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奥运制服设计 传递中国风采 —— 访北京2008年奥运会制服总设计师贺阳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0-17

  2008年的那个夏天,奥运制服行云流水穿梭于北京城内,形成了独特的奥运名片。灵动的祥云图案,制服色彩动感流畅、欢快大方,传达了奥运理念和中国元素。小小的奥运制服成了彼时中国面向全世界的第一道窗口,更承载了一代奥运人的珍贵记忆。
  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制服装备视觉外观设计方案征集活动中,北京2008年奥运会制服总设计师、北京服装学院奥运服饰文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贺阳又带领学生一道提交了应征方案。从夏奥到冬奥,贺阳从未停止对奥运制服的研究,希望用设计让心中的奥运梦想不断延续。
 
什么才是好的设计?
  什么奥运会制服装备设计才是好的设计?对于这样的问题,贺阳坦言道,设计首先要具有识别性,然后,还要具有举办国特点。“无论是奥运会官员,还是志愿者,即便是在人群当中,因为身着奥运制服,所以很容易辨认、识别。同时,在我们国家举办奥运会,自然还要彰显中国元素、中国特点,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她说,“还有,就是对每个人而言,要好穿、好看,让穿着者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好。”
  贺阳举例阐述着自己的设计理念,她说:“中国很讲究衣的纹理,服装的设计要有好的纹理才可以显示出传统的礼仪感。如果条纹以及皱褶设计得不好,那就会造成不良皱褶,影响到服装的美观。”贺阳表示,当初的奥运制服,在设计上就是在考虑到T恤衫尽量减少皱褶的提高美观感的同时,又兼顾到了“好活动”。
 
在有限的空间里,展开无限的想象
  回想起当年接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制服设计任务的时候,贺阳笑道:“当时,我们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因为款式有了,颜色也有了,图形也有了,几个标志要放在哪儿都确定了,感觉三个月的设计时间都太长了。但是,一进入工作状态的时候,发现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因为图形在当时还是有它的局限性,更多考虑平面的效果,然而,衣服穿上以后呈现的则是一个立体的。”
  众所周知,奥林匹克是一个品牌,所有的项目都是有规定动作的,绝对不可以乱用。这意味着贺阳的设计,要在严格的限制下发挥设计师的创造力。为此,在谈到设计理念的时候,贺阳说道:“我们2008年的奥运图案,比较有特色,识别性也很强。由于款式上规定了上下两节,所以,我就想到把上面花的部分提高,衣服下半部分跟裤子颜色差不多,这样看起来感觉腿比较长,整体来说有一个很好的比例,看起来有一种仰视的特点。”据了解,在2008北京奥运会期间,有超过13万人穿着这款经典的奥运会制服,从事着各种各样的奥运服务工作,构成了当时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限制也是创新的一个条件
  尽管受到奥运品牌形象的严格制约,让奥运会制服设计成为“命题作文”,但是,贺阳却觉得,“限制是创新的一个条件”。
  她说,由于受到工艺、制作材料等多方因素的限制,从而导致了风格上的不同。“就像我们刺绣一只鸟,与用木头雕出的一只鸟,肯定不是一个风格。然而,正是因为有着相关的限制,设计出的作品也才会有其独特的风格。”贺阳再一次打起了比方,“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一群鹿本来是一样的,把它们放在两个森林里。一个森林里的树木长得很密,另外一个森林里的植被稀疏。这样最终会导致两种结果,生活在茂密丛林里的鹿,其鹿角就会特别小,为了不会撞到树,便于逃生;而在稀疏的树林里面的鹿,它们的鹿角就会长得特别大。这都是生存的需要,也可以说是在某种限制之下,导致它们产生了新的变化。”
  原来,服装设计也充满辩证关系,限制命题对于创作本身是限制,但是,又给创意提供了很多机会。
 
感慨祖先的智慧和慈悲
  通过贺阳的阐述,让人了解到,原来设计一件衣服,这其中是我们想象不到复杂的系统工程。衣服怎么穿上去好看,贺阳一直在研究。
  “我经常去少数民族地区考察,发现他们做的很多衣服,其实裁减特别简单、简洁。在那里,妇女们都是自己做衣服——做衣服不是一个设计师的工作,而是她们自己每天的生活状态。她们可以通过各种简单的裁剪,做成各种比例、完成各种不一样的服装;如果在上面绣上花,它又变成一个节日的盛装。”通过考察,贺阳感慨地说,“这就是祖先的智慧和慈悲,让一种东西能够有效地传下来,同时又保证它可识别的文化特征,由于与不同风格的纹样加在一起,就会形成不同的民族风格。所以,艺术就是源自于生活。”
 
保持敬畏之心,享受奥运之乐
  贺阳坦言,参与奥运设计,让自己享受更多的其中之乐。她感慨地说道:“自己比较喜欢做这个事情,如果你从事的工作是你喜欢的,同时你又愿意去进步,我觉得都是很快乐的。”
  贺阳认为,设计不是一个纯艺术,它必须满足所有人的要求,因此,一定要面对受众,服务受众。只有一直保持一颗敬畏之心,才在其中获得享受。“我们学校的博物馆,每次看到那里陈列的展品,我真的感觉,站在他们面前,我就必须得谦卑下来,因为太服气了。用一些简单的东西,来衬托这个复杂的东西才会很好。就像在一个博物馆里面,很空,有个地方有个艺术品,你觉得它很好。如果,全堆满了,那不是艺术,而是仓库了。所以,我感觉,我们的祖先太聪明了,他们把这些好的方法一代一代传下来,如果我们在奥运会的服装设计里面,也运用这种民间传下来的好的设计,好的方法理念,那我们肯定能把衣服做得更好看,同时我们也会跟我们的祖先‘联系’得更紧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