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武林高手马廉祯:我有一个梦想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14

       马廉祯,出身武学世家,粗犷的西北汉子,一身腱子肉,搁在古代这个形象看起来就是妥妥的江湖刀客,行侠仗义的那种。
       事实上马少侠确实善用刀,且家学深厚,著名的破锋八刀就是他的爷爷马凤图和二祖父马英图创编的。这套刀法训练出的西北军大刀队在抗击日军的战斗中极其神勇,为抗战胜利做出了卓越贡献。
       与大刀和刀法同样传承下来的还有武学家的责任和使命。贴着武术家的这个标签出生,家族荣誉感的深处则是危机感。马廉祯说过一句很悲又很重的话,“传统武术不是面临危机,而是已经死了。”
       在他看来,习练传统武术的人群中大多数都是老年人,青少年极少;鱼龙混杂的武林中,门派越来越多,大师也越来越多。穿上从某宝买来的对襟褂子,带着看似名贵的珠串比画着花拳绣腿,“大师”似乎很容易就可以习得,根本没有客观标准可以衡量。不能互相评价甚至自我评价,武术不该是这个样子。将武术量化、让武林有序的使命,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马廉祯肩上。
       如何来建立标准呢?马廉祯选择了国术作为借鉴点。国术源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是由一批杰出的国术家和体育家联合实践的一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体育竞赛系统。国术通过对身体所有指标的标准化和测量,再整合西方体育运动的规则,形成一个独特的度量衡来进行比较。有以评分为标准的运动项目,譬如套路;也有以明确的计分方式为衡量标准的项目,譬如短兵、长兵、射箭等等。为了系统地复制国术竞赛,马廉祯自己创办了一个国术大赛。
       既然敢称大赛,规模就一定不会小。2009年,一千多人在香港参加了马廉祯举办的世界中华国术大赛,但也正是这次比赛,让马廉祯亏掉了从小口挪肚攒的所有积蓄和他父亲的大部分积蓄。
       回想十年前举办千人大赛的行为,马廉祯用了“天真”这两个字来评价。原本以为,凭借家族在江湖的影响力,振臂一呼而来的热心人就足以让事情飞快运转起来。然而,现实让当时刚满三十岁的他瞬间清醒。可以振臂,可以一呼,但那也可能只是自己领着几个人继续前进,绝大部分人并不会理睬。
       习武之人,韧性似乎也比普通人更强一些。复兴国术必须要从基层实践走起,只要方向是对的,马廉祯就决定继续走下去,即便这条路可能有些孤独。
       2016年,马廉祯重新创办的健公国术大赛,至今已经举办了六届。从最开始只有射箭和短兵两个项目,到今年增加的青少年搏击,再到五年内增加至七八个项目的小目标,马廉祯明确而坚定。他想将国术比赛打造成具有中国风格的中式奥林匹克运动会,即便已经举办的比赛全部都是亏损的,即便他基本不再有个人积蓄。
       如今的马廉祯很坦然地面对着自己的“赔钱买卖”,或者不能称其为买卖,而是一个伟大的使命和事业。马廉祯说,赔的钱全部都是学费,而且他很欣慰越来越多的人陪着他一起交学费。乐观点估计,学费也许还需要交20年。他说,未来当学费足够多的某一天,国术这个属于我们中国人的、可以体现我们民族情怀的运动项目,就会在国际上绽放光彩。说这个话的时候,马廉祯的眼睛里有光芒。
       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天终归会到来。中华民族的武魂,需要我们共同铸就。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