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镜头里的古都文化印记

——记北京广播电视台《这里是北京》开播15周年

作者:程戈  来源:  时间:2019-11-04

        2004年10月2日,在当时的BTV公共频道,一档名为《这里是北京》的栏目开播。如今,《这里是北京》15岁了,早已把“家”安在了BTV新闻频道。15年,3495期节目,其中的故事说不尽道不完,深深烙印在《这里是北京》制片人李欣、主编张晓达的内心深处,他们用行动诠释了栏目15年的初心与坚守,更用镜头记录下北京文化事业的飞速发展。

 

 情结永定门
      15年前的起点,15年后新的出发点,从复建全记录到申遗宣传片,15年无数次“重走中轴线”,永定门是《这里是北京》永远的情结。

2004年拍摄永定门复建

2019年,为拍摄中轴线申遗宣传片重回永定门

      《这里是北京》播出的第一期节目叫《永定门复建记》,在这期节目之前,李欣已经开始了和永定门的缘分,“1996年我做《同视点》节目,拿一张老照片,带着主持人去照片里的地方看新样子。当时就拍过永定门,主持人胡宁杨站在永定门桥的桥墩上录完了节目。”对永定门一直有情结的李欣,2004年8月得知永定门复建整体工程将于当年国庆节前交付使用,和《这里是北京》的开播时间非常近,他毫不犹豫地决定跟踪拍摄,把永定门复建作为栏目的首次亮相。

看到复建的永定门城楼    93岁的侯仁之先生拍着手说好极了
      在记录永定门复建的过程中,《这里是北京》拍摄到一段珍贵的影像。2004年9月1日,被誉为“中国申遗第一人”的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北大教授侯仁之先生,从燕南园的家中启程,前往永定门复建现场。当时侯先生已经93岁高龄,两年没出家门。“在车里远远地看到永定门城楼,侯先生高兴地拍起了手,连声说:‘哎呀,哎呀,好极了!’等到登上永定门城楼远眺,侯先生又说了一句:‘哎呀,好极了!’那是侯先生第一次见到复建后的永定门。”李欣至今还记得侯仁之先生说的一句话,“他说我都没来过。侯先生93岁了,他都没登过老永定门城楼,我们更应该记录下来,让后代子孙知道永定门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天我们做了全过程记录,从侯先生出家门到他到达永定门,一路跟拍,仅对侯先生的采访就有40多分钟。2013年,侯仁之先生去世了。我们拍摄的那一天,是他最后一次跟媒体说关于中轴线的事情,这段影像太珍贵了。”

刚完成中轴线申遗宣传片    从40分钟素材选出不到20秒的雨燕镜头
      以永定门为起点的《这里是北京》从没有忘记永定门,每逢开播整年,都要去那里走一走、看一看、拍一拍。“作为北京中轴线的最南端,使用原材料、原工艺复建的永定门城楼还是那么原汁原味,而周边的环境变化太大了,南广场、北广场都有了,现在那里成了人民群众休闲生活的好地方。”李欣感慨地说。从今年7月开始,《这里是北京》栏目组开始了对北京中轴线申遗宣传片的拍摄,沿着中轴线走了无数趟的他们,对每一个镜头都精雕细琢。“北京人都知道雨燕,它是奥运吉祥物妮妮的原型,就叫北京雨燕。当我们接到拍摄任务时,雨燕已经开始南飞,当即抓紧最后的几天时间抢拍,但是因为天气原因画面并不十分理想。为了在宣传片中呈现最好的镜头,我们从近40分钟的相关素材中精挑细选,包括我们专门拍摄的素材、台里资料库储存的素材以及一位老同事的私藏,最终找到了理想的雨燕镜头。申遗宣传片中关于雨燕的镜头不到20秒,我为什么要这么较劲,就是因为用北京命名的动物里,燕子只有这一种,它们在北京活了600年,和这座城息息相关,我想用最完美的镜头记录它们、记录北京。”作为老北京,作为纪录片人,李欣有着自己的坚持。动物与城市完美融合,古老的建筑也焕发了新的活力。中轴线申遗宣传片里的永定门,不仅是一座城楼,更是人民美好生活的见证。镜头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扎燕风筝传承人费保龄的弟子,在永定门城楼前举起了一只漂亮的扎燕风筝——双飞燕,舞动的“燕子”映衬着孩子们的笑脸,也跃动着古老都市的现代气息。“中轴线申遗宣传片还会继续做,明年我们将记录更美的永定门!”

 

坚守考古
      从一人跟拍老山汉墓,到七人驻守城市副中心考古现场,《这里是北京》记录了数十处考古发掘,对唐代刘济墓的考古直播更是创下了最高收视纪录。15年时光,三代考古人,栏目对考古影像记录的坚守从未改变。

 

李欣(右一)和拍摄团队在副中心考古工地

李欣在刘济墓考古现场

房山长沟大墓(刘济墓)发掘现场

 

      李欣对考古的热爱始于2000年老山汉墓发掘,他率领同事从发掘的第一天起,一直拍摄到最后的开棺鉴定,完整留存了老山汉墓发掘的全过程。《古墓传奇大盘点》《老山汉墓——轮回十二年》……《这里是北京》用多期节目让更多人知道了这座位于石景山的汉墓。从这里开始,李欣和他的团队对考古的记录一发不可收。

站在40米高的车上拍玉河考古
记录大运河申遗多的500米
      2006年,有人提供线索,说在鼓楼前万宁桥迤东到东不压桥一带的旧房屋改造施工时,挖不动了,地下发现了古石条,施工单位报告了文物局。李欣得到消息后,当即决定马上跟进拍摄。原来,这里是京杭大运河的古河道,长约500米,从清代以后就弃之不用了,近代被填建了马路和胡同。为了这一重要发现,李欣决定使用当时最先进的高清设备进行拍摄,“我们面临一个抉择,是用普通设备拍,还是用高清拍,那时候高清刚出来,号称全北京就五个人会用,价格高得不得了。我下了狠心,上高清,拍!”最先进的设备有了,拍摄高度怎么解决?那时还没有航拍机,周围没有能够拍摄鸟瞰视角的制高点,于是他们租了一辆40米高的高架车。有恐高症的李欣,一咬牙,爬了上去。“车上站人的地方特别小,风呼呼地吹,感觉直晃悠。但是一架上机器,就都不是事儿了。这样的机会这辈子就一回,我不能给自己留遗憾,更不能让历史留遗憾。”站在40米高的车上,李欣拍了个够,被摄像机中画面吸引的他,险些一步踏空,幸好被一旁的助手紧紧拽住。两年后,这段珍贵的影像终于播出,当期节目荣获北京市新闻奖。“这次考古非常重要,因为它的发现,大运河申遗北京段多了500米。”这500米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大运河遗产段”。李欣他们的拍摄是现场唯一的影像记录,拍摄素材在国家“申遗”部门后来的运河宣传展示中是必不可少的画面。

刘济墓考古实现“四个一” 
现场直播创收视高峰
      2013年春天,房山区长沟在土方挖掘过程中发现了一处古墓。得到消息的李欣带领拍摄团队直奔长沟现场,到那儿一看大喜过望。多年的考古拍摄经验,让他感到此处非比寻常。“现场有两块墓志,对于考古来说,发现墓志、发现文字最重要。”担心古墓被回填的李欣立即拍摄,当晚回到台里立即进行编辑,以最快速度制作了纪录片。随着考古发掘的进展,确定这座古墓是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及夫人墓。2013年6月22日,北京电视台对刘济墓考古进行了现场直播。这是北京电视台历史上首次进行考古现场直播,创造了全国电视台同一时段收视率第一。张晓达至今还记得那一天的天公作美,“6月已经入夏,考古是在大棚里,现场非常闷热。直播前一天下午,转播车提前到达试信号,所有人在棚里感觉像蒸桑拿一样。当天夜里就开始下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8点。我们9点开始直播,小凉风飕飕的,里面一点都不热,而且整个直播过程中基本没下雨,没有雨点打在棚上的噼啪声,直到直播完了,雨才又开始下,真的是特别神奇。”此举在北京电视台是一件大事,实现了第一次现场直播、第一条独家新闻、第一时间专题片播放、出一本书的“四个一”。为了这件大事,李欣流过泪、失过眠、白了头,但他从没想过放弃。“保住一个北京重要的历史文化遗迹,补救一段珍贵的历史空白,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七人团队跟拍副中心考古三个月
与“尸骨”比邻而居
      2016年,《这里是北京》将目光投向了通州城市副中心考古。一到考古现场,李欣就惊住了,“人山人海,川流不息,这么多年拍考古就没见过这么多人的。后来一打听,有2000多人,全国九家考古单位都来了,支持副中心建设。我一看这场面,必须得有一支队伍盯在这儿,最后就组成了两女五男的七人团队,每人盯一个点,白天拍摄,晚上整理素材。”这些80后90后的年轻人,既要拍考古,又要拍考古的人,比考古队员起得更早、睡得更晚。“七个人住在考古现场旁租的民房里,睡上下铺,隔壁就放着考古挖掘出来的尸骨,一住三个月,非常辛苦。”
      从老山汉墓到城市副中心考古,李欣和团队跟拍了三代考古人,短短十几年,巨大的变化让他感慨万千。“如今的考古队伍越来越年轻,技术条件越来越好,发掘不完全依靠洛阳铲,已经用上了电子新设备,据说马上就有考古车了。作为电视人,跟拍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进步,拍摄老山汉墓时我还在用数字标清设备,拍摄玉河考古就用上了高清设备,再到拍摄副中心考古,一共用了六套设备。最让我感到欣慰的还是考古的开放,以前考古是封闭的,某处考古发现公众可能20年后才知道。后来考古现场有了猜测、有了质疑,都记录在我们的拍摄素材里。到现在,考古变成了开放性的,路县故城考古要考十几年,大家可以去现场看,最后还会变成一个考古遗址公园。当年拍摄老山汉墓的时候我绝对想不到有朝一日还能公共考古。考古可遇不可求,有发展的机会才有考古的机会。这些年北京的飞速发展,给考古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为考古留下影像,为历史留下财富。”

 

攀登长城

      北京的长城,全长573公里,跨越6个区,东起平谷区,西至门头沟区。15年里,《这里是北京》遍访各个区的长城,从长城资源调查到长城文化带再到刚刚结束的长城抢险,用镜头记录下长城保护与文化发展的变迁,登上了长城研究的新高峰。

李欣(中)和团队在长城上采访守护长城30余载的梅景田老人

张晓达在箭扣长城拍摄

今年夏天,李欣(左一)在长城抢险拍摄现场

 

      门头沟黄草梁山梁北坡有一段人称“七座楼”的长城,张晓达进入《这里是北京》栏目组遇到的第一个考验就是它。“2009年,我在门头沟山里待了七天,文管所的齐鸿浩老爷子带队,从早上5点爬到下午1点才爬到了黄草梁的山顶,这是我第一次去长城,觉得和图片上看到的八达岭一点都不像,没有城墙。后来我才知道我见到的是内长城。”

从北齐长城到“箭在弦上” 
长城文化带将各区长城连成一条线
      黄草梁长城之后,张晓达又陆续拍摄了密云、延庆、怀柔的长城,但这些长城都是“各说各的”。直到2017年,《这里是北京》联手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推出了12集系列节目《志说北京——三个文化带》,其中有三集专门说长城文化带,这才让她对长城的认识上了一个台阶。“为做节目我们去了昌平的北齐长城,这是早于明长城近千年的古长城遗迹,现在只留下一堆历经风吹日晒的比较圆润的碎砖块。在密云采访关于长城的内容时,密云区方志办的老师提出了‘箭在弦上’的概念,明朝时密云这个地方形成了一个弓箭的形状,周围的一圈长城是弓,中间古北口、石匣再到密云县城是一支箭。这是对于长城研究的一个新的点。”《志说北京》成了张晓达了解长城的分界线,“之前每个地方的长城在我的脑子里就是一个个散的点,长城文化带终于把它们串成了一串。”
      2018年,张晓达跟随“全国文物系统先进工作者”、怀柔区文管所所长张彤去爬箭扣长城,近距离拍摄长城修缮,“箭扣长城是出了名的险峻,李欣老师1997年曾爬过箭扣,差点没下来,一行人靠着相机闪光灯照明,闪一下走两步,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下了山。我们去的时候箭扣长城一期抢险修缮工程已经完工,二期正在考古,从山下到山上只爬了一个多小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听工作人员说,是因为所有能走的路几乎都被踩平了。通过拍摄和采访,长城修缮的不容易让我非常震撼,人都走不了的道儿,骡子往上背砖,骡子也背不了的时候,人就往上扛砖。即便这么难也一定要修,因为如果不修,长城会面临落石、排水等各种问题。为了保护文化遗产,无数人都在努力着。”

六个摄制组记录长城抢险
为抢时间一天连爬三处长城
      今年1月,国务院批准同意《长城保护总体规划》,今年2月,10项长城抢险工程开工,从5月到7月,《这里是北京》对长城抢险进行了全方位记录,调动部门所有力量,每个区派了两个摄制组,一共派出六个组。为了拍摄到长城抢险前的样子,编导宋敏怡一天之内爬了密云三处长城,包括需要爬三个小时的仙女楼。“我们准备拍摄的时候各处长城抢险陆陆续续都开工了,密云第二周就要开工,为了抢时间,宋敏怡决定当天就把密云的三处长城全爬了。我们配了两组摄像,一组上午拍,一组下午拍,导演只有宋敏怡一个人,她早上五点出发,先爬了两处离得比较近的长城,中午下山休息一会儿,下午2点跟着全新的第二组去爬仙女楼,真的是特别拼。”对于团队的战斗力,李欣很满意,长城抢险的拍摄确实是一场硬仗,“这次拍摄特别强调声音的记录,为了拾音,现场用小竹棍挑着无线话筒杆。山上的大风给录音设置了考验,延庆长城65号敌台只剩下了两片墙,站在风口上如果不扶东西,感觉真能被吹下去。我们克服了各种困难,在现场拍摄了大量素材。”对于长城的保护,北京市越来越重视,2000年至今,共开展长城保护工程96项。今年,除了10项长城抢险项目,还有26项任务逐步落实。李欣告诉记者,记录史无前例的长城抢险,意义不仅在于电视和新闻传播,更在于对后世的借鉴价值。“我们的格局,我们的史观,我们对文物对历史对传承的认识,已经有了一个质的提高。”

 

飞跃通州 

    2005年2月,因为一把密符扇,开播不久的《这里是北京》和通州结下了缘分;2018年11月,因为6集纪录片《这里是通州》,14岁的《这里是北京》涅    重生。15年,通州经历了质的飞跃,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它的飞速发展都收录在了《这里是北京》的镜头里。

 

李欣在《这里是通州》考古工地拍摄现场

漕运军粮经纪密符扇

李欣在大运河考察

拍摄团队在通州东方化工厂拆除现场

 

      从栏目开播之初,《这里是北京》就非常关注通州,拍摄了大量历史人文的内容,李欣清楚地记得对通州的每一次报道,“2005年,《这里是北京》开播不久,因为运河河道治理出土皇木,子栏目《北京发现》第一次拍摄通州。2016年,我们把通州现有的历史文化进行过一次摸底性的拍摄。同年3月,开始和北京市文物局合作,跟拍北京城市副中心考古。”这些历年拍摄的珍贵资料都被用于栏目制作的纪录片《这里是通州》中。

因一把密符扇与通州结缘,十几年关注不断
      2005年初,《这里是北京》接到一个热线电话,说通州一位陈老爷子家藏有一把100多年历史的军粮经纪密符扇,栏目组当即派记者去老爷子家探秘。“通州的文物通、我们栏目的老朋友周良先生,跟我们一起去了陈家,当时还不太了解这把密符扇的价值,只是把这件事拍摄记录下来,做成节目在2月26日播出了。后来才知道陈老爷子家的这把军粮经纪密符扇是明清漕运史的重要文物,目前仅发现一把这样的扇子,如今已经捐赠给了通州博物馆。”这期节目是《这里是北京》和通州最初的缘分。之后,栏目对通州的关注从未间断。千人考古的画面,古城墙残垣断壁的画面,燃灯塔下皇木出土的画面,《这里是通州》里的一组组珍贵镜头都是李欣及团队长期留存的独家素材。
      不仅要再现历史文化,还要准确展示今天。位于通州古运河畔的东方化工厂是伴随着改革开放诞生、曾为北京市带来可观经济效益的大企业,成为通州人的骄傲,高耸的炼塔也是通州的地标性建筑。厂区面积128万平方米,为北京副中心建设的需要,决定拆除。李欣敏锐地意识到,一个著名的大厂,从诞生到行将消失的时刻,都应留存下宝贵的历史资料。李欣和他的团队对东方化工厂的全貌和拆除全过程,进行了全面全方位的拍摄,特别是留下了工厂的主体裂解装置拆除的震撼瞬间。这段历史镜头,成为《这里是通州》纪录片的惊艳之笔。

《这里是通州》拍摄三年五易其稿,不到播出永远会改
      在电视这一行摸爬滚打近30年的李欣,称《这里是通州》是他遇到的最难的片子。其实他所说的“难”很多时候是为了让片子精益求精而自己跟自己较劲儿。“我们想动态地、实时地记录通州的发展变化,所以要不断地去拍摄,一旦有新的、更好的画面,原来的就会被替换。三年来我们一直在拍,又一直在改,一次次地颠覆自己,让片子重生,仅大的改动就五易其稿,光‘推倒重建’就经历了三次。”李欣有一句话:不到节目播出,永远都会改。在第一版片子已全部完成的情况下,他听取专家建议,将原有的三集合并为两集,集全组之力用三个月的时间拍出了通州保卫京师军事功能的全新一集,以翔实的史料和史实,支撑起了“得通州者得北京”的历史演绎,将通州重要的军事“要冲”地位,重现在荧屏上。正是这样的执着与较劲,让《这里是通州》成为一部精品,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2018年度国产纪录片及创作人才扶持项目评选中被评为优秀系列片。
      十几年的积累,三年的记录,李欣及团队将通州的前世今生完美呈现,同时也被通州的飞速发展深深震撼。“我们何其有幸,赶上了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设,又是何其有幸,能够制作一部纪录副中心建设的作品,很多重要的历史节点都永远留存在了我们这部片子里。”

传承 非遗

      从燕京八绝到扎燕风筝,《这里是北京》几乎拍遍了北京市级以上非遗传承人,其中有一些老人已经去世。二三百种非遗项目在一期期节目里留下了“口述历史”,这座城的文化因为有了人的参与而变得更加鲜活与生动。

李欣在台湾拍摄非遗传人

国家级非遗“宏音斋笙管制作技艺”传承人吴彤

国家级非遗“王氏脊椎疗法”

      李欣把《这里是北京》的15年分为三个阶段——逛、看、品。“头五年基本都是各处去逛;后来开始进入看的阶段,站定了,四处遥望一下;最终上升到了品,能够坐下聊,往深度做。”对非遗传承人的挖掘、记录就属于“品”的阶段,在李欣看来,这是栏目的进步。“我发现人在历史、在文化当中太重要了,很多非遗是凭着人的记忆在恢复。我多次拍摄智化寺京音乐第二十六代传人张本兴,上世纪90年代见到他,精神特别好,主动跟你讲;等2004年《这里是北京》再去智化寺,他变得不爱说,也不爱动;最后一次接触张本兴的时候,你问他他已经不说话了,但是听到音乐还有感觉,会跟徒弟交流。现在张本兴已经去世,我曾对他进行过一次长达两小时的访问,他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通过这件事,我越发感觉到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性拍摄的重要,尽我们所能拍了许多老一辈非遗传承人,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特别有价值的事。”

从市级非遗到国家级非遗
用六年时间助力“王氏脊椎疗法” 
      对于非遗,《这里是北京》不仅在记录、抢救,还在推广、扶持。起源于清代顺治年间的“王氏脊椎疗法”,是王氏先祖在军中治疗箭毒伤的基础上创立的,如今已传到第十三代传承人王兴治。在《这里是北京》采访之前,“王氏脊椎疗法”还是酒香巷深,却不愿意宣传。为了打消王兴治的顾虑,李欣亲自上阵体验刺络、拔罐,“那期节目的第一个镜头拍的就是我。而且确实有效,长期失眠的我明知道在拍摄,居然睡着了。”从此以后,李欣和团队长期关注“王氏脊椎疗法”,用真实的操作向观众介绍中医非遗的博大精深。从2011年到2017年,持续拍摄了六年。伴随着《这里是北京》的拍摄、播出,“王氏脊椎疗法”也度过了困境,发展越来越好,2011年还只是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一年之后就成功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从最初寄居于清华池的三四个治疗间,发展到拥有几百平方米、几十个治疗室的传承基地,再到被请回清华池,“王氏脊椎疗法”的成长离不开栏目宣传的助力。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群众游行“中华文化”方阵的彩车上,有一位举着笙的演奏家,他的名字叫吴彤,是国内首个荣获格莱美奖的音乐人,还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宏音斋笙管制作技艺”的传承人。在这项非遗的传承道路上,也有《这里是北京》的身影。李欣记得栏目刚接触吴氏管乐的时候,正是他们家最困难的时候,“位于沙河的一个基地要被拆,后来保住了,栏目的呼吁起到很大作用。”

新作《70年,古都新韵》采访91岁传承人
非遗发展是国家富强的缩影
      不久前刚刚播出的10集纪录片《70年,古都新韵》是《这里是北京》团队的新作。在片中,他们仍然在关注非遗,采访了91岁高龄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扎燕风筝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费保龄、雕漆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文乾刚等大师。在李欣看来,这些年非遗的发展,正是我们的国家从穷到富、从富到强的一个缩影。“文乾刚在采访中跟导演宋敏怡谈到了雕漆行业的变化,从最初的作为外汇创收企业,到上世纪80年代整个行业的衰落,再到这些年借助国家非遗政策的保护与推动,他们把真正的雕漆技艺和雕漆艺术传了下来。非遗赶上了好时候,我们栏目也赶上了好时候,守住初心,持之以恒,总会有绽放的那一刻。”

【后记: 十五年再出发】
      15年前,李欣接下《这里是北京》的时候,从没想到这个节目能走这么远。“2004年刚开播时,我们只有六七个人,到现在还是六个人。其间我们经历过辉煌,也降到过低谷,甚至尝试过转型。最终我们挺了过来,尤其是近几年,日子越过越好。这样的变化是时代给我们的机遇,长年的积累与坚守让我们抓住了这个机遇,与时代共振,与时代同步,文化这个领域大有可为。15年对我们栏目来说是一个节点,也是一个新的出发点,我们跟北京的文化建设一起,迈步走在灿烂的大道上,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