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评论员专栏

剧透《如梦之梦》【9】“五号病人”听懵了

——

作者:朱子  来源:  时间:2021-11-17

 

终于进第九幕《新伯爵夫人》了。

《如梦之梦》一共多少幕?

哈哈,十二幕。

 

这是让人目不暇接、目瞪口呆的一幕;

这是如今的巨匠画家、那时候的穷艺术家,

于上世纪30年代云集巴黎蒙巴纳斯的一幕;

这是“顾香兰”燃烧、释放自我的一幕:

这是丈夫对付妻子堪比“谍战”的一幕;

这是把“五号病人”听懵的一幕……

 

说实话,搁咱们也一样懵。

 

 

这一幕,更难解读。

它就像一辆开往梦想的小火车,

启程冒着自由、浪漫、甜蜜的粉泡泡,

高速行驶在巴黎……

然而,铁轨、火车、乘车人,

都在发生微妙变化,

有人毫无觉察,有人精心谋划……

突然,小火车戛然而止。

超出想象、残酷冰冷的现实劈头砸来!

 

鉴于这一幕有15场之多,

我们还得拆开来说,莫急。

大家可以这么想:

如果咱们也是“五号病人”,

只能“顾香兰”说到哪儿咱听到哪儿。

那到哪儿觉得陌生了?

到哪儿需要延伸阅读与思考了?

这些地方就是我们试图解读的聚焦处。

 

好,这期我们先说第一段:

新婚夫妻巴黎开启新生活。

新鲜过后,开始“作妖儿”……

只是,这妖儿作到了哪儿呢?

当年被称为“世界中心”的蒙巴纳斯。

 

说到这里,

如果你对“蒙巴纳斯”还没产生反应,

不打紧,我上图、说名字:

立体画派创始人毕加索。

 

 

野兽派创始人马蒂斯。

 

 

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

 

 

印象派画家莫迪里阿尼……

 

 

粗略一算,

虽然世界上最贵画TOP10时有更新,

反正,曾经的榜单上,

上面4位爷,涉及2位、3幅画。

 

呃,“喵悄儿”问一声:

有没有熟悉绘画的“小盆友”啊?

请留言,咱们合作解读……

我这“一瓢”真不咋够,需要盆、大盆。

 

★一懵:新婚燕尔就“笼中鸟”了?

 

“顾香兰”和伯爵新婚燕尔,

来到巴黎的诺曼底城堡开启新生活。

这个城堡就是当初“五号病人”和邂逅的那姑娘,

鬼使神差去旅游观光的那个城堡。

 

  

而当初给“五号病人”花冠的老先生,

年轻时就是这城堡的管家保罗。

整个城堡的大事小情,

就是由保罗和太太玛莉操持着。

保罗老练、厚道,惟命是从;

玛莉心软,总想念原夫人和小少爷。

 

其实,不用玛莉,观众也会暗想:

深爱顾香兰、服毒的“王先生”咋样了?

伯爵就看新人笑、那旧人在哇哇哭吧?

没关系,踏踏实实看戏,

这些戏剧的“线头儿”暂放,

剧作家会在后面的场次,

一一捡拾、漂漂亮亮地接起、织出花儿来。

 

咱们先说“新伯爵夫人”吧。

从烟花之地全身而退已属不易,

嫁了伯爵、漂洋过海到巴黎,

在那时候的上海,算“髦得合时”。

 

难得伯爵先生也觉得“憋了宝”,

百般宠爱、千般展示。

城堡里大摆“流水席”,

巴黎各种“人物”都来“参观”新人。

只不过,男人们大多惊艳顾香兰的美色,

女人们私下嚼舌根罢了……

 

如果在这里探讨婚姻、夫妻,

貌似远不到火候。

大家不妨想一想:

顾香兰做好当妻子的准备了吗?

懵懵懂懂就漂洋过海成伯爵夫人了;

伯爵对前妻和孩子都那么绝情,

能做好再次为人夫的准备?

 

怎么看这俩也像一时冲动闪婚,

各自支撑自我的那条“龙骨”还未找到,

人性的诸多弱点还浑身披挂、蠢蠢欲动,

这就搭一起、相爱过后不相杀才怪!

 

顾香兰一句台词:

“秋天就这么在每天的宴会中过去了。”

这样的日子好吗?

顾香兰对五号病人说:

“也不能说不好,城堡非常美,尤其是湖,亨利带我划船、打猎真是新奇……”

哈哈,只是每次打猎伯爵都会生夫人的气。

 

五号病人当然要问为什么,

哈哈,顾香兰的一句话,

看似坦坦荡荡却底色苍凉:

“我是做什么的?什么叫‘早上’?”

 

  

其实,别说顾香兰这样的身份,

任何成年人初到异国他乡都要适应期。

顾香兰天天还是应酬,这回语言还不通了,

迷惘袭来、迷恋看湖,

感觉从一个笼子飞到了另一个笼子……

 

其实,顾香兰心里明镜儿似的,

笑着给五号病人说:

“啊呀,激情过后,两个人还得生活在一起,是不是?亨利的美梦那时就开始有些裂缝,可是真正的问题在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一切的奢华与璀璨没有温度。我也无法融入他们的社会,我感到很孤单,我每天在那美丽的湖边徘徊……”

 

好了,情绪积蓄到了一定程度,

仿佛燃气在空中浓度即将抵达临界点。

只要星星明火,

“嘭”,炸!

 

★二懵:这学画背景原来是“王者”?

 

点燃顾香兰的情绪和情感困境的,

是伯爵的一位发小儿“损友”皮耶。

这位“损友”的夫人收藏画作,

号称因为自己有钱:

“一招手这些穷艺术家全部过来了!”

 

他口中的“穷艺术家”都谁啊?

呃,就是开篇咱们提到的那老几位;

他口中的“难民营”是哪儿啊?

呃,就是开篇咱们提到的“蒙巴纳斯”。

一个比神殿还更神圣的领地,

一个在法国文化艺术史上领过几十年风骚的地方,

一个但凡20世界稍有点名气且又在巴黎滞留过的无论哪国的艺术家、文学家、思想家都去过的地方……

 

够吓人的吧?

那感觉就像咱们一不留神穿越、朝代也打通了,

劈面碰上的是张择端、唐伯虎、郑板桥谁谁的,

弄不好还有《千里江山图》的如风少年王希孟……

你一准儿是“吓死宝宝”的心情,

我就不信你还有心气儿追着要签名。

“五号病人”就这样,听懵了!

 

好了,顾香兰开始学画,

连一位模特,

毕加索、莫迪里阿尼、马蒂斯都画过。

反正就是身边的人、物件,

都能和日后的巨匠扯上关系。

顾香兰简直给放在艺术“风口”上了。

伯爵夫人顺风起飞、越飞越高……

 

剧作的精妙之一,对称与对照。

大家猜,伯爵忙啥呢?

哈哈,他痴迷上中国古董了。

仅明清的瓷器就把他整魔怔了。

不同朝代瓷器冰裂纹的微妙差异,

就让他兴奋不已。

 

按说艺术各自延伸、成长,

总有一天会在巅峰喜相逢。

但世间的问题是:

多数人在山脚甚至半山腰折腾,

没有抵达艺术巅峰的机会。

 

于是,伯爵这两口子,

各守自己或山脚或山腰的一亩三分地,

发生了严重分歧,谁也看不上谁。

新婚夫人觉得老公天天说庄子、赏古董,

五迷三道、走火入魔了;

新婚丈夫觉得老婆天天跟一些不入流的人胡混。

 

哈哈,当然还有一点:

顾香兰混在开放的艺术圣地,

艺术家不拘小节的所作所为,

比如给裸体模特画个画啥的,

太容易让伯爵误会了……

 

如果你非“犯坏”表示不明白,

呃,咱们看几幅画,

就是那个年代上面几位画家的作品。

大家一看,秒懂。

“丑话”撂这儿:

我要能给你看整幅画,

哼,我也敬我自己是条汉子……汗。

只能局部哈,剩下的脑补。

 

 

 

毕加索,

创作的蜕变时期1932年-1940年,

这一时期的画作多为抽象画。

和顾香兰赴法国的时期,大体重合。

剧烈变形、扭曲和夸张的笔触、几何彩块堆积……

《梦》,2013年1.58亿美元拍卖。


 

莫迪里阿尼,

《侧卧的裸女》,

2015年以1.7亿美元拍卖。

这幅画在艺术史上拥有重要地位,

当年还曾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览图录的封面作品。

我给裁成这样了……


 

马蒂斯,

马蒂斯1869年出生,

顾香兰赴巴黎时期,他已过六旬。

但野兽派的影响正隆吧。

还是裁了……


 

就这样吧,

想必大家看到这些画,

大体已能明白痴迷庄子和东方古董的伯爵,

为啥大动肝火了。

 

现在男女谈情说爱,

也会说个“三观要合”。

其实,三观对应的不就是审美吗?

伯爵和新夫人审美发生了严重分歧,

大踏步奔着不可调和的“敌我矛盾”去了……

 

★别懵了,想一想:是胆量还是格局?

 

本期写到这儿,我得踩刹车了。

一边踩一边思考一个问题:

你们说剧作家赖声川是胆儿大还是格局大?

这戏的浓度与构架,史诗级别。

 

生活中别管啥工作,

咱们有时叽叽歪歪、气哼哼,

就好比跟房子里的一扇窗较劲。

同一时空,

有人已经描摹清整个院落、城市,

放眼世界、宇宙及人生更迭了……

 

可以毫不迟疑地说:

“五号病人”得到了最好的“临终关怀”。

“顾香兰”用她沧桑一生的大开大合,

以及临终前刻意的乖戾与放任,

(其实谁敢说不是迎接生命终点的洒脱?)

让“五号病人”对自己的不幸释怀,

让他在生命不可逆转的最后一程,

因为看到、参照,

而生出了寥廓、释然与沉静。

 

是胆量还是格局?

一方面人类上了太空,征服了月球,

一方面人心那块方寸之地依然莫测。

胆量与格局,都需要。

 

就像《如梦之梦》屡屡被珍视,

一次又一次被搬上舞台;

就像央华这次的巡演,

接二连三被疫情影响、依然向前……

 

 

感谢所有胆量、格局兼备,

能边驰骋、边回首关怀同类,

在人心的方寸之地,

坚韧、庄重、倾力摸索的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