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BTV这样报道故宫灯光秀

——

作者:特约记者 马丽 部分摄影/国培源  来源:北京广播电视报  时间:2019-03-04

 

     2019年元宵节期间,在故宫博物院上演的“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秀,以前所未有的惊艳点亮了己亥年上元节,吸引了亿万国人的目光,用举世瞩目来形容都不为过。
     这场活动为期两天(正月十五和正月十六),取得了出人意料的轰动。紫禁城上元夜灯光秀的照片、短视频“霸占”了人们的朋友圈,那些美轮美奂的故宫灯光夜景,惊艳了亿万国人,大家齐声赞叹:太美了!
     这场视觉奇观是怎么从无到有的呢?谁的点子?花了多少钱?故宫为此承担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压力呢?作为本次活动的技术支持方,北京电视台全程参与了这场灯光秀的报道,并在2月20日独家专访了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请他揭秘这次灯光秀背后的故事。该专访已在2月20日的《首都晚间新闻》和2月21日的《北京您早》节目中播出。
    本报特约记者第一时间独家采访了北京电视台新闻主持人、担任此次专访出镜记者的国培源和全程参与灯光秀活动报道事宜的北京电视台出镜记者周宇,请他们为读者朋友说说其中的幕后故事。

 

上元夜,百姓对故宫的热情让人动容

       周宇在2月19日元宵节当晚拿到了现场采访“上元之夜”灯光秀的机会,这可是令多少同行、朋友羡慕嫉妒恨的机会,即便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从小听惯故宫角楼“九梁十八栋七十二条脊”的传说,也很少有人真的进过角楼。何况还是夜游故宫!但周宇和摄像在如梦如幻的现场,感受到是只有紧张!因为平时看起来高大宽阔的宫墙,一瞬间就被兴奋的人流填满,而BTV记者此刻想的是争分夺秒完成采访,回去编片,好赶上今晚播出。正月十五当晚,主办方邀请了劳动模范、北京榜样、快递小哥、环卫工人、解放军和武警官兵、消防队员、公安干警等各界代表以及观众朋友数千人,前往故宫博物院的午门展厅、太和门广场、故宫东城墙、神武门等区域观灯赏景,共贺良宵。比起有幸进入故宫参观的人来说,让人感动的是那些没能抢到票的百姓们,好多老北京人,为了能够一睹百年一遇的故宫夜场灯光秀,从下午一点多就去排队了,不是排队等候进入故宫,而是争着站第一排能够照相,这种场面特别感人。
       周宇在现场遇到了一个穿红棉衣的老太太,说起能够亲眼见证百年一遇的故宫夜晚灯光秀,老太太非常兴奋。和老太太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人,他们都是志愿者,是这次活动被邀请来的。老太太说,她每年都来,她就是喜欢故宫,这次能被邀请来观灯赏景,特别自豪。这个其实就是单霁翔院长在接下来的采访中说的,游客现在来故宫的重复率高了。

 

紧张!领导只给一天的时间,联系专访单霁翔
       周宇采访的节目在当晚顺利播出,配上BTV《首都新闻报道》的评论,取得了巨大反响。可是又接到新任务,台领导要求第二天必须要采访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做专访。这可让周宇为难了。这大晚上的怎么联系呀?可要等到明天白天,媒体肯定一拥而上了,更难联系了。有困难,领导不听,并强调说:这个采访任务很重要,一定要完成!这就是BTV新闻中心的作风。于是,周宇使出平日一贯的霹雳火性格,连夜联系故宫方面。好在故宫也在连夜办公,加上故宫平时跟北京电视台合作关系还不错,最终确定了第二天可以安排一段采访,但因为单霁翔院长是破例给挤出了一点时间,所以接受采访时间很短。
       BTV新闻中心连夜抽调人马,当晚12点过了,新闻中心副主任丁晓阳还在和大家推敲采访提纲。刚刚在《首都新闻报道》中评论了“上元之夜”灯光秀的北京电视台评论员、新闻主持人国培源,被领导指定担任第二天专访单霁翔院长的主持人。国培源连夜查阅各种关于单霁翔的采访。这些年,国培源在BTV新闻评论节目中一直持续关注并评论故宫的各种新闻,此次能有与单霁翔院长面对面的机会,他有太多问题要问了。

摄制组“御前走马”
       次日(2月20日)下午,当BTV新闻中心摄像组来到故宫建福宫时,单霁翔院长还在开会。等待通常是枯燥的,但对国培源和同伴们来说却很兴奋,国培源不仅熟悉建福宫,而且告诉大伙:这个即将开始采访的建福宫可是大有来头。这里曾经是清宫的藏宝库,溥仪时期被监守自盗的太监烧毁了,大家今天在昔日宝库中采访故宫的掌门人,本身就很有神秘感。加上,刚才大家把采访车从西华门一直开到建福宫,这在当年可是“御前走马”,那不仅要好大的官才可以,还是极高的身份待遇呢。
       故宫方面通知只给20分钟的专访时间,可以提4个问题。面对这样的万众瞩目的热点话题,20分钟采访肯定是不够的。多年一线记者出身的主持人国培源深知故宫能够连夜决定接受采访已经是破例了,故宫给出的时间必须遵守,但,机会总是可以争取的!

 

 

故宫院长单霁翔说:

“灯光秀,故宫没有花钱”

       下午四点多,忙了整整一晚又一个白天的单霁翔院长出现了。国培源就用2月19日在《首都新闻报道》中对“紫禁城上元之夜”的评论,作为暖场了。
       国培源说:“昨晚的元宵之夜的故宫流光溢彩、分外妖娆!让我们在直播间都跟着沾光了。600年威严的故宫第一次绽现出如梦如幻柔美一面。连过去的皇上都没见过吧?相比昨晚其他古迹的灯光秀,我觉得‘上元之夜’更贴合紫禁城的气度,凸显皇城内在的秩序美。比如:把《千里江山图》变成巨型画卷投影在紫禁城之巅,北京城的夜空成为了画卷深沉的衬底,这种挥洒自如的创意手笔,既传统又时尚,既含蓄又奔放。相比不久前我们在武英殿看《千里江山图》真迹,这又是一种别开生面的审美体验。整个观览线路,都是在宫墙上远观美景,静静欣赏,全无喧嚣杂沓,尽显静雅之美。这场灯光秀不仅点亮了故宫,而是让我们对自己的文化更有自信。原来诗和奇景不仅在远方,还可以在身边。”
       单霁翔正色答道:“您的评论让我很感动。大家能够这么喜爱、这么用心地欣赏,让我们觉得所有努力都很值得。”
       国培源说:“这个灯光秀是谁的点子?怎么来的?”
       单霁翔说:“这是由北京市委宣传部和故宫博物院共同创意的。从决定要办到办成,只有10天的准备时间。”
       国培源说:“这么短的时间来操作这么大的灯光秀,难度可想而知。这些灯光就得花不少钱吧?”
       单霁翔说:“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设备没有花钱,是三家文化公司赞助的,最好的创意、最好的团队、最好的设备,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完全被这个创意感召,是情怀!”

 

 

“灯光秀的每一根电线都是经过评估的”

       国培源提起:“2009年两岸故宫跨海团圆,我作为BTV《五星夜话》栏目的制片人,在太和殿前做了一次北京故宫和台北故宫院长的访谈。记得为访谈区拉一根电线,故宫都要专门评估。那此次灯光秀用了800多台设备,至少会有800多条线路,会不会对故宫的安全造成压力?”
       单霁翔说:“是的。‘紫禁城上元之夜’文化活动是故宫博物院建院94年来第一次在晚间免费对公众开放,也是紫禁城古建筑群第一次在晚间被较大规模点亮。通过灯光照明及灯光布景,紫禁城内的午门—雁翅楼、太和门、太和殿、东南角楼、东华门、东北角楼、神武门等区域霓虹闪耀,让观众可以在晚间游览紫禁城。故宫博物院以此不断探索文化创意的创新方式,拉近博物馆与公众的距离,让人们更加深刻地感受故宫文化的多元魅力,进一步实现‘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活起来’的国家文化事业发展愿景。我们就方案中的每一个用电细节都与消防部门和文物专家进行反复论证,确保每一个点、每一条线都是安全的,才实施。其中,探究激光和照明对夜晚的故宫古建有没有损害,就是一个裂缝也不行!最后,我们是在组织专家进行评估、并得到确认安全后,才实施的。我们不但要美景,还要对故宫负责。” 

 

 

“我内心就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大孩子”

       国培源说:“您来故宫之前,就已经是国家文物局局长,副部级干部了。可您接掌故宫以来,一连串‘神走位’般的大动作,看起来不太像官员,我觉得更像孩子。充满好奇的孩子。”
       单霁翔笑着点头:“对!我就是个孩子。在我内心中,就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大孩子。”
       国培源说:“有人曾经说过:在故宫干了9999件好事,但干砸了1件事,就得下课。您不担心出事吗?”
       单霁翔说:“故宫的事情是责任,一定要有人做。谁当院长都会做。今天咱们能够有底气办这样的活动,就得益于历任故宫院长的不懈努力。具体得益于四点:一个就是,我们维持18年的古建筑修缮工程,到了尾声,把故宫大多数的古建筑保持在健康稳定的状态,今天它才能够以整体的壮美的面貌呈现给大家,加上灯光才有这样的基础;第二个就是,我们的前任院长郑欣淼先生开始对故宫的文物藏品进行了清理,为时7年艰苦卓绝地把故宫的整体文物第一次清理得清清楚楚。当时是180万,那么经过这三年又增加到了186万。有了这个清理工作,才使我们今天‘上元之夜’里的这些展厅(午门雁翅楼、东华门城楼、角楼等)里面的文物,能够整体地呈现。这些文物很多是第一次展出的,为什么呢?它有一个主题,分了六个部分,告诉人们故宫春节整体的面貌;第三个,我认为就是得益于我们的研究工作。我们成立了故宫研究院,郑欣淼先生是院长,下面设了21个研究所。这些研究所不断地通过他们的研究,把成果能够应用于我们的展览,应用于古建筑的整体面貌的呈现,这样才使我们有底气敢接;第四个,就是我们这些年得益于社会各个机构对我们的关心,一旦故宫有什么需要和想法的时候,他们愿意积极参与,所以我们这些灯光都是赞助的。保利集团也好,北京电视台也好,他们来赞助这些设计,招之即来。我们下决心要搞,十天之内,他们就把这些设备设计出来、购买好,并且能够按照我们的意愿把它呈现出来。”

 

 

“故宫文创超过15亿元,但故宫人没拿一块钱”

       国培源说:“故宫这几年的文创产品开发引人瞩目,2018年已经超过15亿元。希望与故宫合作的单位如过江之鲫,几乎开发什么项目都会火。在这种顺风顺水的时候,故宫有没有有所不为的底线?”
      单霁翔说:“当然,大家看到的是故宫开发出来的各种文创产品、《千里江山图》主题展览、故宫VR影像参观技术等新事物,但每年被故宫拒绝的项目实在太多了。在我们看来,只要是有损文物保护、有损故宫文化品牌的事情,再赚钱、再有影响也不干。故宫要干的是展览、保护、研究,和带动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信。故宫文创产品去年虽然超过15亿元,但我们故宫人没有从中拿一块钱提成。我们不是为了赚钱。我们参与的大量文创开发工作都是免费的、义务的,凭着对故宫的感情去干的。而且,不拿钱的人往往还能提出特别好的点子。”
       国培源说:“现在年轻人一提起故宫,有一种时尚的感觉、自豪的感觉,这是以前没有的。这和您以及您的团队是分不开的。但假如您2012年来的不是故宫,而是颐和园或天坛这样的地方,您觉得有可能干成现在这么火吗?”
      单霁翔说:“应该可能,所有文物古迹保护部门都有共通性,都有各种独特的亮点。都有巨大的开发潜能。而且,在中国文博行业,故宫现在也不是一枝独秀,国内很多博物馆,北京很多兄弟单位都在努力,都有自己的特色。”

 

 

“故宫‘沉睡’的文物可以支撑10个博物馆”

       国培源说:“我们注意到您2012年接掌故宫时,开放面积不足故宫30%,2018年已经达到80%,您承诺还要扩大到85%。这么多新增空间,您拿什么填充它们呢?”
      单霁翔说:“故宫馆藏文物186万件,93. 2%是国家定级的珍贵文物,而我们陈列的文物不到1 %,也就是99 %的产品沉睡在地库里,如果展示出来,能再建10个博物馆。加上每年大量的临时主题展览、合作展览,故宫不仅完全可以支撑所有新开放的馆区,还要在故宫之外新建馆区。过去保护条件不够,没办法。随着故宫文物保护设施的快速改善、故宫研究成果的不断提升,600岁的故宫必将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文化潜能。”

 

“文创产品我们希望人们喜欢,但是这喜欢不能低俗”

       近年来,故宫博物院通过持续开展古建筑整体维修保护工程、稳步推进“平安故宫”工程,故宫开放面积从2012年的30%,持续扩大到2015年的65%,再到2018年的80%,新开放了南大库家具馆、3/4的城墙,越来越多的院落、展览、文物与公众“见面”。院内展览百花齐放,实体展览、虚拟展览亮点纷呈,不仅在学术界具有影响力,特别是在观众中不断形成观展热潮,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单霁翔在这次接受专访中谈道:“博物馆应该是什么样的博物馆?我们在六年前提出了一个口号:从故宫走向故宫博物院。社会有人质疑说,你们故宫1925年10月10日就是博物馆了,怎么还要再重新从故宫走向故宫博物院?这是我们的感受。比如我来了以后看到我们的开放区域不到50%,我们看到观众都是盲目地跟着导游的小旗子往前行走,其实他没有真正感受到博物馆的魅力。
       “所以为了改变(这样的状况),我们这几年在努力,真正能够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活起来’三个字改变了我们的传统的一个做法,我们就是要树立自己的品牌,要保护自己的品牌,这个度我们要不断地来把握,比如文创产品。这些年,我觉得不单在数量级上已经到了15亿了,年轻人也都特别喜欢,从好玩到好用,到一种内心的自豪感。
       “我们现在提出口号,首先,从数量增长走向质量提升。我们今天研发的一定是深入挖掘自己文化资源提炼出来的东西。第二,就是一定研究人们的生活,人们需要这样的类别我们才能去研发,也就是说要有实用性。第三,就是有趣味性,但是趣味性要有度,所以我们希望人们喜欢,但是这喜欢不能恶搞,不能低俗,要给人们生活增加健康的正面的一些元素。”
       国培源说:“刚才听您讲故宫博物院的发展,如数家珍,令人震撼。其实我也在想,尤其您从2012年执掌故宫以来,故宫变成了社会的热点,走出了一个全新的故宫。”
       单霁翔说:“每个文化机构或者每个文物古迹都有它自己的特色。我们的文化能量还远远没发挥出来,这不是一个客气话。因为故宫的文物藏品186万件,今天还绝大多数沉睡在库房里面。也就说在咱们故宫里地库里存的那些硬件文物,足以支撑我们不断地打开新的参观区域。”

 

今年故宫还有大动作

       这几年,故宫给人们带来惊喜连连,人们有理由相信,未来故宫会更美好。众所周知,明年故宫将迎来600岁的生日。 
      单霁翔谈道:“应该说今年从元旦开始,故宫进入一个更丰富的展示故宫文化的历程了。6月30日之前,我们两项工程还在进行,就是我们的古建筑修缮工程,1200栋古建筑。第二个就是我们的平安故宫工程。所以我们希望到明年的下半年,我们将是一个没有工地的故宫博物院,那时候会整体展示故宫的文化面貌和举办丰富多彩的各种文化展览及文化活动,对此我们充满期待。”
      尽管故宫工作人员一再暗示主持人和单霁翔院长,访谈已经严重超时了,进行了近50分钟,必须得结束了。单霁翔院长还抓紧最后分秒透露了今年故宫还有大动作,明年是故宫600岁生日,创意方案也在筹备之中。寥寥数语虽然让人颇感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故宫人这几年给人们带来惊喜连连,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故宫正在推出的创意一定非常值得期待。600岁的故宫也会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彩,站稳世界五大博物馆,成为传达中国传统文化魅力的舞台。

 

未来故宫更美好

       做完对单霁翔的专访之后,走在灯光璀璨的故宫甬道里,国培源心生感慨:实地感受“紫禁城上元之夜”又是一种不一样的冬夜震撼;面对面听单霁翔院长讲这些故宫热点是怎么练成时,他表示自己在推动这些事的时候,内心一直是个孩子,二十七八的大孩子……曾经在教科书里可敬的文物,就在眼前不可思议地变得如此可爱又可亲,北京有那么多文物资源,要是都能够被这样唤醒,该是一种多么不可思议的美好。
       谈到故宫的游客的变化,周宇告诉本报记者说:“我之前采访单霁翔院长,他说了故宫的六点变化,一个就是故宫的年轻观众更多了,30岁以下占了50%;第二个是北京人更多了,他们做过统计,最多的时候,北京游客超过了50%。他说,因为原来北京人来过一次,小孩小时候来过一次就不来了,现在北京人来故宫的重复率增多了。第三个是滞留的时间长了,原来平均一个人一次两个小时,现在,他们可能逛一天,第四个是目的性更分散了,原来只是来旅游,现在有来看展览的,也有来拍照的,什么样的都有。第五个是重复,很多人来过一次还要再来第二次,这类人比较多。第六是看展览的人多了,故宫一天的票不超过8万,但是看展览的人能达到四万人。这是故宫博物院很重要的一个点。”
       本报记者深有同感,因为在这个春节,报社的多位同事都去了故宫参观。记者了解到,虽然这场灯光秀活动已经过了一周时间了,但是京城老百姓对故宫的热情并没有减退,他们更多选择在白天参观故宫的新开放地点,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有了百姓的热情捧场,有故宫人创新性的努力,年近600岁的故宫,明天会更好!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