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人在草木间 做茶先做人

——

作者:□《外公和安茶》编导 尹谦  来源:  时间:2019-09-25

       芦溪的清明多雨。茶园的烟雨,空气里面散发着泥土的味道。今年的清明,对汪珂来说,他惦念着一事。“前前后后写了一个月,深夜写文,厚厚一沓纸。”汪珂说道,“如果可以选择,我愿回到学徒时代,长随外公,只知茶事,无纷无扰。”
       清明节的第二天,汪珂在朋友圈里发表了怀念外公汪镇响的长文《我想说说我的外公和安茶》。追忆中,26岁的汪珂写道,“挫折伴随苦与痛,内心能否承受得住,只能靠自己。外公教导的最重要的一环是坚毅与忍耐。”
       祁门是徽州主要产茶区之一,据文献记载已有1100多年历史,唐代已成著名产茶区。安茶从明代发端,至清光绪以前,盛极一时,名满海内外。清末至20世纪40年代,祁门安茶产量仍在千担左右。抗日战争时,由于销路受阻等种种原因,逐渐衰败以至销声匿迹,不为人所知。为使绝迹近半个世纪的安茶重获新生,20世纪80年代,祁门芦溪乡安茶原产地的茶人汪镇响遍访当年安茶制作、经营者,经过艰辛努力,终于试制成功。
       “外公只有两个女儿,我是长外孙,打记事起就一直跟随外公身边看做茶。”汪珂说,外公一直希望自己能够考上大学,再回来接茶厂的班。然而,当收到大学入学通知书时,外公却变了卦。汪珂手中拿着一张外公的已斑驳的彩色照片,回忆起外公那天对他说过的话:“本想你去学有所成后,再教你做茶,可是安茶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学会吃透的。失传了几十年的安茶工艺恢复起来经历了很多弯路和挫折,希望你可以继承我的衣钵,在我走后能够把我的门面给撑起来。”虽然难以理解这个决定,但汪珂想着不能辜负外公的养育之恩,应该陪伴在他身边,便决定留下。
       2013年7月,汪珂正式成为制茶学徒的第一天,外公的一句“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一个学徒”令他至今铭记在心。安茶的每道工序,杀青、揉捻、日晒、烘干等,汪珂都亲身参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安茶精制的时候,烟熏火燎的,汪珂说:“每天都是蓬头垢面,洗澡的时候,满地的灰垢,水都是黑色的。”即便是这样,汪珂最常听到的还是外公过于严苛的训斥:“真是恨铁不成钢,倔成驴一样。”
       “我的外公只信他自己。”汪珂回忆起一次与外公激烈的对抗,“外公太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安茶了。”冲突之后,汪珂重新审视了自己,看着日渐被病痛缠身的外公,他决定继续制茶之路。
       三年学徒,一路走来,汪珂正式出师。然而,此时外公却因长期被痛风折磨,骨关节严重变形,病入膏肓。2018年1月6日,外公在他经营了20多年的厂子里,怀着解脱与不舍静静走了。老人家留下了最后一句话,“独善其身,好好做人,好好做茶。”这一年,便成为了汪珂的独立制茶元年。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能否稳定出茶?有鼓励,有支持;有质疑,有观望。在各种嘈杂的声音中,汪珂收起悲痛,安排好茶厂原班人马,遵循着外公的手艺潜心做茶。历经7个月,新茶出品,反响甚好,算交上一份满意答卷。
       “以前经常听外公说,‘做茶先做人,人做好了,茶也会做好。’曾经懵懵懂懂,亲身体会过才深有感触。你待茶如何,茶便待你如何。”
       清明这天,汪珂在纸上写道:一切安好,我已成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