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笑将背后的大师——忆梁左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0-11

姜昆:
梁左救了我
姜昆说,自己去到梁左家本来是要和他的母亲谌容谈合作。没想到聊着聊着,梁左就开始滔滔不绝地给他讲述起自己脑海中许许多多的构思,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虎口余生》这部小说。“这部小说当时还没有发表,我看了之后特别感兴趣。我就问他,能不能改编成相声?他说自己没想过。于是我们俩就开始一起聊创作。正好我当时要去广交会演出。等我回来后,我们就创作出了《虎口遐想》这段相声。”
相声《虎口遐想》取材于小说《虎口余生》。说起这段相声,姜昆总有说不完的话。这个相声也成为了经典,也让当时刚刚因为失去搭档的姜昆遇到了唐杰忠。“这个相声当时救了我,让我的相声一下子上了一个台阶。这以后,我俩也开始了一系列的合作。”
姜昆回忆,有一次自己和梁左一起去南方体验生活,但是条件非常艰苦,下了火车还要坐汽车。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县城的招待所。“我俩当时的房间已经算是最好的了,一人一张床。我进屋后倒头就睡。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梁左正痛苦地抽着烟说:兄弟我晚了一步,我要是比你先睡着,你也别想睡了。”
姜昆说,梁左是一个特别善于学习的人,他对喜剧的创作有一种天生的敏感。梁左对生活的热爱都体现在了他的作品中。他在最基层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他的构思是在生活中完成的。他的如潮思绪、丰富的想象都是来自于他的生活底蕴。“我原来有一辆车,车牌是四个4。他有一天告诉我,有个骑三轮车的夸我车牌号码好,能开杠了。这种语言是编剧编不出来的。他知道如何把这种生活中的精华保存起来,日后用在自己的作品中。”
 
英达:他是个美食家
英达说,梁左并不是老北京,跟自己的弟弟梁天完全不一样。“他是在上海长大的,说话都有点南方口音。说话做事都慢条斯理的。”
1993年,《我爱我家》播出。如今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这部作品不仅没有被遗忘,反而愈发显示出魅力。而当初,梁左又是如何与英达合作的呢?
英达说,自己第一次见到梁左是在北京大学上学的时候。“我和梁天一直都是好朋友,后来慢慢大家就熟悉起来了。后来,我看了姜昆和梁左合作的几个相声作品后,开始对这个人感到好奇。有一次,我和王朔讨论一个电影剧本,走投无路的时候想起了梁左,就把他约来了我家。没想到聊着聊着,他就躺下了。后来我才知道,他特别容易累,创作的时候多半都是躺着的。”
英达说,合作《我爱我家》的时候,梁左正手头紧,需要一大笔钱。“《我爱我家》跟我原来所想象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以说完全被梁左带上了他的轨道上。从戏剧结构上,我们原来写的是家里有个大女儿和小儿子。他进组后改成了两个兄弟和一个妹妹,完全和他自己家里的家庭结构相同。”
《我爱我家》的很多经典段子都出自于编剧梁左之手。而剧中,贾家的人员构成也是对梁家的投射。老干部傅明的原型就是梁左的父亲,贾志国就是梁左本人,不务正业的贾志新对应的是弟弟梁天,妹妹贾小凡对应梁欢。剧中的细节也处处体现了那个时代的印记。
梁左是个美食家。英达说,他以前当编剧探班的时候,总是带一大塑料袋好吃的,里面有各种香肠猪肉,大家在一起边吃菜边喝酒,特别开心。生活中的梁左最喜欢吃的几道菜有腌笃鲜、老鸭汤。“我们一起出去吃饭,他只要第一口觉得好吃,立刻就再要一盘。他因为年轻时去插队,经常挨饿。”

 

蔡明:
他是个特别
孩子气的人
梁左的幽默与他的知识背景有关。他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后来又喜欢上了相声创作。他从母亲谌容那里继承了艺术天赋,又被父亲身上的社会情怀所感染。因此,他的作品中有着与众不同的思想深度。在随后的创作中,他继续施展着自己的喜剧才华,还第一次当了一回导演。
蔡明说,《临时家庭》是梁左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当导演的作品。“他特别想当导演。因为别人都站着,他可以坐着。他是个特别孩子气的人。在现场,他总是闭着嘴,张着两个鼻孔偷着乐。但是导完这部作品,他就再也不干了。因为当导演太累了,他坚决不干了。”蔡明说,梁左是个特别好的人。“喜剧中,很多客串演员都是看着导演的面子来的。梁左觉得剧组的盒饭不好吃,就总是自掏腰包请大家去外面撮一顿。剧组的门口只有一个春饼店。我们每天就去吃春饼。那部戏以后的好几年,我都没再吃过春饼。”
梁左是个很懂得中国幽默的人。蔡明说,拍摄《闲人马大姐》的时候,因为边拍边播,对剧本的需求量也特别大。“最紧张的时候是他写一场戏,我们就拍一场戏。”
出演“马大姐”是梁左和英达一起来找蔡明的。“他俩说,给你一个机会,颠覆以往老演疯疯癫癫小姑娘的形象。我觉得与我差距越大才越有挑战。我一下就成了爱管闲事的马大姐。”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记忆》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