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评论员专栏

我们被《突围》圈粉 但这远远不够

——

作者:平沙  来源:  时间:2021-11-16

 

 

最近,我们很多人被电视剧《突围》圈粉,尽管大家也有不少的吐槽,比如演员声音和口型脱节,很多地方剪辑太突兀,剧中开会镜头过多,一些演员表演并不在线,然而,我们还是被《突围》深深吸引,一如前几年的《人民的名义》。

 

为什么会这样,仔细想想,这种具有深度发人深省具有强烈现实主义精神的电视剧太少,尤其它所描写的是反腐,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反腐剧”。上一部给我们带来震撼的反腐剧是哪一部?是2000年作家陆天明担任编剧的《大雪无痕》,1998年根据张平的同名小说改编李雪健、李幼斌主演的《抉择》还是2003年根据周梅森小说改编斯琴高娃、高明主演的《国家公诉》?或者是2006年根据张平小说改编王志文、巫刚主演的《国家干部》,2006年陆天明担任编剧的《高纬度战栗》?

 

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清有几部,可见,这类题材电视剧并不多,而且这种类型电视剧原创者大多为作家。陆天明是创作过《省委书记》《苍天在上》的作家,张平则拥有《天网》、《抉择》、《十面埋伏》、《国家干部》等作品。而周梅森则不用多说了,从《绝对权力》《国家公诉》到《人民的名义》《突围》,他有多部重量级的作品为大家熟悉。

 

一个多世纪以来,在文艺创作和文艺研究领域,现实主义作为理论和方法被广泛运用,并产生了大量经典作品。远者像小说有柳青的《创业史》、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陈忠实的《白鹿原》等,像电影有《血,总是热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等,近者有这些年热播的电视剧《父母爱情》《鸡毛飞上天》《安居》《欢乐颂》《小镇大法官》《都挺好》《大江大河》等,这些作品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它们有一个共性,都反映了时代要求和人民心声。


而在现实主义作品中,反腐题材作品创作起来相对困难,但是这类题材却也是观众所关注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突围》的热播,不在于如何展示腐败,而在于如何惩治腐败,始终传递向善、向上、向美的价值观,这恰恰体现了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生机和力量。周梅森说:“总要有一部分作家关注现实生活,关注人们关注的那些问题。作为一个改革开放时代的作家,我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一段时间以来,很多人在创作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时,不讲责任和义务,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被抛弃,甚至被窄化、弱化。很多作品打着现实主义题材的名义,其实骨子里是伪现实、悬浮作品,一些作品专注于狗血剧情,打造“婆媳矛盾”“恶毒小姑”“催婚催生”“剩女难嫁”等话题,一些作品标榜职业剧,内里却还是爱情剧。这些作品把“现实主义”被当做一个“筐”,哪种剧情勾人就往里装。

 

《突围》最近热播及引发观众广泛热议,则用生动例子说明,一些悬浮的现实主义作品,实际在观众心中是留不下来的,甚至会成为速朽的垃圾。观众需要像《突围》这样的真正的现实主义作品,希望看到真实反映我们生活的作品。正如周梅森所说:“我们创造了中华民族最辉煌的一页历史,同时也面对着百年未有之变局。在崛起年代,各种社会矛盾都会暴露出来,这很正常。我们要有正视矛盾的勇气。我的作品总是面对社会现实的尖锐问题,我力求讲真话,起码不讲假话。”

 

我们因此被《突围》圈粉,但是并不过瘾。现在我们的荧屏最流行的是仙侠、玄幻、偶像、宫斗剧,这种现象不正常。现实主义作品创作难,尤其是一些类型题材,但是,难道我们的创作者就不能知难而上了吗?难道反腐题材都交与周梅森张平等少数作家来写,而大量的编剧不为所动吗?周梅森也坦言,这些年他在创作中遇到无数困难,但是他从未想要放弃,因为他有作家的良知和责任感。

 

由此我们期望,荧屏上能多涌现出像《人民的名义》《突围》《大江大河》《山海情》这样的重头之作,这才是文艺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