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我们就是来真的!

——北京卫视《中歌会》敢说敢唱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6-27

 

       目前,北京卫视大型音乐竞技节目《中歌会》即将迎来终极之战。往期节目中,赵传、陶    、腾格尔、黄绮珊、顺子、霍尊、白举纲等不少歌手都站上了这个舞台,展开了史无前例的音乐车轮战。现场随机抽取出场顺序的方式,让比赛更加残酷。在音乐面前,人人平等,每场比赛结果都是充满悬念。无论是乐坛实力唱将,还是新生代独立音乐人,都有可能脱颖而出,或者直接被淘汰。与此同时,专业品鉴团的犀利点评也让舞台充满火药味。
       在以往播出的节目中,顺子演唱的《回家》曾遭遇评委低分,黄绮珊翻唱《姐姐》过程中出现小瑕疵,玛丽兄弟逆袭夺冠,品鉴团成员语出惊人,很多现场的突发情况,都在节目中被真实呈现,随之而来的也有一些声音。如何做到一档真唱、真评、真投、真排名的音乐公开赛?在巅峰之战播出前夕,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中歌会》主创,他们面对争议作出了有力回应:“我们就是来真的!”

Q1  “毒舌”评委是节目炒作?

回应NO! 点评就是要讲真话

       面对参赛的歌手,10位品鉴团成员,从声乐、技巧、文学、美学等多维度进行评鉴。他们的分数也决定了哪五位打榜人有继续争夺榜首的资格,哪五位打榜人表演过后将直接淘汰。节目中,一些专家的犀利点评,比如吐槽歌手咬字不清,歌词是抓取的一地鸡毛等言论,引发了不少争议。对此,《中歌会》总导演赵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做出了回应。

       《中歌会》特意邀请到著名指挥家、演奏家、作曲家滕矢初和著名文艺评论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担任品鉴团领队。两位加起来150岁的文艺界泰斗和音乐节大师这种自嘲似的年轻化的心态也给节目带来前所未有的感觉。此外,由资深乐评人、音乐制作人、唱片企划人、声乐教育家等组成的其他8位品鉴团成员,也在现场从歌曲的文学性、音乐性、原创性、创新性、感染力、演绎演唱等多维度,进行有真实态度的、专业性的、权威性的点评。
       对于品鉴团的选择标准,《中歌会》总导演赵伟作出了解释:“我们首先考虑的就是权威和专业,最终品鉴团的人选是我们从上百位备选里逐一筛选出来的。我们品鉴团的滕矢初老师和仲呈祥老师,一位是著名的指挥家、作曲家、钢琴家、音乐家协会理事,一位是著名文艺评论家、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常委。可能有的观众对于仲呈祥老师来当评委会有一些质疑,觉得一位文艺评论家和音乐毫无关联,但是一首音乐作品归根到底也是一部文艺作品,一首歌曲的组成部分是由作词、作曲、演唱、编曲组成的,而两位老师的侧重方向是有分工的,一位负责词,一位负责音乐,我们不能把评委当做一个个独立的个体,要把品鉴团当做一个整体,把他们每个人的建议和观点综合起来看待,绝对是当今音乐领域中最全面、最权威、最专业的了。关于品鉴团的八位成员,他们来自音乐圈的各个领域,有音乐制作人、资深乐评人、音乐厂牌代表、音乐院校代表,他们虽然比不上两位老师的泰斗级地位,但他们比两位老师离当下的音乐市场更近,他们每天接触并创作上百首音乐,他们用自己的标准和态度为华语乐坛不断输送着新鲜血液,他们只是不被大众熟知,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在华语乐坛的地位,更不可否认他们在幕后为华语乐坛作出的贡献。”

混淆视听是对音乐的不负责任
       在节目播出后,赵伟也关注了各个媒体上对于《中歌会》的评价。面对不少观众和网友对于贺冰新老师的质疑声,赵伟表示:“这种质疑声的出现和不了解也有着一定关系。贺冰新是典型的学院派老师,在声乐教育的领域也有独特的教学方式和教学理念。她对每位歌手的点评都是出于声乐老师的角度以及她对音乐的态度和理解,发现并直接指出问题,而非一味迎合,是她对这个舞台和音乐最大的尊重。 我们做节目的初衷是真实,在这个集结了老将黑马的舞台上,无论是红遍华语乐坛的天王歌后,还是新生代的年轻音乐人,在音乐面前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如果我们的品鉴团对于每个歌手都是夸赞的话,观众听多了还真分辨不出歌手真正的实力和现场发挥的真实水平,这样的混淆视听是对音乐的不负责任,也是对普通观众的不负责任。”

打低分是为让歌手有所提高
       作为《中歌会》品鉴团成员之一,滕矢初回应了网友对于评委的质疑。他表示:“我希望北京电视台《中歌会》这个节目,变成一个有实力的人都能来的地方,这个地方真正做到公平公正公开!”
       谈到参与节目的感受,滕矢初告诉记者:“经常有一些晚会邀请我去做嘉宾,都告诉我是真唱,后来我去了发现,没有一个是真唱!都是拿出二三十年前的带子,在对口型。所以说,北京卫视,可以说是开了一个很好的头。我现场听到有的歌手,唱得降了好几个调的情况都有,可能很多歌手都没想到是真唱吧。关于我的评分标准,我不光听歌,还听乐队,听配器,听整个歌曲的编排,和声的变化。当然了,主要还是看他对于歌曲的阐释和理解,这是第一位的;第二位是他的声音,是不是能让整个人震撼。如果我觉得震撼就打高分,如果感觉平淡,我就打低分。一个歌曲,你怎么能唱得让人舒服,巧妙地运用你的声音,是非常关键的,美的声音大家都能接受。你看蒋大为的那个音色,前几天我听他唱歌,声音那么亮。当然了,我也有我的局限,过去我是美声民族唱法,但是现在我发现流行唱法也有很美的。总之,我希望每一个来参加比赛的人,愿意接受别人对他的评论,大家一起交流,也是一个提高。人无完人,我们总希望可以尽我们的能力,能帮助他们再提高一些。做评委最忌讳的就是对一个人有固定的看法,粉丝就不同,比如这个歌手有一个音唱的不好,就像这个人长了一颗痣,粉丝觉得这是美人痣挺好的,但我们必须把他的优点和缺点都要看得很清楚,就是这么个简单的比喻。比如上次有个哥俩,鼓点特别大声那种,全世界都能跟着一起跳舞那种。我一听,这不是小孩唱的歌吗,我就打很低分。但是大众评审打的分数就很高,他们可能觉得歌手能把气氛搞得很好。我对任何人,不存在固定的看法。这些选手里面我认识赵传,跟他合作二十多年了。腾格尔,一块做过评委。我也一样说出他们的毛病和优点,否则对别的歌手就不太公平了。腾格尔在他这个年龄,他的唱功没有退化,他反而更成熟。我很欣赏他的一点,就是一个人敢于改变自己的路子,敢于尝试新的,敢于开拓新的路必然要冒险。首期节目中,他翻唱歌曲《小芳》,一亮嗓就带给观众惊喜,瞬间将原曲中的小芳变成了每个人心中自己的小芳。他唱的《小芳》跟李春波唱的不一样。李春波唱的是调侃的那种淡淡的忧愁,他是真动了情。腾格尔的演绎让我很感动,让我有一种感恩的心情,我那天就说,很真实。这个人哪好,我都能给你说出门道来。”

Q2  比赛现场是否真实?

回应:Yes! 从录制的第一秒到最后一秒都是真的

       节目中,来自全国十大电台的知名DJ全程观战现场解说比赛实况。《中歌会》舞台四周的10个DJ间环绕赛场,俯瞰舞台和参赛选手,而每期的十位DJ在比赛前和歌手访谈互动,挖掘感人音乐故事,赛中,他们对参赛歌曲犀利点评,表达独到的专业见解。音乐DJ的专业精深的音乐素养直接保证了《中歌会》DJ间里的内容水准同样精彩纷呈。

 

       每期10位DJ参与节目,覆盖全国近亿电台听众。整个节目共计邀请了“五个一工程奖”“全国十佳DJ”“全国DJ”“最受观众喜爱的十佳主持人”的获得者,全国近60位知名的音乐电台DJ,组成“最强音乐DJ团”强势加盟。而参与比赛的每一位歌手,看着自己的成绩爬上榜,再看着自己的排位被别的选手碾压,整个过程都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紧张。有些歌手甚至紧张到忘了拿话筒,现场可谓状况频出。录制现场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是否真实呈现比赛过程,总导演赵伟给出了答案。

真实抽签没有预设
       现场随机抽取出场顺序直接加剧了比赛的残酷,比赛的整个过程对于歌手来说都是坐立不安的。等候比赛时,因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场,紧张得根本无心观战。比赛完同样是煎熬,即使巨榜上暂时名列前茅的,也随时可能被后面的歌手碾压过去,挤出榜单前5,淘汰出局。
       《中歌会》总导演赵伟强调,“节目从录制的第一秒到结束的最后一秒,全程都是真实的!《中歌会》从策划构思到制作呈现,围绕的核心就是‘真’。这虽然是一个节目,但它更是一场比赛。真实的抽签、真实的出场顺序、真实的点评,现场的演唱,甚至是乐队的演奏,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一点掺假和预埋设计。歌手来到《中歌会》首先要进行的是真实的抽签,决定歌手的出场顺序,没有一位歌手知道自己是第几个出场。而进入现场以后,歌手之间面对面的较量营造现场真实的情绪反应。在其他节目中,歌手演唱时,其他歌手并不会在现场直面感受,我们让歌手在现场面对面较量,给他们的确带来不小的压力。”

录制“瑕疵”不会补录
       歌手在《中歌会》是否真唱?赵伟坦言:“歌手在演唱的过程中会有忘词的、音准有偏差的、节奏不对甚至是破音的各种类型的情况发生,这些在节目播出时

我们都会真实呈现,最大程度还原现场。除此以外,为了更加真实地体现投票机制,现场十位品鉴团成员打完分数即刻亮分,并且针对自己打出的分数,阐述自己的打分理由,不给分数作弊留下一点空间。但是,所有的录制都没有万无一失,电子设备不可能不出故障,在第一期节目中,仲呈祥老师为扎西尼玛投票时,投票器出现故障,现场立刻处理更正,而且在播出中,我们也将真实发生的一幕,毫无删减地呈现,就是为了给观众还原现场最真实的情况,并未像很多同类型节目,把一些节目中常会发生的突发情况,全部修整后再播出。根据我前几年做电视节目的习惯,是一定会把这些录制的‘瑕疵’重新补录,或是后期剪辑掉,这些操作都很简单,《中歌会》我们既然要打真实的‘牌’,就要把真实发生的经过全部传达给观众,把最真实的瞬间呈现出来。”

经纪人团队都坐立不安
       在节目呈献给观众时,观众只能看到整个过程中的台前部分,在幕后,其实发生着很多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赵伟透露:“在第一期歌手演唱比赛过程中,歌手的经纪人团队都已坐立不安,甚至是有要把歌手从台上拉下来的冲动,还有的工作人员压力大到现场吃速效救心丸,包括顺子在第一期第二期的演唱当中,都紧张到忘记拿话筒,扎西尼玛忘记歌词,这些突发事件都是现场真实的,但是是我们意料之外的。再有就是真爬榜真排名,歌手的排名在‘中歌榜’上瞬息万变,谁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冲榜成功,到达什么位置,歌手在现场的反应或紧张或激动,都是最真实的内心写照,都是歌手最真实的表达,这个节目不仅仅是一个音乐比赛,更是一场歌手与歌手之间的真人秀。在当下音乐节目种类繁多、形式各异的市场中,打造最真实的节目,是我们的生存之路。”

Q3怎么确保比赛的公平性?

回应:反复推敲6个月找到最合理赛制

       残酷的赛制让《中歌会》的榜单变幻多彩,也让不少歌手无缘终极PK,令众多歌迷感到遗憾。对于节目的赛制和结果,也有一些网友发出质疑,怎么确保比赛节目的公平性?对此,《中歌会》总导演赵伟结合节目的相关内容及实际情况,分享了节目策划的幕后故事。

研究了几十种比赛赛制
       赵伟坦言,“一档比赛类型的节目,做到百分之百公平很不容易,尤其是一场音乐比赛。音乐本身就不是一个可以用参数去衡量的艺术,一场体育比赛都是‘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公平’的,更何况一场音乐比赛呢?音乐的特性决定了它既有理性的部分,又有感性的部分,很难说哪个部分能占据主导的地位。而《中歌会》作为一场音乐比赛,我们所做的就是找到最合理的赛制和‘竞技感’形式,来呈现一场音乐的公开赛。所以在节目策划期间,我们对于赛制的设计非常艰难,《中歌会》要怎么平衡好音乐与比赛的关系,感性与理性的关系,是我们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在反复推敲了六个月,研究了几十种比赛赛制后,最终定下了现在的节目赛制,可以说是一种平衡了理性与感性,同时又体现出更加紧张残酷、更加带有体育竞技感、突出赛事感的赛制。”
 节目的赛制由十进五、五进一两轮比拼构成,第一轮是由品鉴团打分决定的歌手首轮榜单排名,冠军则是由现场的资深乐迷投票决定的。赵伟告诉记者,歌手演唱完毕后,首先是由品鉴团的10位老师为他们进行打分,品鉴团评分体系的总分是600分,滕矢初、仲呈祥两位老师各持有100分的分值,其余八位品鉴团成员每人持有50分分值。由品鉴团决定哪五位歌手能够进入冠军的争夺,哪五位歌手被淘汰。

品鉴团兼顾专业与市场
       对于十进五的这种赛制和评分体系,赵伟坦言:“我们的考虑有两点,第一点是,音乐是需要审美的,近年来随着各类短视频平台越来越火,音乐种类繁多,音乐的质量开始变得参差不齐,我们希望通过品鉴团的引导,带给观众高品质的音乐,带领观众真正去品鉴一首高质量的音乐作品。第二点是对年轻音乐人的鼓励,我们的品鉴团成员都是来自各个音乐领域的知名人士,有资深乐评人,有音乐制作人,有词曲作者,也有音乐专业院校的老师。他们会用自己在领域内多年的经验,去给歌手提供一些建议,尤其是对于年轻的歌手,虽然在比赛中输给了老将,但来到这个舞台总是能够有所成长的。这五位进入冠军争夺的歌手,还需要经过在场资深乐迷的投票,才能最终决出当期的冠军。对于这种设置,我们的考虑是,音乐在建立了标准后,最终还是需要经过大众检验的。我们对于资深乐迷的筛选标准很严格,首先就是要去粉丝化,这些乐迷不仅需要横跨老中青三个年龄段,还要有音乐专业的教育背景,有对于音乐的热爱。音乐虽然是很个人化的,每个人喜欢的音乐类型不同,但是音乐所传递的情感是共通的,现场的乐迷根据现场的视听感受是否打动了自己,真实地去为歌手投票。我们的工作人员一一将投票器发给对应的乐迷,做到投票器的编号、乐迷邀请函的编号和后台统计数据的编号‘三号一致’,在乐迷投票后,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统计出投票结果,并在现场向操作失误的乐迷核实情况,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投票环节的零失误,做到公平、公正和公开。纵观《中歌会》这个节目的赛制,就是一首音乐作品从生产到发行的完整体系,既需要经过专业的检验,也需要能够打动大众,这样才能真正在市场上有立足之地。”

        【后记】《中歌会》开创了全新的模式,成为同类音乐节目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真实的对决,让每轮赛况悬念重重。演唱过程中,没有煽情,没有设计,一切都是真实的表达,这也是对歌手和音乐最大的尊重。上周六(22日),在《中歌会》总决赛第一轮排位战的竞唱中,歌手许飞暂列中歌榜榜首,张玮和赵传分别位于榜单第二名和第三名,而实力歌手腾格尔、黄绮珊却无缘前三。6月29日21:05,北京卫视《中歌榜》将迎来终极竞唱,争锋一触即发,排名会有何逆转?究竟谁可以冲到中歌榜榜首,让我们拭目以待。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