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评论员专栏

莫叫浮华遮本真

——讲演类节目“皮光囊空”不可取

作者:李雪源  来源:  时间:2018-08-06

  语言,从来都是人与人之间信息传达最主要、最高效的传播方式,即便是在信息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也是如此。而从语言中所派生出来的艺术,也是人类最为久远的艺术样式之一。就拿广受欢迎的传统相声来说,一人或两人站在一张桌子前,拿着最简单的道具,在台上唠家常似的聊天。从表演形式上来看,相声可谓至简,但却让许多观众乐此不疲。这就是语言的魅力。
  各式各样的娱乐节目在荧屏或互联网上花样翻新的当下,语言这门古老的艺术当然不会缺席。从中国电视公开课的“鼻祖”《百家讲坛》,到久播不衰的青年公开课《开讲啦》;从文艺范十足的朗读类节目《朗读者》,到主打感情牌的读信类节目《见字如面》;从素人走到聚光灯下讲述亲身经历的《我是演说家》,到各类明星大腕走到台前诉说心声的《说出我世界》,以语言为主要表现形式的讲演类娱乐节目层出不穷,始终在各大卫视和互联网络中占据一席之地。这些节目虽然有各种不同的包装,但从本质上讲,都是以“一人、一桌、一舞台”为内核,都是用语言这种形式去讲述故事、传递理念、传播知识。
  形式越简单,越意味着无限的变化可能。正因为讲演类节目形态简单,这类节目反倒有了更为广阔的创作空间,题材可以很宽泛,形式可以很多样,受众也可以很广泛。既有口述的真实感,又有聊天的亲近性,可以说,欣赏这类节目的门槛很低,只要是听得懂汉语的成年人,都可以成为这类节目的广义目标受众。
  于是,在不断升级迭代中,讲演类娱乐节目这棵树上长出了许多各不相同的枝丫,结出了形状各异的“果子”。从内容定位来看,有的节目企图通过节目来传播知识,像一位循循善诱的师者;有的则更侧重于传播价值观和理念,像一位热情似火的歌者。从台上的讲演者来看,有的节目广泛搜罗有着不寻常故事的普通人,力求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有的则请来一票明星,让他们讲述自己的私家秘闻,从而满足明星粉丝们的窥探之欲。从节目的包装上来看,有的节目精心布置舞台、讲台,力图营造一种庄重而又不失华美的氛围;有的则尽量保留“一人、一桌”式的质朴,试图让观众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入到讲演者所说的内容之上。凡此种种,可谓变化多端,形式多样。
  但伴随着节目形式创新的同时,在电视娱乐节目越来越习惯于“大投入、大制作、大明星”模式的今天,讲演类娱乐节目也没能独善其身。能不能设计出更好更震撼的服装道具,能不能请到从未参加过真人秀的当红明星,仿佛成了一切娱乐节目好不好、能不能热播的衡量标准,以至于原本相对比较“寡淡”的讲演类节目也被裹挟其中。似乎漂亮的台子搭起来了,自带粉丝光环的明星出现了,收视率自然就会飙升,好评就会随之而来。
  事实并非如此。就拿时下有两档比较侧重于讲述个人经历的演讲节目来说,北京卫视的《我是演说家》把具有不平凡经历的普通人请到聚光灯下,讲述他们的励志故事、奋斗历程;江苏卫视的《说出我世界》则让明星们卸下角色的包装,亲口证实坊间热议最多的关于自己的传闻是真是假。虽说这两档节目有着不同的细分目标收视群体,在收视率上也可能各有千秋,但从节目内容的丰满度和生命力来说,哪种模式更具有传播价值,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倾向于普通人的人生积淀,而不是经过了千挑万选的明星私家八卦。
  说到底,讲演类节目还是一种偏重于内容创作的文化产品,内容质量的优劣才是成败的决定性因素,才是讲演类娱乐节目相较于其他娱乐节目的差异化核心竞争力。因此,成本多少、体量大小、是不是有明星大腕,与节目是否更受欢迎、更具价值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观众也会常常感觉到,很多明星如云的大制作,实际观看起来却十分的乏善可陈。
同样的道理,讲演类节目的包装也不是越华美越好,而是要立足于服务节目整体,紧紧围绕着内容的风格来设计。可以试想,如果我们把《朗读者》的舞美制作和《奇葩说》的舞台设计相互调换,最终不论是《朗读者》还是《奇葩说》,都会产生强烈的违和感,非但不利于节目整体效果,反而会让人常常跳戏。
  在这个创意多元的时代,电视节目有千种选题、百种形态,但不管如何变化,语言从古到今都是表达观点和志趣最为直接的表现形式。因此,无论讲演类节目如何升级迭代,都应该在内容的创作、情怀的唤起上下功夫,而不能让外在的浮华蒙蔽了本真,让观感的刺激代替了思考的参与。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