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评论员专栏

节目娱乐莫失“度”

————从某节目采摘“雪莲花”说起

作者:夏茂平  来源:  时间:2020-10-12

  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从军西域时,曾写下《优钵罗花歌》一诗,赞叹这种奇特的花,“耻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优钵罗花,也就是现在所称的雪莲花。上世纪80年代,歌唱家朱逢博有歌曲《雪莲花》唱道:“你是世上最圣洁的花,你把我心也融化。冰山上的那朵雪莲花,我的世界写满你牵挂。”

  雪莲花,为诗人吟诵,为歌者歌唱,也为民众所崇拜。然而,当最近它遇见了一档娱乐节目,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的情况。日前,综艺节目《极限挑战》一期节目在网络引发争议。节目中,在青藏高原上,多位明星嘉宾为完成节目设定的游戏任务,寻找并采摘到了雪莲花,并面对镜头发表成功感言。本是聚焦生态和扶贫的这期节目却因为这一幕让不少观众如鲠在喉,因为嘉宾们采摘的这种花的正式名称为“水母雪兔子”。目前,水母雪兔子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征求意见稿)中已新增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事后,节目组及参加节目的明星进行了道歉,并表示,采摘的不是真的雪莲花,而是事先放好的道具。但是根据节目采摘片段,有专家称“每一棵水母雪兔子的根茎叶花都十分清晰,不可能是人造的。”专家亦表示,“因为数量稀少,我们科考时连标本都不舍得采。”

  专家舍不得采,但是挡不住少数人的“疯狂”。因为美丽和药用价值,多年来雪莲花一直面临不当采摘,已经成为濒危植物。2000年国务院13号文件已明令禁止采挖野生雪莲。遗憾的是,一档面向大众播出的综艺节目却反其道而行之,就算真的是用道具雪莲花来代替,但是采摘这个出发点不当,不良影响已经产生。由明星参加的综艺节目应该用明星、用节目的影响力来呼吁爱护自然环境、保护雪莲花,反而成了消费雪莲花,采摘雪莲花,未尝不是对这朵“耻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的圣洁之花的亵渎。 近年来,在综艺节目录制、影视剧拍摄中,对于环境造成破坏之事屡有发生,2018年,某何姓明星在录制综艺节目《爱的时差》时,曾在澳门文物建筑“恋爱巷”的墙壁上涂鸦。之后,何某发文道歉;2019年6月《极限挑战》在宜宾录制时,涌入大量群众围观,因而将大片草坪践踏;再往前,《神雕侠侣》剧组破坏九寨沟森林公园神仙池钙化堤、珍珠滩植被;新《水浒》剧组因未经审批进入有“郑州之肺”之称的黄河湿地拍摄,并对环境造成破坏;《大清盐商》剧组在拍摄时,一辆吊车意外侧翻,吊臂砸在了瘦西湖景区熙春台景点的屋顶上,导致三个飞檐损坏,屋顶瓦片多处受损。

  如何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可以说是摆在影视从业者面前的一个必答题。节目组剧组为何屡屡变身环境破坏者?内因是节目组剧组自身管理不善,一些工作人员环境保护意识淡漠,甚至文化水平较低,做节目哗众取宠,过度追求娱乐等;外因则是主管节目组或者剧组的相关单位对摄制过程中的监督,尤其是环境保护的监督并不到位不得力,此外,部分拍摄地的相关部门也存在过度配合监管过软的问题,他们寄希望于通过配合拍摄以扩大对当地的宣传,殊不知监管不力反而造成相反影响。总之,影视从业者必须严肃认识摄制过程中对自然环境和文物古迹的影响问题,小至从摄制中产生的垃圾、大到摄制中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所拍摄的内容产生的影响等等,列入摄制注意事项,逐条认真对待。同时,也需要相关部门完善所涉及的有关法规,并加大对肇事剧组的处罚力度。

  而这次事件也反映出一些综艺节目过度追求娱乐化,所涉游戏内容越来越出格。多种猎奇性刺激性游戏存在,比如脸撕保鲜膜游戏,参与者会被勒的面目全非、十分狰狞;抓鳄鱼、“亲吻”鳄鱼等“整蛊”游戏,让选手心惊肉跳。肥皂水爬楼梯游戏,选手攀爬涂满肥皂水的湿滑楼梯,经常会有人摔下来。一些游戏屡出危险,2018年,艺人张杰在录制《王牌对王牌》时突发意外,在游戏环节中脸磕在凳子上后昏倒;同年播出的综艺《奔跑吧》节目嘉宾李晨在录制中头部被砸伤。更不用说高以翔在去年的一档节目录制过程中猝死。

  节目为追求新奇屡出创意无可厚非,但是这种“创意”首先得有度,遵守国家法律制度,遵循行业相关制度,尊重嘉宾健康,乃至爱护环境,对天地草木存一份敬畏之心。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用心创意,才能同时减少出错的概率,又能生产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