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吴甘沙:我的未来不想被规划

——

作者:□《无人驾驶》编导 张亚珩 苏畅  来源:  时间:2019-09-17

       吴甘沙听起来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人生的前40年,南通、复旦、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经历辉煌而简单,在外人眼里,这样挺好的,很多人想要而不得。但他不甘心,辗转难眠:“我发现我未来10年的道路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一切都是可预测的,这是一种死神的视角。能想象吗?死神站在10年以后,看着你,按照他的规划走过来。”
       在阿西莫夫的代表作《基地》中,除了先知谢顿贯穿全线,其他主角都是门徒。他们内在为直觉所驱动,外在被时代所推动。他们在历史上的出场毫无征兆,却在潮流中游刃有余。你会惊叹,为什么是他?
       作家宁肯采访了十数位中关村的科技精英,成书《中关村笔记》。他对吴甘沙的文艺气质和缜密思维印象深刻,叹道:“中关村几代俊杰没有不爱阅读的,吴甘沙每年会看70本书,哲学、科学、文学,无所不包。”——这在片中可领略一二,引用肯尼迪和尼采的话,都是随口说出,不是背的。
       一个仰望星空的科技理想主义者的形象,呼之欲出。
      真的在望星空。2014年秋,香格里拉的夜空静谧澄澈。38岁的吴甘沙为即将出版的《英特尔传奇》一口气写下了16000字的导言:“如果你们还像过去40年那样,勇于涉险,不怕犯错,世界还将是你们的;如果你们变得谨小慎微,你们将失败。”
       吴甘沙的微信头像也是这次拍的:父女二人凝望远方,枯荣草木之外,仿佛有一条金色的河流。俨然一个为了留给女儿一个更好的世界而鼓起勇气走入荒野的父亲。
       为了实现这美丽新世界,他马不停蹄,一路小跑:赶场,是这位创业者的常态,他不是在论坛,就是在前往论坛的路上。布道一般,向想象力匮乏的我们不厌其烦地陈说无人驾驶的未来和远景。离开了聚光灯和无数双眼睛,在车里,他又变成了一个在电话里和同事讨论技术细节,认真的、不苟言笑的技(mo)术(jie)男。
       看到这一幕,如我辈一般终日囿于昼夜厨房与爱的人,会不由相信他说的梦想,会成真的。
       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系教授西莫司·可汗在《特权》一书中,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新精英”的洞见,他们和“旧精英”最大的分野是,不再强调所谓家世、财富或高尚的趣味,而是相信:自己的地位不是与生俱来,而是通过努力获得的。因此所拥有的特权——某些技术、天赋和能力——不是继承,而是发展和培养而来。重要的不是“你认识谁”,而是“你是谁”,即一个人认识世界的方式和在这个世界里扮演的角色。
       当年创业前,吴甘沙去颐和园拜访赵勇,两位年轻的技术精英在昆明湖的波光里谈到这个词,“Privilege特权”。当年的复旦校友、分别被英特尔和谷歌塑造过、对技术有同样执着和信仰的时代先行者,被同一种优越感所鼓舞——我们能够提前看到未来世界的样貌,这样貌的形成有我们的力量。
        有人形容老板的常态,就像穿了一件湿棉袄,穿着冷,脱了更冷。创业之路,有荣耀相随,但其孤独、漫长和凶险大概也是无与伦比。吴甘沙对此有哲学家一般的思考:“你透过玻璃往外看,有些公司兴旺,有些公司死掉。这些东西都没有发生在你身上。但这个玻璃是反光的。你忽然在其中看到自己。”
       有记者问他,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终局? “功成身退。”他说。
       是要祝福和期待,他终于如愿以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