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北广娘子军——记者专访北京广播电视台的“半边天”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3-12

 

  北京广播电视台有一支素质高、战斗力强的女性队伍。

     她们上天入海,披星戴月,忘我地投入工作,撑起北京广播电视台工作的“半边天”。在这三八节到来之际,本报记者走进北京广播电视台,专访了多位女主编、女主播、女记者、女编导,被她们的精神所打动,被她们的战斗力所折服,惊叹她们都是“女汉子”。

     全年几乎没有一天是凌晨一点前睡觉的郑蓉表示,奋斗在广电一线的女子,何止是女汉子,简直就是女超人!“我们必须三头六臂、左冲右突,能吃得了各种的苦,熬得了各种的夜。”

     生病时,“生扛过去”,是春妮最惯用的“妙招”。

     消防口的一线记者刘兵被称为“行走的火药桶”,因为她身上常有烟熏火燎的味道。火灾现场,她经常冲在前面。为了拍摄长征,走了两遍长征路的刘晓彤谈到身边为什么女将多,说:“可能是女人天生的忍耐力更强吧。”

     这支队伍,真是实实在在的一支娘子军。

 

 

全能型队长:郑蓉
我们必须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为庆祝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和取得的巨大成就,国际上将每年的3月8日设立为国际劳动妇女节,我们也称为三八节。近日,本报记者深入北京广播电视台内部,采访到了几位奋战在广电一线的女性,其中包括北京电视台卫视中心副主任郑蓉,人送外号“最美宣传总监”。

 

人称“最美宣传总监”——

甭管累成什么样 一说工作立马满血复活

       作为北京卫视的宣传总监,郑蓉去年和团队一起圆满完成多项重大项目的宣传推广,其中包括《跨界歌王》、《我是演说家》等12档大型周末季播节目;《暖暖的新家》、《生命的礼物》等8档周间季播节目,以及党的十九大、北京国际电影节、天猫双11晚会、2018环球跨年冰雪盛典等重大事件和大型活动的宣传工作,多个项目的多项数据领跑省级卫视同类节目。《跨界歌王》与《我是演说家》双双获得中视协“年度匠心宣推”大奖,北京卫视成为唯一获得两个“年度匠心宣推”大奖的省级卫视。

       谈到“最美宣传总监”的称号,郑蓉表示,“其实这个和颜值没什么关系,而是因为我出了名在工作中比较严苛,但是相处久了,大家会发现我绝大多数时间还是相当温柔的,哈哈哈……每个项目结束之后,大家都会成为特别亲密的伙伴。于是从第一季《最美和声》开始,合作伙伴们就送了我这个名号。” 说到奋战在广电一线的女子普遍具备的属性,郑蓉表示,“我觉得能够在咱们广电系统工作的女子,一般都是特别能扛造的。说白了就是智商不能差,体能必须强,心理还得超级强大。我曾经在广播电台工作了6年,然后在北京电视台新闻中心干了8年,今年是我来北京卫视的第十个年头。应该说在这二十多年里,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围内的,奋斗在广电一线的女子,何止是女汉子,简直就是女战士,女超人!我们必须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三头六臂、左冲右突,能吃得了各种的苦,熬得了各种的夜,然后甭管自己累成什么样子,一说工作了,立马就得满血复活,精神矍铄地冲上战场。”

 

 

 

 

自称温婉随性的“强迫症患者”——

全年几乎没有一天是凌晨一点前睡觉的

       在台里,同事们喜欢亲切地称呼她“蓉姐”,这似乎已经成为了郑蓉的官称。而郑蓉形容自己为“基因突变成处女座的一个双鱼座”,因为她的眼里揉不得沙子。她坦言,自己是一个看上去还算温婉随性的强迫症患者,工作的时候容不得瑕疵。

       过去的一年,郑蓉作为卫视中心副主任,牵头大型活动运行,立足一线靠前执行,牵头策划制作《喜迎十九大  大美看北京》系列宣传片、完成“2018BTV跨年楼宇灯光秀”等。郑蓉告诉记者:“粗略算算,全年几乎没有一天是凌晨一点前睡觉的,熬通宵、迎着朝阳回家是常事儿,凌晨两三四点睡觉是家常便饭。2017年,北京卫视需要捍卫的是连续第五年稳居全国省级卫视第一阵营的骄人战绩。创业容易守业已经很难,我们不仅要守住,还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难上加难。但去年北京卫视做到了,2017年北京卫视42天排名全国省级卫视收视第一,11月、12月,加上2018年1月,更是连续三个月夺得省级卫视收视月冠军,创北京卫视新纪录;同时,相比于2016年,2017年北京卫视全年增收10亿元,是排名前五的省级卫视中增长幅度最高的卫视。就拿《喜迎十九大 大美看北京》系列宣传片来说吧,我们采用直升机航拍、无人机航拍、延时摄影、长镜头摄影等极致影像技术,拍摄北京城市的壮美画面,前期联系、实地拍摄、后期制作,短短一个多月的不分昼夜,完成了18支这一系列高品质的宣传片。就是这一系列宣传片,在国庆假期七天的时间里,视频累计点击量达到487万次,新浪微博‘大美看北京’话题阅读量超过1372.7万,子话题‘原来你是这样的北京’阅读量超488.5万,覆盖人群达到1.9亿,这一系列宣传片和同样由我们策划拍摄的15支‘喜迎十九大’系列街采宣传片素材被中央电视台《还看今朝·北京篇》专题节目选用。”(记者  白鸽)

 

 

 

生扛型“小铁人”:春妮
发着高烧主持春晚

 

       春妮和她同事们制作的《春妮的周末时光》已经播出了几百期了,有不错的口碑和收视率,作为栏目的主持人兼制片人和总编辑,春妮一肩挑三职,用自己的全部付出让这个栏目健康茁壮地成长。春妮说:“栏目能有今天的成绩,真要感谢节目组的所有同仁,因为我比较忙,主持、录制的各类节目比较多,每次都到深夜才完事,全节目组的人要一直等着我开会定选题,熬个通宵对于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各个组的编辑们没日没夜地工作,大家为了栏目的‘周末时光’却失去了自己的周末时光”。

       谈到工作,春妮说:“《春妮的周末时光》每期约请的到场明星嘉宾至少要三个人以上,困难的是想约的这些一线的明星嘉宾们确实都难,他们都是忙人。每次我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和他们沟通,甚至,有的嘉宾已经答应了,并且已经定好了时间,我和栏目组的同事们为此也准备好道具、串词、录像……突然,其中一位有急事,不能来了,我们所有的计划就全部作废。”。

       在北京电视台里春妮绝对是个特别能战斗的“娘子军排头兵”,为此,她也有个绰号叫“小铁人”,她主持的栏目最多时能达到五六个之多,再加上主持的各种晚会和国内外的有关大型活动以及参与的各种公益活动……春妮留给自己的时间少得可怜,每天睡觉的时间都很少能超过六个小时。

       春妮曾获得过“金话筒奖”、 “金鹰奖”、“春燕奖”、“华鼎奖”、“彩虹奖”、“星光奖”……可最让春妮看重的还是观众,她说:“拿奖不是目的,为了观众们的那份厚爱,我自己再累也是值得的。”她因为常年不知疲倦的工作,把她的化妆师都拖垮了,所以,春妮不得不自己学习化妆技术。春妮说:“自己给自己化妆有两个好处,一是能提前化妆好,直接可以录像,节省大家的时间,二是有紧急的主持工作和社会活动,不用再等化妆师的时间,能迅速到岗。”

 

 

 

 

       2018年,临近春节的时候,春妮累病了,上吐下泻、高烧不退,她几次住进医院,医生的诊断结果是:疲劳过度导致虚脱。“小铁人”累倒了,可是“北京春晚”、“中国城市春晚”、“文化部春晚”……还有很多重要的主持工作等着她来完成。春妮说:“我不能躺在医院里,还是要生扛过去。”

       “生扛过去”,恐怕是春妮最惯用的“妙招”了。本报记者在“北京春晚”的录制现场见到了还发着烧的春妮,记者看到她惨白的面容时问她:“还能顶下来吗?”春妮笑着说:“生扛呗,等录像时我给自己脸上多涂点腮红遮挡一下。”

       春妮说:“我2018年初,除了继续主持《我爱书画》和《春妮的周末时光》这两个栏目,就是要给自己减负,台领导很关心我的身体状况,答应先不给我更多的工作,让我好好调养一下身体。”(常江 文/摄)

 

 

 

 

 

充满活力型阳光少女:刘晓彤
为拍长征走了两遍两万五千里

 

       近日,由北京市委宣传部策划,北京电视台《档案》栏目承制的大型纪录片《中国1927》在北京卫视开播。记者了解到,《中国1927》的制片人、导演刘晓彤,也是《档案》栏目的主编。工作中,刘晓彤是一个能上天入地的“神奇女侠”。生活中,她是一个热爱运动的阳光少女。

 

 

爱拍纪录片

上天入地重走长征路

       说到《中国1927》,刘晓彤坦言,“这个纪录片是2017年的一个重点项目,我们在横店拍的,横店这个地方夏天非常热,大家经常凌晨三点收工,然后早晨六点又要开工,拍完了基本上夏天都过去了。回来以后就开始做后期,做后期的同时又接到2018年的新任务。我记得那天我发烧40℃,然后接到徐总的电话,说让我做《中国故事大会》第二季的总制片人和总导演。那时候马上要放假了,节目要在正月十五那天录,过年的时候约明星,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根本找不到人,我们每天基本上要打几百个电话。但是我做电视这么多年的经验,有时候接到这种难以完成的任务,我不会先去拒绝,而是先去尝试。有些事情你可能多往前走一步,就跨过去了。但是你不往前走,那就永远不可能了。”

       一个女人喜欢拍纪录片,这听上去似乎有点与众不同。对此,刘晓彤坦言,“我也不知道自己是靠的什么力量,可能就是单纯的喜欢吧。比如之前我们拍的纪录片《红军不怕远征难》,这是我非常骄傲的一部作品。因为我要前采,所以加上拍摄,我一共走了两遍两万五千里,相信没有多少人能有我这样的经历。拍摄的时候,我们要上天入地,风吹日晒。最高海拔到了5000米左右,在四川的四姑娘山,当时为了拍摄雪景,我们必须往高处走。救护车随时准备着,让工作人员吸氧。还好我没有高原反应,我们徐总说我是整个《档案》团队身体素质最好的人。但其实每次都是硬撑,不敢生病,因为我要是垮了,团队就完蛋了。所以每次一个大项目结束的时候,我一定会大病一场。”

 

 

爱健身也爱美

面对市场保持形象很重要 

       谈到电视台的女职工,刘晓彤表示,“北京卫视中心一开会,80%都是女的,总编是女的,五个副主任里面就一个是男的。你说是为什么?我觉得可能是女人天生的忍耐力更强吧!”刘晓彤坦言,“我相信每一行都不容易,各有各的苦。我们这行的女孩子就是这样,工作再辛苦,每天一早还是要抹好口红出来的。作为导演或者制片人,需要面对市场,要出去谈业务,和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所以形象是非常重要的。每天挂着笑容去见客户,通常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大家朋友圈里看到的往往都是我们光鲜的一面,艰难的一面也不会展现给大家。我平时可能是一个霸道女总裁的形象,有时候太累了,自己开车回家的路上掉两滴眼泪就完事了。也不敢在家里哭,怕家里人担心。我释放压力的方式就是健身,而且我喜欢对抗性强的运动,比如搏击、跳操。每次跳个50分钟,什么工作压力也没有了。”(记者  白鸽)

 

 

 

战天斗地型战士:陈妺

在平昌用暖宝宝和毅力战胜严寒

 

       平昌冬奥会圆满结束,中国冬奥健儿载誉归来。作为前方媒体报道的北京体育广播的陈也为广大听众发回了一篇篇的一线报道,出色地完成了冬奥会的采访报道任务。不过,在奥运健儿在赛场上争金夺银拼搏的时候,陈妺以及很多的媒体记者,却在赛场边与极端的寒冷天气拼力抗争。“各式各样的保暖装备全带上了。”陈妺说,“平昌之行,堪称是自己在严寒天气下工作的历史之最了。”

       平昌冬奥会的雪上项目大部分都安排在平昌的山区里进行,从打前站的媒体人口中得知,当地非常的寒冷,因此,陈妺出征前也做“足”了抗击严寒准备。“在现场采访雪上项目,有时要在户外等上一两个小时,如果不做好保暖措施,真的是非常寒冷。为此,自己出发前,计算好要在平昌采访工作的天数,不仅带好了御寒的衣服,更买了一百多个暖宝宝。”陈妺笑着说,“有焐手用的,有暖脚用的,恨不得能给全身都贴满了。”

       尽管自己觉得已经准备得相当充分了,可是没想到,平昌冬奥会的开幕式,寒冷还是给了记者们一个“下马威”,有记者手中的圆珠笔都被冻得写不出字来。陈妺说:“开幕式那天,恨不得把带去的所有衣物都穿戴在身上了——小羽绒服穿在里头,大羽绒服套在外面,身上、脚下贴满了暖宝宝,并且用围脖、围巾将自己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的。即便是这样,坐在看台上,两个小时之后,还是明显感觉到寒意袭来,脚底已经冻僵了。于是,自己赶紧将围脖取下来铺在地上,一半垫着脚,一半裹在腿上。”

 

 

 

       本届平昌冬奥会上,我国很多雪上项目都实现了突破。不过,由于一些雪上项目的运动队都是在国外进行训练参加比赛,因此,个别首次参加的项目,也让记者们多少有些措手不及——“由于不太了解跳台滑雪比赛的规则和比赛流程,很多的记者会在寒冷的雪地里艰苦地等上一个晚上。”陈妺说,“说实话,我们从来没有看过跳台滑雪比赛的样子,真的是给我们很大的震撼,而且这种震撼是和寒冷相夹杂的——晚上十点,山里就开始飘着雪花儿了,然后记者们的手都已经冻得拿不出来。最后,比赛一直进行到了第二天凌晨才结束。自己也为了记录这样的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努力做好现场的报道,所以一直开着采访机。但是,那一个晚上,我换了两次电池,——因为在这种低温下,电池被冻住了,采访机已经无法工作。所以自打这次开始,我每次去赛场采访,都专门给采访机设置了标配——将一个暖宝宝贴在采访机的后边,给电池供暖,保证工作能顺利进行。”(记者  李雄峰)

 

 

吃苦耐劳型组长:李莲

做BTV新闻记者14年一直在路上

 

       采访李莲的时候,她刚从长春回到北京,凌晨四点多飞机落地,紧接着六点多又跑到了房山,“3月3日是世界野生动植物日,那天早上要在房山放飞一只黑鹳、两只红隼,都是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我要早点赶过去采访。”这样的工作节奏,是当了14年BTV新闻记者的李莲生活中的常态,对于新闻人来说,永远在路上。

 

非洲采访从遭遇准空难开始

18天没怎么睡过觉

      2016年年底,北京电视台推出“天涯共此时”大型新闻行动,派出40多人的前方摄制组,沿“一带一路”线路横跨亚欧非三大洲,途经33个国家,历时近80天,从陆路、海路同时进行报道。在十个小组中,李莲是非洲报道组的组长,也是四人小组中唯一的女性。“组里一共四个人,两位摄像,还有我和主持人曹一楠,我们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去非洲。当时疟疾、霍乱等流行病在埃塞俄比亚盛行,去之前我们要先体检,打针吃药来预防。出发时为了能直飞埃塞俄比亚,我们坐了埃航的飞机,飞到巴基斯坦附近被迫降落,我们被困在飞机上几个小时。当时空姐跟我们说飞机迫降是因为气流原因,后来才知道是燃油已经耗尽,如果不迫降,几分钟后飞机就要坠毁。”

       到了埃塞俄比亚,李莲和同事们开始了紧张的采访工作,当地微弱的网络信号是他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我白天拍片子,晚上编片子,九点以后开始往台里传片子,因为网络信号太弱,只能用QQ传,七八分钟的片子要传很长时间,中间还不能断,如果网断了需要重新传,台里还等着播。为了盯着传送,我每隔一个小时定一次闹铃,成宿不怎么睡觉。后来发现不行,传到中间还是会断,就开始每隔半个小时定一次闹铃,铃一响,看一眼,确认片子是不是还在传。这次采访一共18天,18天都是这么过来的。因为长期睡不好觉,早上起来会有黑眼圈,为了不影响出镜,我就用当地特别凉的水啪啪地拍脸,拍完之后,再用粉底、遮瑕抹眼圈,看起来照样精神。”

      18天的时间里李莲做了10个专题节目,在“天涯共此时”大型新闻行动结束后的评奖中,获得了一个二等奖、一个三等奖。

 

 

7·21特大自然灾害在雨中泡了八小时

刚做完手术的腿生疼

      2012年北京7·21特大自然灾害,李莲在雨中泡了8个小时,因为那次采访报道,她获得了中国新闻奖直播类一等奖。“当时水最深的地方超过了一米七,我试着往里走了几步,水一下子就到了我大腿根,我的身高是一米七三,到我大腿根的水已经很深了。那天晚上各种直播连线,我一直站在水里,被雨浇着,坚持了8个小时,说话都不利落了。等到完成工作脱下雨鞋,我的脚被泡得又白又皱,完全没法看。那时候我刚做完腿部手术不久,腿里还打了好几个钢钉,在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腿生疼。”采访中的苦李莲并没有放在心上,让她感触更多的是采访外的故事。“当时很多市民在外面等了好几个小时回不去家,特别着急,开始纷纷想趟水回去,我拍完新闻后,看到这一幕,马上过去劝阻,一边往回拽,一边跟他们说这水有多深,有危险。后来我看到一辆陷在水中的公交车,赶紧过去跟司机商量,能不能让老人、妇女和儿童上车避雨,司机同意了,我跟志愿者一样组织大家有序地上车避雨。因为那场大雨,我认识到自己不光是一名记者,还应是一名‘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志愿者。”

       能干的李莲擅长直播和大型新闻行动,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她代表BTV参加习近平主席记者会,在会议结束后、灯光熄灭前的五分钟里做出镜报道,现场迅速、准确地梳理,总结出讲话的要点;国庆65周年大型直播,她在天坛主会场做出镜报道,直播前一天才最终确定的有关方针、政策的三分钟解说词,她一口气说完,丝毫未错……在她看来,“身为广电记者,一定要具备驾驭现场报道的能力。”她说:“要成为一名在公众目光的鞭策下不愧对观众的新闻记者,首先要有正义感,勇于说真话;其次要勤奋,拥有马不停蹄的铁脚和乐此不疲的妙手;最后一定要有一颗永不满足的求知心以及善于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而我深深地爱着这一行。”(记者  程戈)

 

 

不怕危险型突击队员:刘兵

不惧火神的女记者

 

       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是个神奇的队伍,他们时刻面临生与死的考验,却吸引了一群最美的花季少女,刘兵就是其中一位。她身材高挑,容颜姣好,又手握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硬招牌”,然而在毕业后却毅然选择来到《法治进行时》,当起了一名消防口的一线记者。用她的话说,成为一名记者是自己从小的心愿。

 

初生牛犊没有被残酷火灾吓到

       刘兵是个可爱的天津女孩,乐观豁达,说俗点儿就是大大咧咧。用“人如其名”来形容她再贴切不过,刘兵说话做事都有点男孩子劲儿,胆子特别大。采访中,她最常挂在嘴边的两个词就是兴奋和刺激。但也正是这份无所畏惧的冲劲儿,让她在《法治进行时》工作的这三年中,迅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新闻女斗士。

       2015年,刘兵初到《法治进行时》就被安排负责消防口的报道工作。“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真正的火灾是什么样的,心情兴奋又激动。我特别喜欢大场面,有时在一个火场中能看到几十部消防车和几百个消防官兵,在这样的现场不仅能够记录和感受,还能表达自己的观点,是我梦想中记者的工作状态。”

      然而,刘兵内心的一团火很快就被冰冷的水枪浇灭,尤其是当她看到从火场抬出的被烧焦尸体的时候,她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原来死亡和自己这么近。热情褪去后随之而来的是冷静思考。“当我看到在现场很多消防官兵的头盔被大火烤化,战斗服先是被自己的汗水打湿,然后又被热浪烘干,我才开始意识到他们的工作多么危险,才意识到火灾有多么危险,才明白我们的报道就是让类似的悲剧不再发生。”

 

 

 

 

被大家笑称“行走的火药桶”

       每次采访完回到电视台,刘兵一进办公室,大家不抬头都知道她回来了。由此,刘兵得了个可爱的外号“行走的火药桶”。“因为火灾现场都是烟熏火燎的,我全身的味道都特别重。”

       参加工作的几年中,刘兵的工作轨迹几乎就是北京火灾时刻表。2015年1月29日,百荣世贸商城二期小商品城仓库起火。当时刘兵刚刚来到《法治进行时》,虽然领导没有派题,但新闻本能让刘兵认为自己有责任应该先去现场看看。“当时从大楼外面是看不出什么,但从窗户还是会不时冒出浓烟。我那时没经验,以为没什么事就回去做节目了。没想到火灾烧了半宿还没完。于是我第二天就带着摄像老师前往拍摄。现场很热,我记得消防官兵的头盔都被烤化了。我白天拍摄,晚上回来做片子,每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挤没了。”

       有句俗话叫“火灾猛于虎”,危险随时随地在刘兵身边发生。2016年11月,北京丰台万隆汇洋灯饰城突发火灾,火势之凶猛近年罕见。刘兵被紧急派往现场进行报道。“那场火灾特别大,火还没灭我就跟着消防队的领导进了现场,我当时特别兴奋,连头盔都没顾得上戴就冲了进去。没走多远也就20多米,突然从我头顶上方掉下来一块巨大的彩钢板,一下子就砸在了离我1米远的地方,我被吓了一跳。现在想想还觉得很后怕。”

       刘兵说自己从小就胆子特别大,即便在火灾现场看到尸体,也从未恐惧过。三年中她只流过一次眼泪。“那是一次坍塌事故的现场,钢筋脚手架整个塌了,我当时跟着消防队进入到了塌方的最中心。消防队员们开始锯钢筋,把砸在下面的人往外面抬。我看到很多被抬出来的人的手和脚都是耷拉的,一看就知道里面的骨头肯定碎了,他们的脸都是紫的,特别惨。我当时没想哭,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流了很多眼泪,整个脸都被打湿了。这么可怕的危险就这么在身边发生了,有的人突然就没了。”

       刘兵坦言,自己从内心特别敬佩消防官兵。“他们出的现场都是人命关天的现场,特别辛苦。所以我们就更应该通过我们的镜头让大家得到警示,危险有时候就是一念之间,一定要尽量避免。”(记者  刘颖)

 

 

半夜就工作型标兵:谢雅而
闹钟常定在凌晨3点多

 

 

       谢雅而是北京交通广播的新闻女主播,她和搭档以及另外两对男女主播轮流主持FM103.9《1039新闻早报》、上下午的《交通新闻》和《交通新闻热线》3档节目。他们的工作可不是有些听众想象的只念念稿子这么简单,凌晨4点左右,当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他们就要出门赶往交通广播驻市交通委的直播间了,编稿、采访、写稿等都是他们的分内工作。

       “没听到闹铃响,结果起晚迟到了。”很多早间直播节目的主持人都说做过这样的梦并被噩梦惊醒,“所以我们每个主持人都是两个闹钟起,用各种办法叫醒自己,把闹钟放在远点的地方或者是买那种原始的机械闹钟……搭档之间相互提醒并想好预案。”谢雅而说,还好她主持新闻节目5年多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1039新闻早报》每天6点半开始直播,轮到谢雅而主持并负责编资讯的时候她4点就要出门了。“我要赶到市交通委的直播间编稿。”《1039新闻早报》向听众传递“昨夜今晨的最新消息”,谢雅而介绍,除了台里记者采制的新闻报道,他们的消息来源还包括同行媒体,“北京有很多报纸是早晨印刷的,他们大概凌晨两三点才会出报样。”谢雅而起床后速度飞快,“因为早晨比较紧张,我们洗漱的时间都很少,起来刷下牙就出门了,反正路上也没什么人,直播间就是自己的搭档。”谢雅而笑言,由于疏于管理自己的形象,他们搭档有时开玩笑说,这么糟蹋,所以嫁不出去或者找不到女朋友。

       除了资讯,节目里还有热点聚焦以及评论内容,这就需要头一天要进行采访、撰稿,“我们准备稿子的时候会认真研究,然后找专家采访和咨询,还有领导的把关,所以说,我们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根据的,我们是负得起这个责的。”但由于一些听众的观点不同,主持人因而受到指责,谢雅而对此感到有些委屈。

 

 

       尽管如此,她仍然对自己热爱的工作执着努力着。在北京电台一楼电梯对面的墙上,会定期公布播音员、主持人读错的字,并对出错的播音员、主持人做出处罚。“目前,我还没上过一楼的小黑板。”谢雅而对此有些自豪。她认为“大众媒体是传播中华语言的最后一道把关人”,播音员、主持人读错字会对社会产生影响。“我时常在想,坐在车里的孩子每天也在随父母听我们的节目,如果我们读错一个字 ,那他就会对错误的印象加深一遍。但凡我们主持人都能读错的字,一定是生活中大家最容易混淆的字。”所以谢雅而平时对字的读音特别注意,她会把每期主持人读错音的内容拍下来回去好好看;如果在稿件中有自己不确定的字或读音,就查字典。

       在自己不当班的时候,谢雅而还要参加电台的例会和其他的日常工作,有时节目还做一些深度报道,她就要在不主持节目的休息时间里作体验采访。“可能有的人会说你们休息的时间还挺长,但如果按一天工作8小时计算,我们真的是只多不少,因为我们也没有任何的节假日,包括春节我们都要照常工作。”(记者  陈文)

 

(左起)李佳、吕晶、万思余

 

战斗不休型小分队:吕晶、李佳、万思余
文艺中心里的“大拿帮”

 

       不知道您在春节前、春节期间是否留意过,自己手机里的各种APP,电脑网络上的主要页面,户外、超市、公交、地铁的电视屏,几乎视野所及的范围里,都可以看到北京电视台春节晚会的相关宣传,如此全覆盖的宣传推广背后,却是我们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的超负荷的工作量。然而,承担起这全部工作量的却是北京电视台文艺节目中心宣传科的三位女“战士”——吕晶、李佳、万思余。

       与一般节目中心宣传科不太一样,文艺节目中心负责北京电视台很多的大型项目晚会和大型活动,因此,所有这些项目的对外宣传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她们三个人这个小团队来完成的。三个人组建的微信群,取了一个霸气的名字——“文艺大拿帮”。宣传科负责人吕晶给了记者一个透彻的解释:“之所以敢大言不惭地叫‘大拿帮’,是因为我们是一个非常敢拼、敢想、敢创新的团队,经常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尝试一些新的事物,完成所有貌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彼此之间有担当,互相扶持,并从不推托。”

       三位看似柔弱的女性,在工作中展现的却是常人无法比肩的“猛”——“我好像就是传说中那个特别爱接活的人,领导发布的一切任务我都敢接然后带着大家一起去尝试,而且在原有的基础上希望做到更好。李佳是传说中的李写稿,文笔超棒,一切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她都能用最美好的语言描述出来,好点子好创意层出不穷。万思余是一个超强的谈判高手,她负责所有的对外商务谈判、合作,她能够用最小的资源换到最大的利益。”

       话题谈到刚刚过去的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以及元宵节晚会,万思余给记者开出了一份长长的企业以及手机APP名录。“上百家的N轮沟通、合作、资源置换讨价还价、物料提供、审核、传播报道监控汇总、合同签署、红头文件报告申请、结算……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现在想想都不知道哪来的这般功力。”万思余说道。

        对于BTV春晚的推广全覆盖,李佳有着自己感受:“如果是量化的话,我觉得春晚是我们一年中最大的项目,从我这出去的文字量,好几十篇稿子,估计得有十几万字了吧,感觉自己差不多就是个打字机的状态。每天后半夜才能睡,不管几点醒来,保准都有新稿子。”

       当我们大年初一、正月十五围坐在电视机前收看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和元宵节晚会阖家团聚的时候,我们有多少人能想到这个小团队为此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又做出了怎样的牺牲吗?

        从2017年的10月开始筹备,到2018年的正月十五,吕晶、李佳、万思余都几乎是没有休息过。尤其是在春晚冲刺的那两个月里面,几乎每天都是加班儿,到十点、十一点、十二点大家好像都习以为常了。“即便是回到家了,基本上还会工作——有各种的稿子、图片、视频要去确认,要去修改,要去推广,所以都是后半夜两三点钟睡着的。”吕晶说。对于一台春晚的节目,有人认为节目入库播出了,这档子事就算是结束了,然而,对于宣传科的人来说,都正月十五了,还在忙……从宣传科到电视台的食堂,走过去五分钟,但是,一忙起来真的是连去食堂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大家已经五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记者了解到,今年春晚的时候,吕晶家的厨房塌了,家里已经一片狼藉,但是她也没空收拾;李佳住的地方离单位很远,由于经常加班,有时候没有车回家了,经常要骑自行车,走一段不近的夜路才能回家,叫人担心;万思余80多岁的姥爷今年春节来北京,她都没空陪着老人吃一顿饭,老人自己在家,她是给订的外卖……

        在工作中,也经常会遇到困难和委屈,大家就抱头痛哭一场,然后擦干眼泪继续工作。同样在加班的文艺中心主任潘全心也会来跟大家一起聊一会儿,再抱抱大家,就像在呵护一群宝宝,这让女“战士”们感受到了温暖。(记者  李雄峰)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