚钱,只要导演、制片人通过,拿着钱就走,至于拍成什么样不管。后来为什么很长时间电视剧缺少经典力作?就是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没有把电视剧当艺术作品来写,而是当做短平快的赚钱方式,这样自然写不好。所以他才一直呼吁,电视剧剧本应该是可以发表、当艺术作品来读的。

  许多行业都有短平快的赚钱方式,然而文艺创作却不应该有此心态,更别说以此为立足点和追求目标且蜂拥而上、趋之若鹜了。由此想到,近年来大热的非遗传承和匠心精神,真的是要有高企的立足点和追求目标,绝对不能“短平快”、以赚钱为目的。最近我看了张国立和任贤齐寻访浙江省非遗“龙泉宝剑锻制技艺”传承人陈阿金并体验铸剑过程的一期电视节目,即便电视节目这种“短平快”的方式也依然难掩其巨大的辛苦付出,光拣砂、锻打这两个环节就把两位明星大腕“折腾”得够呛。笔者曾接触过一些堪称大师的匠人,都直言现在的年轻人根本就坐不住,更遑论传承了。板凳要坐十年冷,而时下许多人却是连板凳都坐不热就急火火地跑去捞快钱了。

  不过话说回来,捞快钱的风气是怎么形成的呢?是编剧、作家等个体创作者自我追求使然的吗?即便真有这样的自我追求,也必须要有肯“买账”的才行,才会形成一种供需的生态链。十多年前,笔者就听业内人士抱怨:现在的一帮年轻编剧都是看碟长大的,毫无生活积累,也毫无体验生活的热情,你说这个大纲或分集不行,恨不得一宿就给你弄个新的,可依然是东拼西凑的行货。可就这水平还水涨船高甚至逐渐混成了“栋梁”呢,原因是拍脑袋定“货”要“货”的投资商不乏其人。

  莫言委婉地表示:“当一个编剧不能像莎士比亚一样写剧本的时候,他没准可以写现代的东西。所以现代派的这个舞台,你让演员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有的时候编剧也未必真正能把他写的东西给一种确定的解释。没有确定的解释,这可能是它的张力特别大的原因。但是这些东西到底能不能留下来我很怀疑,戏剧的流派没准也是像服装一样的,流行趋势会轮流转,有一些取得经典地位的东西是不可撼动的,莎士比亚再过一百年必然还在演。”听话听音儿,莫言的这番话显然并不仅指话剧。难道我们不是经常看到一些莫名奇妙的影视剧吗。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