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高满堂: 我愿意让创作慢下来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17

      如果说当年的《闯关东》是一部前传,回顾了我国著名的一次人口大迁徙,那么眼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老酒馆》则是高满堂在历经十年岁月沉淀后,将中国人内心深处“家国同构”的终极信仰以及愈难愈强众志成城的精神气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进行的延展扩充和升级表达。
      这部46集的年代醇燃大戏《老酒馆》正在北京卫视、广东卫视双台热播,腾讯视频独播,首播当晚收视率数据破1。开播以来每天收视数据都持续攀升,并在周末再创新高。老编剧高满堂日前接受了记者专访。

父亲百年祭的这天,他决心动笔
      如今的大连有近半数的人口来自山东,高满堂祖上从爷爷那辈开始闯关东来到大连,他的父亲就在大连的兴隆街上开了酒馆,《老酒馆》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从风雨如晦的1928年一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跨越近20余年的历史风云。可以说,该剧将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展现了中华儿女“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气节。
      说到父亲,高满堂说自己脑海中的印象都是他喝完酒拉着破二胡唱戏的陶醉模样。“唱《空城计》就是喝美了;唱《徐策跑城》,就是喝得差不多了;如果再来一出山东吕剧,这就差不多该睡了。从那时起,我就对酒充满了好奇,非常向往将来能像父亲一样享受其中。”高满堂没去过父亲经营的酒馆,但每天听着父亲讲述着酒馆里发生的事,让酒馆在他的心中变得光芒四射。“我父亲虽然是个酒馆掌柜,但从未因醉酒而失态。他自律而清醒,对于’酒德’有着自己的看法。有的人喝了酒是豹子胆,醒了酒是兔子胆。喝起酒连说话都要小声的人,是白吃白喝看白眼;而喝酒拍胸脯的这种人,也要离他远点。”这些话糙理不糙的道理,从小影响着高满堂,以至于他在后来的作品中,都善于在平实的语句中蕴藏深刻的道理。
      说到创作《老酒馆》的初衷,他解释为,当年父亲口中这些走南闯北的酒客,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故事,豪气干云的侠义之情,如同种子一样种在了少年时的高满堂心中,多年来一直在激发自己如使命感般的创作欲望。在父亲百年祭的时候,他终于决心开始落笔,书写这个在脑海中千回百转了多年的故事。“写父辈那个年代的故事,写得畅快,越写越有精神头。”
      除了记录父辈故事,高满堂认为,写电视剧还有一项重要的使命,就是要告知年轻一辈,“血脉是传宗接代的根本,无论到了哪一代,这种血脉不能断。生在太平盛世,回溯过去,尤为重要。有必要让今天的年轻观众知道,我们的祖辈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每个角色都流淌在我的血液中”
      《老酒馆》收视率居高不下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剧中每个角色都生动鲜活,这也是高满堂最得意之处。“《老酒馆》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流淌在我的血液里,其中,陈怀海是我花费心血最多的。他相当于一个稳固的主线和枢纽,来往的酒客们就是一根根纵横交错相互融合的支线,这些人物进出开合,收放自如。他爱护妻儿,关心兄弟,扶危济困,是中华民族脊梁式的人物。但同时他也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一双儿女流浪在外,他心如刀割,老泪纵横也无计可施;回东北找由麻子的复仇之路机关重重,会犹豫不决,彷徨无助;面对日本浪人黑木再三的挑衅,也会胆怯发怵,却依旧义无反顾。”高满堂坦言,他不想教育观众,只想用自己作品中的艺术形象来感染观众,用他身上的特质去充实现代人的头脑,让传统精神重回现在的新时代。
      除了陈怀海之外,剧中其他角色也各具特色。顶天立地的抗日好汉老北风(石兆琪饰),铁骨铮铮的东北义勇军马旅长(姬他饰),忠心不二的账房先生三爷(刘桦饰)一张铁嘴说尽天下不平之事的方先生(方清平饰)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谷三妹(秦海璐饰)……来老酒馆喝酒的英雄豪杰既有义薄云天的侠气,也有侠骨柔肠的情怀,上至末代皇后下至地痞流氓,几十个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共同谱写了一幅海纳百川的“东北风俗画”。
“我愿意让创作速度慢下来”
      《老酒馆》让高满堂酣畅淋漓的另一个原因是能够和两位老朋友合作。陈宝国已经和他合作过多次,他视高满堂为事业上的贵人和伯乐,而高满堂也把陈宝国当成挚友。两人十多年间合作过多部作品,一路走来,两人越发默契。高满堂告诉记者,两人在《老酒馆》开拍前曾深谈过一次。“我告诉宝国,陈怀海这个人物不同于其他同类题材,他是独特的不可复制的,演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创作,不能由着表演惯性,按照以往的经验来演。”而陈宝国也不负众望,不仅为了该剧把戒了多年的酒又喝了起来,而且还把前半生攒着的眼泪都流到了这部戏。他曾多次表示能在这个年纪遇上陈怀海是“恰逢其时”,因此不惜重开十年酒戒,只为给亦师亦友的高满堂奉献出最不留遗憾的表演。
      另一位老友是导演刘江。两人在十年前曾经合作过《满堂爹娘》。十年间,虽然没有再度合作,但高满堂一直关注着刘江的每一部作品。“我信任他,首先是他的人品,第二是他的艺术成就,原来他在拍别的戏时我都会经常去探班,我非常欣赏他的艺术品位,这么多年也一直在关注他的作品。”
      高满堂把打算拍《老酒馆》的想法告诉刘江的时候,对方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刘江表示,能执导高满堂这样“压箱底”的大戏实属三生有幸。“除了让我当导演之外,我没有任何条件。”
      “我愿意让创作速度慢下来,有了原创,中国的电视剧才有长久的生命力。”创作近40载,高满堂初心未改,在生活的细节中发掘珍贵的故事,以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为观众打造了一个又一个独特浪漫的人文世界和灿若星河的故事宇宙,而《老酒馆》正是他初心未改、再踏征程的地方,只不过这一下笔成文,就历尽了大半生的光景。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