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北京援鄂医疗队的男护士们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5-23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俩都有点蒙”
张亚铮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重症医学科护师
       新冠肺炎疫情严峻,张亚铮主动报名,参加了北京支援武汉医疗队。正月初三中午通知,下午2点集结。医疗队出发那天,趁着监护室的空闲,同为天坛医院护士的妻子王琳,跑到了医疗队集结的现场。来不及换衣服,她就在单薄的衣服外面套了一件厚衣服。她到的时候,队员们已经整理好装备,准备出发。王琳帮张亚铮拿起小件行李,两个人并排着往外走,没有拥抱和依依不舍。也许这就是他们平日里习惯的样子。
      张亚铮回忆起初到武汉的情形时说:“还记得第一次进入隔离病房,发现工作的难度超出我们的预想。在视线不清、触觉麻木的情况下,我们完成了一次次抽血、吸痰、翻身等护理操作。”
 
“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去送你”
罗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急诊科护师
      “抢救室里,给患者翻身的时候男护士更有力气;跟患者或者家属沟通的时候,需要男生去调节一下氛围,哪怕是跟患者聊几句天,他们都会很开心。”罗     说:“我非常感谢命运,让我成为一名护士、一名男护士。”医疗队出发那天,同是在北京天坛医院急诊科工作的女朋友哭得“特别可怜”。“因为我没让她去送我,人太多了,哭了太丢人。”罗     说,“她说生我的气了,别人的朋友、妻子都去了,她心里特别遗憾。”两个人在一起一年多,原本约定过完年罗     要第一次去女朋友家,没想到还没实现,他就出征武汉。
 
男人的肩膀能扛下所有
王博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急诊科护师
       王博是北京市三甲医院第一批上岗的男护士,已经在急诊工作15年。“刚到医院的时候,患者一看是男护士,担心我们粗手粗脚,不敢让我们扎针输液。”王博回忆,患者问他“你能一针扎上吗”,给他留下深刻的记忆。
       其实干过护士的都知道,谁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一针扎上。但他只能咬着牙说“能”,然后跟着护士老师们勤学苦练。没用太长时间,王博的穿刺技术在同年龄的护士中脱颖而出,得了个绰号叫“王一针”,甚至有些“老”患者每次点名要王博扎针。说起武汉的这段经历,王博说:“当我穿上防护服走进病房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无比地平静:怕什么,有无数的战友在身边,我不怕!我们需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专业。”他说,他们每人负责管理要管两间病房,每间病房有四到六位病人,工作量非常大。自己最长的一天穿隔离服穿了七个小时。“到第四个小时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很不舒服了,衣服都湿透了,浑身开始打颤。”
 
当生日遇上这场特殊的“旅行”
侯玉华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重症医学科护师
       1月27日,北京医疗队出征的日子,是侯玉华的25岁生日。他回忆说:“中午,正在家里休息,突然收到来自领导的消息:下午两点到医院,四点准备出发。我知道,要出发了,去武汉。”匆匆忙忙收拾行李,匆匆忙忙集结、出发,一路上侯玉华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自己的生日。“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这场特殊的旅行,让我的生日格外有意义。武汉,我来了!”1月28日凌晨,北京援鄂医疗队抵达武汉;1月29日,侯玉华和王博成为北京援鄂医疗队第一批进入隔离病房的男护士。白天是收治患者的高峰期,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和隔离衣,不吃不喝7个小时下来,全身湿透,脱下防护服的那一刻差点虚脱。
 
年轻的“95后”  稳重的“老干部”
王皓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急诊科护士
       出生于1995年的王皓,本以为自己是隔离病区中最小的护士,没想到一起值班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的护士中,还有一个1996年出生的小姑娘,一起上班的四名护士就有三名“90后”。“我们是有备而来,而她们,是真真正正把命搁在这了。有的人连家里人都不敢告诉,下班后自己偷偷找一个地方隔离。”
       防护服对穿着者有身高限制,身高一米八八的王皓正好达到上限。“我穿上防护服不敢做大动作,也不敢抬头,只能一直低着头,生怕会把防护服弄破,这也是我最大的压力。”
       第一个24小时,小夜班的张亚铮和王皓收治了一名危重症患者,患者不吸氧的条件下,脉氧只有70%。小伙子们紧急处置,患者生命体征终于平稳。为了全力救治患者,厚厚的防护服下两个大小伙子都穿着纸尿裤,喝水和上厕所这两大基本生理需要都成为了奢侈品,每个班次结束后冲去厕所和紧急补水成为常态。援鄂的60多天,王皓没有转发过一篇表扬他们的稿子,没有发过一个朋友圈,他觉得这些事都是他们应该做的。真正不应该被忘记的,是当地的那些医护人员,那些做出巨大牺牲的人。王皓说:“真正跟这些当地的同行聊过,你会发现,有人把物资准备好,把东西安排好。你去帮个忙,仅此而已。”
 
为当地医护人员进行防护培训
袁磊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急诊科护师
       “那天早晨,我交完班准备回家,看到科室里报名参加支援武汉医疗队的通知。”袁磊第一时间报名,1月27日,随队驰援武汉。
       刚到武汉不久,武汉协和西院开辟新病区,袁磊时常是下了夜班没睡多一会儿,就会被叫醒,为当地医护人员进行个人防护的培训。袁磊说:在这里,工作紧张、繁忙,时间过得很快。我对新的工作环境已经非常熟悉,初来时的紧张已经完全消失,穿上隔离衣进入病房后,脑子里只有专心工作和认真防护。”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BTV科教频道《健康北京》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该节目的播出时间为BTV科教频道周一至周五18:38 周六18:28播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