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鼓起勇气 负重前行

——

作者:□导演杨懿丁  来源:  时间:2019-09-17

一场感悟人生的“成人礼”
       孔旭,是众多“80”后中最普通的一个。1987年出生的他是孔家独子,是典型的“4+2+1”的家庭。32岁的孔旭是一名退役运动员,现在是一名拳击教练,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他,没想到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面,母亲和丈母娘接连生病入院进行手术,外公也随后因脑梗离开人世。三个月时间里,孔旭请假无数,家中年幼的孩子也无暇照顾,好不容易积攒了一些钱,也消耗殆尽。但孔旭不知道的是,更致命的打击即将向他袭来。
       六月的一天下午,孔旭的父亲突发剧烈胸痛,呼吸困难,不能动弹。经检查发现,老孔患上的是胸主动脉的夹层动脉瘤。面对生命岌岌可危的父亲,孔旭在两天时间里带着父亲几乎跑遍了北京城的所有医院,但由于老孔的病情已过黄金抢救期,没有哪一家医院敢接收这样的危重患者。残酷的现实把希望一次次在孔旭面前击碎。
       望着尚存气息父亲,孔旭没有放弃,他打遍了亲友电话询问可能的治疗途径,翻遍了医疗网页寻找能为父亲治病的医生信息,唯一的信念就是能给父亲一次搏命的机会。凌晨时分,进过无数次的咨询和翻找信息,一个名字出现在了孔旭眼前——北京协和医院血管外科主任医师,郑月宏。郑月宏主任是中国血管外科领域的杰出专家,在手术治疗血管瘤方面有着十分高超的医术,这可能是挽救父亲生命唯一的稻草。孔旭抱着一丝希望找到郑月宏主任,郑主任给已经极度危重的老孔进行检查并立刻收治入院。虽然只是收治入院,手术成败还是个未知数,但这也是孔旭数天来接到的最好消息。
       当他正在悉心照顾第二天就要做手术的父亲时妻子却打来电话,由于工作的原因不能去接即将幼儿园放学的儿子,此时的孔旭面临一个两难的抉择,一边是生命垂危随时需要看护的父亲,一边是无人照看的4岁幼子。此刻的孔旭只能将父亲的看护工作暂时托付给年迈的母亲。在车上他告诉我,他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在放学前接上孩子回到病房中,他有些害怕,害怕在自己离开后父亲会遭遇不测,如果是那样,他可能连父亲最后一面也见不上。此时,坐在我旁边开车的孔旭,微微抿着嘴唇,仿佛有好多话想对我讲,但却欲言又止。看着这个上有老下有小,心中藏有一堆烦心事的80后,面对如此的生活,他好像还没有准备好,但他仿佛又知道,此时他必须要死死地顶上。这个傍晚时分,劳累了好几天的孔旭,第一次可以坐下来吃上一口热饭,但此时的孔旭突然崩溃大哭,长久以来堆积的情绪在此刻爆发。这几个月家人相继病倒,父亲病情危重生死未明,工作完全停滞,4岁的孩子更是长期无人照顾。残酷现实的重量已经将他压得喘不过气,但生活却逼着他必须负重前行。这是我见过孔旭最柔弱的一刻,怎样的委屈才能让一个30多岁的男人当众号啕大哭。那一夜,想到没人敢预知成败的手术,孔旭再次无眠。
       2019年4月27日上午7点,老孔被手术医生推入北京协和医院血管外科的手术室,一场生命抢夺战正式打响。经过血管外科郑月宏主任历时7个小时的艰苦手术,老孔被成功救治。7天之后父亲的身体状况比较平稳,转入血管外科的普通病房。在病房中孔旭望着逐渐好转的父亲,他告诉我们,这一次父亲生病对他来说仿佛就是一场感悟人生的“成人礼”,第一次扎实地体会到现实生活带给他的重量,第一次感受在面对困难和抉择时如何扛起整个家,第一次知道如何在绝望中寻找生命的希望。
        众多80后和孔旭一样是家中独子,对于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们来说,家中所有的大小事情需要他们一个人去承担,同时也面临着亲人的健康、家庭开支、事业发展和平衡社会关系所带来的种种考验,这是80后这个群体面临的诸多现实问题。只有鼓起勇气,甚至夹杂几分幽默和自嘲,理解着生命的深沉与厚重,重新去坚守那份对生命的信念,继续向前走。
       
历经14小时的全民爱心行动
       我在《生命缘》第八季的拍摄过程中,跟踪记录过很多感人至深的医疗故事。但其中有件事情,让我到现在都久久不能平静。它让我感受到了社会爱心力量的强大和身为媒体人身上所肩负的责任。
        2019年6月29日,一列高铁呼啸着前往北京。在这列高铁里面有一名特殊的乘客,医生正在严密监视着这名小乘客的各项生命体征。这个小乘客名叫小可言,是一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4个月大小婴儿。由于在昆明儿童医院接受治疗时突然病情急转直下,生命体征极度不稳定并伴有多处器官衰竭,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必须立即送往北京进行紧急治疗。我与北京八一儿童医院的医生一同赶赴昆明,记录下了这场与死神赛跑的生命争夺战。在整个记录的过程中,强大的社会爱心力量也深深地震撼了我。
        由于小可言的病情十分危重,经不起丝毫的耽误,在我们联系到昆明火车站的值班班长之后,昆明火车站紧急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让医疗团队能更加快速地将小可言送上开往北京的高铁。铁路相关部门也启动应急预案,协调相关车辆,为列车准时到达北京提供保障。在G404次高铁上,列车乘务人员主动将患儿周边的乘客调换座椅位置,让小可言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医疗空间。在乘务人员与一位乘客沟通调换座位时,这位乘客的话让我记忆尤为深刻,“一切为了孩子,我坐在哪里都无所谓,我马上走,不耽误你们时间。”
       在转运过程中《生命缘》栏目组率先在网络中发布了小可言转运过程和病情发展的图文直播之后,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纷纷转发评论小可言的转运事件。在各个爱心团体的帮助和广大网友的呼吁下,在短短的10个小时的时间里,为小可言筹集到了30万元人民币的治疗费用,对于这个收入微薄的小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在列车还有4个小时到达北京之时,《生命缘》栏目组联动各大媒体,提前发起了一场“为生命让路”的爱心行动,呼吁北京市民为小可言的救护车让路。晚上6点半左右,列车准时到达北京,运送小可言的救护车畅通无阻地行进在通往八一儿童医院的路上。这一路,我看见几乎所有的车辆都在为运送小可言的救护车让行,更让我感动的是,在让行车辆中还有乘客摇下车窗喊着:“小可言,加油!”,“小可言,不要怕!”晚上7点30分,小可言顺利到达八一儿童医院后被立即送往重症监护室,进行后续的治疗。这场历时14个小时的全民爱心行动宣告结束。作为救治小可言行动的参与者和全民爱心行动的见证者,我深刻地感受到,当细细的涓流汇成滔滔大河是多么强大的推动力量。让我们一起汇聚爱心为生命护航。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