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评论员专栏

唐嫣接受BTV独家专访

——包容迟到的赞许 绽放纯粹的光芒

作者:张琳  来源:  时间:2018-05-26

  “甜美利落、爽朗大气”,这是外界对唐嫣的一贯印象,出道十多年,唐嫣仍旧是那个带有韧劲儿的简单女孩。在新戏《归去来》中,正是因为看中了唐嫣身上这股“大大咧咧的韧劲儿”,导演刘江在剧本未完成之时,便盛邀她来出演。如今,《归去来》正在北京卫视热播,剧中面对突如其来的诸多变故,唐嫣将萧清的委屈、悲伤演绎得恰到好处,尤其是几处哭戏,令人“心疼”。近日,唐嫣接受了北京卫视的独家专访。
  《归去来》是目前唐嫣拍摄时间最长的一部电视剧,也是她第一部现实题材电视剧,从酷暑到寒冬历时180天的拍摄周期,辗转中国、美国、柬埔寨三国,“从大汗淋漓一直拍到了瑟瑟发抖”成为了唐嫣拍摄时印象最深的事情。她回忆说:“我应该是第一个进组的演员,前十天基本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因为拍摄需要,我们的内景要日拍夜、夜拍日,比如现在天光很亮,我们就要用黑布把整个房间蒙起来,又因为是新景,没有电扇和空调,十几个工作人员都集中在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拍我,真的是大汗淋漓了。”唐嫣说她和导演都是“强迫症”,注重品质、精益求精,过了一条会再换种方式再来一条,不停地试,“导演会给演员创作空间,对我的帮助其实很大,他的视角比我们更宽广。作为现在阶段的我,可能看东西比较单一,可经过他的提点,会让我演起来更准确,对事情的剖析也更透彻。”在国外取景拍摄时,按照当地法规规定,别墅区晚上九点后不得大声喧哗,整个剧组每天九点之后基本靠气声说话和眼神交流,对此唐嫣坦言很感动,“拍完一场戏后,所有人速度极快而且没有声音,太厉害了!但其实过程很愉悦,是不一样的拍摄体验。”《归去来》还集结了众多老戏骨,施京明和张凯丽分别扮演唐嫣的父亲和母亲。“施京明老师演我爸,演完之后,我真的会觉得他跟我说话是语重心长,会让我想象施京明老师的孩子是什么样的,相处是什么状态。而跟张凯丽老师的合作就没有距离感,非常有默契,感觉她像是我姐姐,我们两人的性格又都非常豪爽,一起哈哈大笑,亲切又合拍。”《归去来》的拍摄经历,也让唐嫣对留学生群体感受良多,“我记得有一场戏,萧清刚到国外,一个人在大街上拎着行李,哪都不认识,我就觉得好孤独啊。”然而,《归去来》的视角不只停留在留学生身上,更多的是讲述当代青年人对现实的博弈和人生的抉择。对于萧清来说,面对“做对的事还是做对自己有利的事”、理性与感性、个人情感与职业道德等种种抉择带给她成长的阵痛,则成为另一重要关注议题。
  包容迟到的赞许,绽放纯粹的光芒,出道十余年,唐嫣亦如萧清,依旧冰心一片,“本来没有想过成为一个演员,总是想自己是一个平凡的小姑娘,没想过有一天可以走到荧幕前,这是一个好时代,努力的人可以有机会做到你想做的事情。”曾经的她,创下了一年内拍摄150集电视剧的疯狂纪录,现在的她也学着放慢脚步,沉淀下来给自己独处的时间,“最早是希望有人找我拍戏,后来希望可以演一个梦幻女主角,到现在越来越觉得每一次甄选剧本都是一个慎重的决定,珍惜每一次表演,希望精益求精拍出精品。”在戏中,对角色倾注了自己的情感和精力,戏外的“充电”时间,她get了很多新技能,画画、跳舞,前一阵,唐嫣在微博上发布了她的第一幅画作,是一盆清丽雅致的兰花,其实她一直想学画画,希望有独处的空间,感受平静与从容。
  射手座女孩天生乐观、爱冒险,用唐嫣自己的话说:“我大部分时间比较开心,当然会有自己的情绪和喜怒哀乐,但不会有隔夜气,有了不愉快的事情,回到车里冷静一下就好了。”在工作上面,她对自己的要求很高,绝对不做“差不多”小姐。对于接演角色较单一的质疑,唐嫣解释:“这些年来,我演的每个角色都不一样,自己也很用心地努力演好,希望每次都有突破、有进步,《归去来》是我第一次出演现实题材的戏,无论是表演方式还是台词处理上都不一样,希望给大家带来新鲜感,认识不一样的我。”同时唐嫣认为自己还有很多潜力待开发,在出演了坚毅“贤后”和冷艳“御姐”后,她还想克服心理障碍挑战悬疑片。如今,角色百变的唐嫣认为“拍摄时全心付出,杀青后问心无愧”就是最大的满足。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