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亚洲雄风震天吼——纪念北京亚运会成功举办30周年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0-17

30年前的9月22日,第十一届亚运会在北京隆重开幕,这是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第一次举办综合性国际体育大赛。第十一届亚运会在北京成功举办无疑是全中国人民引以为豪的事情,可对于北京亚运会的主办人员来说,这届亚运会给他们带来的除了骄傲和自豪之外,还有不为人知的困难与压力。
 
全国人民捐款支持举办亚运会
北京亚运会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其中新建和改建体育场馆33座,修建练习场46处,还有修建亚运村、五洲大酒店、国际会议中心等大型项目,总建筑面积达240万平方米。这样的建设规模虽然无法和后来的奥运会相比,但这已经是北京继上个世纪50年代兴建人民大会堂等“十大建筑”以来的又一次大规模建设。当年北辰路8号,几排简易板房,便组成了亚运工程的总指挥部。总指挥便是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张百发。
要知道当时的中国改革开放刚刚接近第十个年头,基础建设还很薄弱,而给到张百发他们筹备和施工的时间也仅有4年的时间。1985年5月,北京亚运会组委会正式成立,第十一届亚运会筹备工作全面展开,亚运会工程建设的重担,也自然落到了张百发的肩上。就在北京亚运会组委会成立后的第二年,亚运工程建设计划敲定,张百发率领着他的百万大军,破土动工,亚运工程建设全面展开。可刚刚开工不久,一个消息的传来,让张百发和所有组委会成员都犯了难。
亚运工程的总预算需要25亿元人民币,在当时,筹备亚运会的资金,只有国家财政拨款的10.5亿,北京市自行筹集的6.5亿和他们又从银行贷款2亿元,总共加起来也只有19亿人民币,可是面对25亿的工程预算,还有6亿的款项又将从何而来?
1987年2月24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专门讨论了亚运会工程建设和资金问题,会上亚运会组委会提出了5项集资办法:一、出售亚运会会徽、吉祥物的商标产品;二、出售亚运会广告、电视转播权;三、发行亚运会纪念币、纪念邮票;四、组织专项产品经营;五、接受资助和捐赠。不久,亚组委集资部正式成立,向全国发出集资捐款的号召,集资的原则是这样三句话“完全自愿,量力而行,越多越好”。
1987年的3月2日,亚运集资部在收到江苏小学生颜海霞寄来的第一笔捐款后,全国人民的捐款也络绎不绝,尽管那个年代的中国老百姓并不富裕,但为亚运捐款已经成了荣誉的象征。 从1987年到1990年,亚运集资部收到的全国捐款达到2.7亿元人民币。加上另外几项集资方案,总共数额共计6.21亿元。
全国人民对亚运会的热情激励着张百发,带着全国人民的期望,张百发在1988年的全国两会立下军令状,亚运工程工期一定如期完成。张百发之所以这么做,不仅是要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更是因为他比谁都知道,中国争取到这次亚运会主办权有多么的来之不易。
 
重回亚运大家庭的坎坷路
1951年3月4日,第一届亚运会在印度新德里开幕,刚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派出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筹委会国际联络处处长吴学谦为团长的中国体育观光团前往新德里。1973年11月16日,亚运理事会在伊朗德黑兰召开特别会议,通过投票表决,以38票赞成,13票反对,5票弃权的结果,确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亚运会联合会会员,并取消了台湾国民党当局体育组织的会员资格。
在会议中,伊朗代表邀请中国参加即将在伊朗德黑兰举办的第七届亚运会,隔日,中国方面表示,作为亚洲运动会联合会的成员,将派出体育代表团参加此届亚运会。这也是中国阔别亚运会二十年后,再一次重返亚运。在这届亚运会上中国选手打破18项亚运会纪录,展示了中国体育的潜力。第七届亚运会中国代表团共夺得33枚金牌,仅位列金牌排行榜第三位。
进入80年代,中国进入到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时期,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中国体育代表团在1982年第三次出征,参加在印度新德里举办的第九届亚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夺得61枚金牌,日本体育代表团只获得57枚金牌,中国超越日本,首次拿到了亚运会金牌总数第一名。以此为发端,中国也正式将申请承办亚运会的事宜提上了日程。1983年8月,中国向亚奥理事会致函,申请承办1990年第十一届亚运会。
      与中国竞争亚运会主办权的国家,正是中国在亚运会上的老对手日本。1983年的夏天,在北京中南海,决定举办第十一届亚运会的目标已经明确,第一个齿轮开始运转。由于最终决定两国主办权的会议,将在第十届亚运会主办地韩国汉城举行,张百发与时任国家体委副主任何振梁二人组成代表团,受命出使汉城,争夺第十一届亚运会主办权。1984年9月28日,在韩国汉城,一间极具其民族特色的会议室内,张百发和何振梁坐在台下。此时,与会的亚奥理事会代表们正在投票,这里是决议第十一届亚运会最终主办权的会议现场。
在检票环节,张百发紧闭双眼,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在等待的过程中,张百发感觉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被无限延长,不知过了多久,亚奥理事会主席宣布了最终结果,北京。
 
《亚洲雄风》火遍全国
回到北京的张百发,在欢庆的同时,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因为他知道,拿下亚运会主办权仅仅只是个开始,还有千头万绪的工作等着他,除了筹集资金和亚运工程的建设,如何宣传好北京亚运会,也是摆在他面前的新课题。
歌曲无疑是能够调动人们情绪,抒发热情的最好载体。由张黎作词,徐沛东谱曲的《亚洲雄风》,曾风靡大江南北,成为亿万中国人对30年前,北京亚运会的记忆。
1987年下半年,为了更好地宣传北京亚运会,张百发和亚运组委会的成员们以及中国音乐家协会联合发出征集亚运会歌曲的通知。作曲家徐沛东仅用了一夜的时间,《亚洲雄风》的曲调就已经完成。有了满意的旋律,作曲家张藜听了曲子,便立即询问徐沛东歌词想要个什么“范儿”。徐沛东压着嗓子,弹着钢琴唱了一句“我们亚洲”,然后说“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当时张黎听完徐沛东唱完第一句,便心领神会。当天,张黎把曲谱拿回了家,第二天就填好了词,徐沛东又根据词的意思,调整了一下曲谱结构,《亚洲雄风》就这样诞生于1989年11月。
好歌自然要选好歌手来演绎。当年,徐沛东和张黎首先想到的便是刘欢和韦唯。1990年的北京街头,卡拉OK开始流行,街头巷尾传唱的歌曲中,《亚洲雄风》几乎成为传唱率最高的歌曲。
1990年9月22日,在全国人民的期待中,北京亚运会开幕了。30年前,亚运圣火第一次在中华大地上燃起,从争取到主办权到亚运会成功举办,中国经历了太多,在北京亚运会开幕式尾声全场万人高歌《亚洲雄风》,在场每个人都像是在为北京亚运会歌唱,为祖国的未来歌唱。
从1990到2020,转眼30年过去,又是一个首都的金秋时节。回首过往,亚运之后,第29届夏季奥运会的圣火在北京点燃;展望未来,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号角又将在北京吹响。北京即将成为迄今唯一一个双奥之城。
本报特约记者马丽
根据《档案》提供资料编辑整理
该节目每周一 BTV北京 22:00播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