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厉害了《法治进行时》

——老观众新网友赞一声

作者:胡熙铭  来源:  时间:2019-10-14

2016年11月11日,当时已经17岁的《法治进行时》迎来了一次重大升级:融媒体小组正式成立。
由一个北京地区知名度极高的电视栏目,转向网络端面对全国的年轻网友,《法治进行时》迈出的这一步,异常坚定。到了今天,《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小组已经成立近3年,《法治进行时》也即将迎来20岁生日。在延续电视端高影响力的同时,《法治进行时》在网络端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巨大的影响力,在整个北京电视台的层面来说,都堪称典范,很多同行很多观众竖起大拇指,赞一声,厉害。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法治进行时》的多位记者和负责人,获得了大量台前幕后的故事。

理想:让全国人民了解《法治进行时》

2019年8月中旬,《法治进行时》的忠实观众李阿姨,接了一个诈骗电话。李阿姨不但识别出骗子的真面目,还在电话里教育骗子,并苦口婆心地劝骗子弃恶从善。随后,李阿姨把和骗子的对话录音提供给了《法治进行时》融媒体编辑。
经过精心剪辑后的这段电话录音,被编辑发在了《法治进行时》的各融媒体平台。更厉害的是,这条视频竟然连续三天上了微博热搜,总点击量突破了2.5亿,全网累计有1.2亿网友参与了讨论。
其实,这仅仅是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团队制作的大量优质短视频中的一个。
自2016年11月11日《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团队组建以来,《法治进行时》已经入驻了北京时间、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今日头条号、搜狐号、抖音、快手等近20个知名网络平台。
与《法治进行时》在传统电视端的呈现方式不同,这些网络平台的内容风格百花齐放,短视频、直播、图文、评论、投票、商城等多种形式,满足了海量网友的差异化需求。

 

北京电视台科教节目中心副主任王勇
专业、权威的内容,新的方式,凝聚了超人气。截至记者发稿时,法治进行时头条号粉丝344万,微信公众号粉丝10万,官方微博粉丝66万,抖音号粉丝344万,搜狐号粉丝12万。观众和粉丝的法律咨询、话题评论和线索提供也是日益增加。
北京电视台科教节目中心副主任王勇告诉记者:“随着《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平台的发展,《法治进行时》走出北京区域,成为了全国的一个媒体和平台。数据显示,原来《法治进行时》新浪微博70%-80%是北京的粉丝,现在微博只有10%-20%是北京的;头条号的粉丝80%以上也是来自全国其他各个地方的。”。
王勇还说:“我们希望通过融媒体平台把专业、权威的法治理念传播到更多人,让全国人民了解《法治进行时》。”

 

现场直播团队

 

半年   《法治进行时》的网络直播和短视频开始爆发

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法治进行时》栏目1999年12月27日开播,至今已近20年。20年来,《法治进行时》作为北京政法系统最前沿的宣传阵地,不断推动法治的进程,为首都平安建设做出努力。
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为电视内容打破时空界限提供了更多可能。正是由于敏锐地洞察到了新媒体的发展趋势,2016年11月11日,在北京电视台网络管理部、制作部等部门的大力协助下,一个由演播室直播团队和后期制作团队组成的《法治进行时》融媒体运营团队成立了。
“那一天,我们拿着自拍杆,拍摄我们的办公环境,然后通过微信公众号直播出去了。”《法治进行时》融媒体负责人刘井元回忆说,“当时直播了近三个小时,效果还不错。但后来我们发现直播间只要达到一千人左右,直播信号就卡了。而且刚开始微信公众号的服务号每个月只能发文4次,太受限了。之后,我们就把服务号的3万多粉丝迁移到了订阅号。”
一条路不行,那就换下一条。

《法治进行时》融媒体负责人刘井元


半年后,《法治进行时》的网络直播和短视频开始入驻今日头条,凭借着大量独家法治资源的优势,《法治进行时》的爆发力很快就在网络端凸显了出来。
“刚开始,短视频拆条的数据比较差,因为当时其他的网络平台都在盗版拆分我们的节目视频,甚至题目都不改就放在了各自的平台上。”怎么办呢?刘井元决定打个时间差。每天上午,融媒体编辑们就开始集体观看当天中午要播放《法治进行时》的节目,然后根据内容提前起好网络化的标题。

谷军岭是《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小组的主编,他每天的工作内容,是带领视频小团队把栏目播出的视频、来自网络的视频和拍客粉丝提供的视频剪辑成时长在两分钟左右、便于在网络上传播的内容,编辑们会根据剪辑好的视频,每人起两三个标题,最后由主编选择最有网络感的标题推送出去。
一切准备完毕后,新媒体编辑们会在中午12:00电视播出的同时,将拆分好的短视频发在入驻的网络平台上。也就是说,当《法治进行时》电视端节目播出时,网络端的视频也同步推送给了全体网友。
几个月后,效果慢慢凸显了出来。到了2017年6月的时候,《法治进行时》头条号短视频和网络直播多次观看量都超过了百万。
如果说视频分发特点是“分”,那么,“法治时间”则是“合”。
在传统电视端,通过《法治进行时》的大红大紫,北京电视台科教节目中心衍生出了《第三调解室》《现场说法》《法治中国60分》《律师帮帮团》《庭审记录》《警法目录》等众多栏目。而这些栏目,也拥有着大量的独家视频资源。
2018年10月,《法治进行时》《法治中国60分》与《北京时间》合作推出了“法治时间”,仅仅两个月的网络总点击量就突破了1亿。
“融媒体并不是电视端的一个复制,而是经过深加工,使得节目质量也得到了提升。《法治进行时》在网上的生存价值,一定要清楚。网站为什么欢迎你?就是需要有品质的节目内容。网友为什么需要你?是因为能提供可以理性解决实际问题的思维和理念。”王勇告诉记者。
在与《今日头条》合作的同时,新浪、腾讯、搜狐、快手等网络媒体平台,纷纷主动上门,寻求和《法治进行时》的合作机会。


三年  《法治进行时》融媒体编辑,每个人拉出去都是一个腕儿

三年的融媒体平台发展,最难的是什么时候?
刘井元坦言:“最难的是电视端收视率和收入不断下滑、融媒体的收入还不够融媒体编辑们自给自足的阶段。”
记者看到,刘井元的一个记事本上,密密麻麻写了一堆事,做完一项就去掉一项,他笑着说经常半夜睡觉醒来都会想起一件件要处理的工作。
几个编辑更是住在办公室,以单位为家,这样才能够及时处理突发新闻,跟上融媒体时代的节奏。“新媒体时代,没有休息天,也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大家都是随身带着笔记本电脑,走到哪里带到哪里,遇到突发新闻赶紧发。”刘井元说。
记者了解到,刘井元带领的融媒体团队,几乎每个人都是身兼数职。这些新媒体编辑们,除了融媒体的本职工作,还兼职演播室录制、后期制作等其他岗位的工作。而刘井元除了是《法治进行时》融媒体负责人,一直还兼职管理后期团队和演播室团队。
虽然辛苦,但是刘井元却有着强烈的成就感:“经过3年的历练,《法治进行时》融媒体编辑们的网络意识已经很强了,每个人拉出去都是一个腕儿了。”
以《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团队打造的《马良说》为例,这档让人耳目一新的法制网络新闻脱口秀节目,从前期节目文案到演播室录制、后期包装设计、精编合成等,全是团队自己制作出来的。
主持人轻松的语态、犀利且接地气的评论,加上节目中经典电影桥段,让人感觉三分钟的内容嬉笑怒骂,有乐有料,好玩又引人深思。虽然仅有三分钟,但节目在今日头条平台一亮相,就获得了上百万观看量,同时,还有1200多条网友的评论留言,彰显了《马良说》良好的互动性。
庞雪,《法治进行时》融媒体编辑,1990年出生,2014年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法治进行时》栏目。经历了从后期制作到电视直播、网络直播的所有工作。她最大感受是后期制作的岗位和做前期记者的思路是不一样的,后期制作相当于做包装、剪辑,前期记者是需要做策划的,要紧跟热点与时事潮流。
2018年2月14日,马上要春节了,因为找不到参与网络直播的嘉宾,编辑们只好亲自上,当时那一期的题目是《保时捷女司机酒驾三车连撞,酒精检测显示280》,网络直播效果很好,达到300多万观看量。
“节目中的那个女司机春节是在看守所过的。春节期间,对于驾车出行遵守交通规则,警示性很强,教育性很好。”庞雪说:“对于我,这次当主播也是一种锻炼,我们都是做后期的,现在露脸去做网络直播,对性格、语言表达、随机应变能力都是一种挑战。”
马良,《法治进行时》的主编和主持人,他的大部分工作时间都花在了传统媒体端。然而,他还是从百忙中抽出空来,策划了融媒体节目《马良说》。
《马良说》的主创团队有三个人必不可少,一个人录像,一个人制作,一个人主播。每次做节目之前,马良会把确定要说的新闻事件以及引导方向发到融媒体小编群里,比如“这个事件重点想说谎言的代价,需要找和谎言相关的经典语录和电影电视剧,然后小编们就把找到的都发群里,确定编辑的时候在哪里植入。”
“对我来说,一方面要负责带团队拍新闻找选题定选题,另一方面作为《法治进行时》的主持人,要写每天电视端主持人的串词和态度,同时又是融媒体端品牌节目的牵头人,要负责和融媒体团队对接、要写融媒体端的串词、盯录像和呈现,更多的压力在于,一是时间跨度和业务跨度,二是思维投入的压力,同样一个新闻,要写得与众不同才会有人关注。”
马良告诉记者:“大家都说传统媒体在这个时代会衰败,会死掉。我其实挺赞成另外一个专家说的话:可能电视会死,电视栏目一定不会死。因为电视栏目是内容生产端,新媒体也好,传统媒体也好,只是输出渠道不同。对于受众而言,希望看到的是有价值的、高品质的内容。有精彩的内容肯定不会死,而这正是传统媒体人的强项。”

《法治进行时》资深主持人、网络直播主播王振龙


王振龙,《法治进行时》主持人,同时也是栏目网络直播的主播。他告诉记者:“电视主持人与网络主播最大的不同,是电视节目主持人不需要有太多的互动。网络主播,互动是比较重要的,更考验主播专业知识的储备和临场应变的能力,有时候网友在直播间提出一个问题我如果答不上来,就会比较尴尬。暴露知识的短板,所以前期的准备工作要做得很充分才行。”
前段时间,“保时捷女司机掌掴男司机反被打飞帽子”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王振龙特意对此事件做了一次直播,在直播过程中聊到了一个法律问题:有一家美容院就把“帽子姐”的形象做成卡通造型摆在店门口招揽生意。
“这算不算侵犯肖像权?”
类似这种专业的法律问题,王振龙在每天直播的时候都有可能遇到,为此,王振龙会预想出网友有可能感兴趣的诸多的法律问题,并全部做好准备。

 

1000多位热心网友成为了节目的拍客

1000多名拍客    上千人的粉丝拍客给栏目提供大量新闻线索和视频

在刘井元的引领下,记者来到了北京电视台信息网络管理部——一个为北京电视台各个部门提供技术支撑的地方,《法治进行时》网络直播间也搭建在这里。
《法治进行时》融媒体运营团队都很熟悉这里的办公室,因为这里是他们经常头脑风暴之处,许多有创意的小点子、小程序的开发,都是在这里诞生的。
信息网络管理部的技术骨干李明嘉告诉记者:“和融媒体团队的小伙伴一起坐下来说说,参与到节目的策划中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和原来的纯技术氛围不一样,我们偶尔出个小主意,并且提供技术支持。比如,在《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尝试运作网络商城的时候,我们还帮着做了一些台历的长图。”
2018年9月,北京市公安局评选出的十名最美警察,首选在《法治进行时》网络直播间做客,给粉丝们讲述最美警察的动人故事。
“为此,网管部的技术人员帮助《法治进行时》新媒体编辑们设计了一些网络粉丝投票的小程序,运用这些工具可以简化生产制作过程中的困扰。”李明嘉表示,“如果栏目的编辑说要做一个投票,让这些内容方便快捷地呈现到互联网端,我们就会用既用工具把页面包装出来,进行实现。”
刘井元告诉记者,融媒体平台都是靠科技助推。没有技术支撑,平台也不能发展到现在。比如小程序开发、微信号菜单里面的直播、日常组织的大型活动等等,都是和网管部一起商量一起研发。
“敢于尝试敢于创新,在融媒体时代是必须的。”
除了一些小创新,通过网管部的大数据平台,还可以分析出突发新闻的传播特点和规律,发现用户对新闻信息的喜好,总结出做什么样的节目更能引起网友的关注。刘井元举例说:“8月19日到8月25日这一周大数据表明,交通类与车相关的信息都是大家关注的热点,发现这一点,我们就连续制作了交通类与车有关的视频,效果都不错。我们发现,融媒体端的粉丝和电视端的观众重合的几乎没有。电视观众以中老年居多,而移动端大部分是年轻人。”
为此《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团队建立了自己的拍客群。
“我们以征集拍客的方式,建了七八个拍客微信群,已经拥有了1000多名拍客。”刘井元告诉记者。
拍客群活跃度一直非常高,上千人的粉丝拍客给栏目提供了大量新闻线索和视频,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栏目寻找内容来源的压力。
2019年4月4日,拍客张鑫提供的一则“怀柔宝山寺附近突发山火、消防员全力扑救”的视频,经过《法治进行时》融媒体编辑的再次编辑后,在新浪微博达到了60多万的播放量。
7月30日,栏目请到了拍客群的“拍客代表”——张鑫,做客《法治进行时》的网络直播。
拍客的参与,让《法治进行时》的节目更加具体、更加丰满,也使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外延不断扩大。
“移动优先,意味着所有新闻事件,第一时间一定是在融媒体端播发,得到网友反馈和互动后,再在电视中播出。网友中真的藏龙卧虎,有当事人,有专家等,他们通过移动端直接发表观点、或者提供更新的线索,就让节目越来越丰满,越来越具体,对节目质量是一个更好的提升。反过来,通过融媒体端的播发,又去做成一个更专业、更全面、更权威的电视作品,进行一个极致化的呈现。”在王勇看来,这是一种良性循环。

《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团队


900万观看量    50分钟的电视专题片影响巨大

在《法治进行时》新媒体编辑的日常工作中,网络直播也占了很大的比重。从2016年11月11日开始,《法治进行时》坚持每周一至周五晚上8点,在融媒体端对全国的法治热点事件进行深度剖析、点评。同时,把每天中午12点的电视端的内容进行网络同步直播,获得了巨大的网络影响力。
除了固定的每天两场网络直播之外,对于各类突发事件乃至法治热点事件进行不定时的现场直播,也已经成为了《法治进行时》的常态。
2018年夏天,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联合《法治进行时》栏目,对北京市法院系统5次强制执行现场进行了全方位的网络直播,累计超过1亿名网友在线观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对执行的直播活动给予了高度评价,网友们也是对直播活动纷纷点赞。
2019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陈海涛黑恶势力团伙进行了宣判,《法治进行时》在当天中午第一时间进行了电视直播和网络直播,并对视频素材进行了网络化的重新创作,最终在“抖音”等平台上播放量总计超过了7000万。
同时,北京市委政法委指定委托《法治进行时》栏目将此案拍摄制作成的50分钟的电视专题片,通过《法治进行时》电视端和融媒体端同时呈献给观众和网友。最终,50分钟专题片的网络观看量总计超过了900万。 
通过这些大型网络直播策划与编排,《法治进行时》多角度、多层次,为广大网友和电视观众奉献了一堂堂生动的普法公开课。
到了2019年年初,《法治进行时》融媒体团队终于在经营上实现自给自足,随后与北京电视台台属公司北京北视英特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京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在网络广告植入、小程序开发、网络安全商城、律师事务所宣传推广、融媒体版权等方面的项目相继落地,可谓是多点开花。
“网络安全商城在今后应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要打造一个《法治进行时》专属的安全用品商城。除了商城的业务,我们在常规业务上还会开发三分钟之内的法制类小短剧,让主持人、记者、小编自己做演员,主要是想普及法律知识和安全防范常识,顺带植入一些家庭防范类、消防类、儿童安全类的小产品。”刘井元透露:“融媒体能尝试的我们都会试试。”
“总之,永远在路上!”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