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再现北京英雄

——北京广播电视台《不忘初心话英雄》引发好评

作者:常江  来源:  时间:2019-11-26

      北京广播电视台文艺频道《我看行》栏目推出的《不忘初心话英雄》系列节目引发关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该节目以前所未有的全新视角,精心策划了以栏目的主持人、主编、摄像师深入北京16个区,行程几千公里,夜以继日地实地挖掘、探访英雄人物鲜为人知故事,创新采用“红色评书”式的讲述方式,通过评书名家王    波在演播室讲述英雄人物故事的同时,配以烈士家属的实地采访、烈士安息之地的探访,以及相关史料的搜集拍摄等方式,用“纪录片里说评书”的全新的节目形态,追寻英雄人物、还原红色历史,生动讲述先烈的故事。在采访拍摄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经历了在40多摄氏度的酷暑中,披荆斩棘地爬野山、被成群的毒蚊子叮咬、披星戴月不停歇地连续工作……制片人顾阳每次看到被汗水湿透了的这些年轻的伙伴们在采访一线发回来的视频时,她都会心疼得流下热泪。《不忘初心话英雄》系列节目播出后,来自各方面的好评如潮,就连节目组的参与者们也感到超乎预料的好。为此,本报记者前去采访了这些令人佩服的栏目组成员。

挖掘鲜为人知的英烈故事
      制片人顾阳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们仅有20几个人,走遍京郊16个地区,探访16位先烈的感人故事,制作出了《不忘初心话英雄》的系列节目,真正感受到了‘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在采访实践的重要作用。这么大的工作难度,起初我们真是想都不敢想,因为,这种拍摄和制作的方式没有先例可循,这全凭大家对再现英雄人物事迹的决心和拼命的敬业精神才得以完成。北京16区,虽然拥有着众多能感动观众的红色故事,但是,我们所拍摄的这些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大多是鲜为人知的,几乎没有任何视频资料。通过退役军人事务局收集上来的资料,不管是抗日战争的英雄也好,还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英雄也好,不夸张地说,用A4纸打印出来的资料就有一尺多高,其中大多数的资料中,连照片都没有,只有英雄人物的素描画像。这也带出来一个有趣的故事,有的素描画像是根据村民一代代的口口相传,然后再参照英雄人物后代的长相画出来的。”

纪录片加评书开创新样态
      其实,北京被大家熟知的名人故居和先烈的故事很多,正因为如此,《不忘初心话英雄》节目组才另辟蹊径,去下功夫挖掘那些鲜为人知的英雄人物故事。顾阳说:“我们制订的拍摄计划就是要为观众提供更鲜活、更直接的英雄人物。我们属于文艺频道,又要突出文艺的特性。在创意之初,我就找到评书名家王    波,和他探讨用带有文艺色彩的评书形式,讲出百姓世代口口相传下来的英雄故事。王    波表示,传统的评书中也多以史书的传奇英雄人物为主打,革命烈士的事迹,是口口相传下来的,这符合评书的特点。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内要编成评书,再熟练、不打磕巴地表述出来,难度非常大,可以尝试。这样就弥补了没有烈士生前影像资料的缺憾,让节目丰富多彩,更加吸引观众。节目拍摄和制作的过程异常艰苦,为了高质量地呈献给观众,我们前后修改了多达9次。”

 

特别能战斗的娘子军
      北京广播电视台文艺频道《我看行》栏目组,满打满算也就是20几个人,对于一档日播节目来说,就算是精兵强将也需要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儿。此次接拍《不忘初心话英雄》的纪录片,可是真正要啃硬骨头了。他们把年富力强的骨干力量全部抽调出来,全力以赴地完成好这次艰巨的采访拍摄任务。记者前来采访时看到,这些骨干,基本上都是娘子军,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令人佩服。用制片人顾阳的话说,现在我们栏目的记者,包括主持人、编导,走出去实地采访的机会并不多,组里大都是90后,比较年轻,活力有余,但采访经验不足,所以就让尹冰、李婧、蒋巧这三位经验丰富的女将担任主编,分派到一线的三个采访组,整体负责。其中最为辛苦的要数主持人王广弘了,她要承担三个采访组所有的出镜主持,还要担任纪录片中所有的配音。别人还能忙里偷闲地倒个班儿、喘口气,但她不能。王广弘说:“我是看着星星启程,望着月亮回归;日出,常被40多摄氏度的高温烧烤,以汗洗面;日落,被饥饿难耐的毒蚊子军团围攻,隔衣叮咬。最酷热难耐的两个月,也是我们大家最拼命的两个月,我是娘子军中被烈日晒得最惨的一个,现在还保留着皮肤最黑观赏度。”

传奇抗日英雄白乙化
      《不忘初心话英雄》节目组要拍摄采访的第一个英雄人物,是主编蒋巧负责的采访组,去密云拍摄采访的英雄人物叫白乙化。蒋巧说:“白乙化在当地很有名,是一个特别传奇的抗日英雄,老百姓也一直传颂着他的传奇故事。 白乙化被人们称为‘小白龙’,传说他1米9的大个儿,飞檐走壁如履平地,他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能用步枪打下日军的飞机,他那打着旋儿向上长的络腮胡子,象征着一种魔力,为‘小白龙’这个名字,又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经过我们的实地采访,验证了传说中的有些故事是真实存在的。白乙化是当地的‘抗联’领袖,1939年,他领导的‘抗联’正式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步兵第十团’,白乙化任团长。1940年2月,日军纠集万余人对平西根据地发动十路围攻,白乙化奉命在青白口一带阻击日军,进攻中的日军不但有猛烈炮火掩护,还派出飞机狂轰滥炸,当时的八路军没有防空武器,日军战机一路低空盘旋,扔炸弹,机枪扫射。白乙化一面命令战士对空射击,一面从警卫员手中要过一支三八步枪,单腿跪地,瞄准飞机连开数枪,击中驾驶员,日机摇摇晃晃撞在山上,战士们一片欢呼。”
      制片人顾阳说:“白乙化的传奇故事很多,正因为他的故事有传奇性,所以就特别适合评书的讲述,这和我们的创意正好吻合。我和大家说,咱们就把拍摄英雄白乙化的纪录片当作一个样板,在采访、拍摄、制作过程中就能摸索清楚其中的规律,包括如何插入王    波的评书部分。总结出经验以后,其他15个区就好进行了,因此,我们要全力以赴把第一个样板做好。”

用英雄的精神寻访英雄
      白乙化烈士纪念碑和烈士陵园,坐落在密云石城镇河北村的南山上,他牺牲的地方就在面向密云水库,背靠马营西山的降篷山的山顶上。蒋巧说:“白乙化牺牲时才30岁,太年轻了。当时有两股敌人的讨伐队在密云山区鹿皮关一带进行讨伐,白乙化带领十团设伏迎敌。当敌人钻进伏击圈后,白乙化指挥激战一昼夜,歼敌160多人。但是,敌人不断增兵,形势变得十分严峻,白乙化决定亲临第一线,站在一块大青石上指挥,他的警卫员把他拽走了三次,他都跑回来说:‘战斗正激烈,我不指挥咋成!’就在这时有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太阳穴。” 
      为了寻找英雄白乙化牺牲的那块大青石,摄制组的主持人王广弘和主编蒋巧,还有扛着沉重设备的摄像师,来到降篷山的山下。据当地的老乡说,白乙化牺牲的地方就在降篷山的山顶上,可是,降篷山是座野山,灌木丛、野草、树枝密布,没有上山的路,要想上山必须带把砍刀。主持人王广弘说:“没想到竟然能遇见没有路的山,还需要披荆斩棘地上山,我们就更预料不到了。爬山的过程异常艰苦,要手脚并用,扒开密集的树丛才能走。最辛苦的是摄像老师,因为他还要抓拍我们爬山的镜头。在4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爬这样的山,汗水湿透了我们的衣裳,带路的老乡也迷路了。就这样,不断地爬,也不断地修正方向,迷茫之际,我们还在相互打气:拍摄山下的纪念馆、山上的纪念碑,白乙化烈士陵园里那么密集的毒蚊子都没制服咱们,就剩下这最后的一道坎了,我们要找到英雄牺牲的地方,为这次重要的采访画上圆满的句号。”
      制片人顾阳说:“这就是开始提到的,让我心疼得掉眼泪的原因。她们是年轻的女孩子,在这么高的温度下爬这样的山,我真担心她们会虚脱、会中暑、会出意外。” 《不忘初心话英雄》摄制组,基本上都是娘子军,在北京16个区寻找英雄,其实,他们自己也是我们记者群体中的英雄。

 

白龙潭因英烈而变得神圣
      主编尹冰带领采访组探访的第二位英烈,是血染延庆区白龙潭的英雄岳坦。尹冰说:“岳坦的故事,还要从几年前,人们清理一个宽20米、深18米的巨型石潭时,发现了铸铁的手榴弹弹壳,于是,追根溯源,经过多方考证,才使得70多年前的抗日英雄岳坦,宁死不屈、血染白龙潭的事迹浮出水面。”采访组在探访中了解到:1942年,伪满和伪华北等日伪当局对平北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当时,汉家川村隶属昌延联合县二区,区长刘文科负责组织这一带的抗日群众,进行游击斗争,日伪军四处张贴告示,悬赏捉拿区长刘文科。转过年来, 6月的一天,刘文科带领游击队袭击日军,打了一宿,疲惫不堪的刘文科来到民兵中队长岳坦的家落脚,倒头便睡着了。岳坦赶紧跑到外面放哨。不料,日伪军突然来袭,岳坦赶紧将刘文科叫醒,领着他和通讯员就朝后山上跑去。眼见敌人快到近前,岳坦让刘文科和通讯员滑进一片茅草丛里隐蔽起来,自己为了引开敌人,则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尹冰说:“知道这段故事的老乡告诉我们,岳坦当时没跑多远,就被敌人抓住押着他往山下走。眼看离区长他们藏身的地方越来越近了,岳坦突然大喊:‘游击队在这里埋上地雷了!’敌人信以为真,就往另外的方向跑,这时岳坦突然纵身跳进断崖下的白龙潭。追过来的敌人对着他连开数枪,年仅29岁的岳坦就这样壮烈牺牲了。为了拍好这段画面,主持人王广弘和摄像师在没有任何保护设施的情况下,从山顶上往下爬到半山腰拍摄。要知道这里的山石很光滑,我真替他们捏把汗。后来,我们在延庆区大庄科乡白龙潭旁边的山坡上,找到了烈士纪念碑,正面镌刻‘革命精神永放光芒’,背面碑文记载岳坦、卫兴顺、岳忠等为革命捐躯的烈士的生平。” 尹冰告诉记者:“以前旅游,也来过白龙潭,但只是觉得这个地方有山有水的,风景挺美。可通过这次探访英烈的故事,白龙潭这个地方突然在我心中的感觉非常神圣,令人敬仰。我们还了解到,北京有很多这样的地方。”

令后人敬仰的无名英雄
      摄制组去房山区探访老帽山六壮士的故事,带队的是主编尹冰。她说:“大家最熟知的‘狼牙山五壮士’,从小到大一直激励着我们。在京郊的房山区有个‘老帽山六壮士’,他们的英雄事迹和‘狼牙山五壮士’极为相似。我们跟当地了解这段历史的老乡聊天时得知,其实,‘老帽山六壮士’也不是一个特殊的英雄群体。在抗日战争时期,有好多的山头,都会出现宁肯跳崖也不当俘虏的英雄人物。只不过,我们知道的‘狼牙山五壮士’,他们的名字和细节都比较详尽,是写在教科书中,被人们熟知的典型英雄故事。而‘老帽山六壮士’,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至于当时,这六壮士遭遇了什么,是在何种情形下跳的崖,更是无人知晓。只是在房山的老帽山为六壮士立了碑,还有雕塑。我们是在平西抗日战争纪念馆里,才找到了一些相关资料。当地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老乡,只是知道这些跳崖的战士太年轻了,还有给这些烈士收尸的老乡说,摔散了的尸体惨不忍睹,都不忍描述。所以,我们在节目当中也没有呈现这一段。这些为国家、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无名抗日先烈不在少数,他们的英雄事迹更令后人所敬仰,这也是激励我们克服一切困难,把北京16区实地探访英烈故事的纪录片,完整地呈献给观众的动力。” 

拍摄开场白巧遇“卢沟谣”
      主编李婧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既是巧合,又令他们感到很兴奋的事情:“因为我们在拍摄计划的台本里写的是从卢沟桥开场,要找到当年吟唱的《卢沟谣》。没想到,当我们去卢沟桥拍摄的时候,正好有一群幼儿园的孩子,他们在有组织地唱着那首《卢沟谣》,让我们碰到的这一幕,跟我们开场的设计一模一样。我们把孩子们唱《卢沟谣》的画面拍下来了,然后孩子们甜美的歌声用在我们的片子里。当天晚上,编辑剪片子时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就兴奋得无以言表,大半夜给我们发信息说这段开场抓得太精彩了,真老天都在帮我们。”
      主编蒋巧说:“抓拍到这段精彩的开场白,又给纪录片增添了不少鲜活的因素。后来我们发现,《不忘初心话英雄》纪录片里很多的环节都跟卢沟桥有关,抗日战争是从卢沟桥开始的,其实,《卢沟谣》就是在那样的一个历史背景下写出来的。当我们第一次看成片看到孩子们唱着那首《卢沟谣》时,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就一直在起。”
      制片人助理叫佳一,他是摄制组里唯一的男性,大家叫他“党代表”。
      他说:“其实,这项目我参与的时间是最少的,我的任务就是把三位主编拍回来的内容串在一起,来整体考虑节目的形态。我们是第一次做这样的纪录片,当时大家想了很多种方案,光是摆在桌子上的就有一大堆。我们拍摄团队都比较年轻,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后来制片人顾阳决定,让三位有经验的主编姐姐带队到实地采访,这让摄制组吃了颗定心丸,然后大家不断地沟通、磨合,包括在行进的车上、在熟睡的半夜。两个月艰苦卓绝的北京16区探访英烈的过程结束了,最后呈现出来的纪录片真是超乎我的想象,再累、再辛苦都值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