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从工业遗存到冰雪基地 ——访二七国家冰雪运动科训基地工程项目经理张万立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1-19

每一期的《我与奥运》节目,都会有不同的亮点,这些亮点都会点亮不同人的人生。不过,不同的人生故事却都有一个共同的趋向——那就是奥运会。
对于老北京人来说,一听到“二七厂”,那是有着非常鲜明时代特征的产物;而对于新北京人或者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来说,对“二七厂”有印象和概念,那是因为它最近已经成了年轻人趋之若鹜的网红打卡地了。打造这一切的,便是二七国家冰雪运动科训基地工程项目经理张万立和他的团队。

“二七厂”的昨天和今天
“二七厂”,即北京二七机车车辆工厂,是一个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老工厂了。它的前身是建于1897年清朝邮传部“卢保铁路卢沟桥厂”,1948年12月,改称“铁道部长辛店铁道工厂”,此后六易厂名,1966年9月改称“北京二七机车车辆工厂”。
“二七厂”,还是举世闻名的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的策源地之一,因此,有一个很鲜明的红色特征。1958年6月15日,长辛店铁路工厂在国家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全厂职工仅用了25天的时间,艰苦奋战,克服了重重困难,制造出了第一台“建设型”蒸汽机车。同年9月6日,经过88天的大会战,又造出了中国第一台600马力内燃机车,为中国铁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2018年之后,随着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一系列措施的开展,以及有力推动中国的冰雪运动,停产之后的“二七厂”,开始了崭新的升级与改造工程。如今的“二七厂”已经成为了集冰雪训练及科研教学于一体,加之百姓娱乐、普及冰雪运动的一个基地。中国的火车头基地,完成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跨越性的“身份转变”,成为了中国冰雪运动腾飞的一个起点。

停产和转型无缝的衔接
可以想象,一个钢筋混凝土的老的重型机械厂,要把它改造成完全现代化的冰雪训练、科研、教学的基地,这个转型的跨度相当的大。“停产的时间和转型的时间基本上是无缝的衔接。”张万立介绍说。
张万立说道:“从施工角度来说,我们当时接到任务之后,抓紧时间在网上简单地检索了一番,详细了解了‘二七厂’的‘前世今生’,在心里有了一个基本上的了解。”不过,等到张万立和他的团队进厂以后,才发现跟他们想象的还是有很大的出入。按照以往的项目规定,类似的改造工程基本上要完成“三推一平”施工,说白了,就是要将原有的东西报废掉。“然而,进场之后,看到这里一座一座老工业的建筑,比较名贵的参天大树,以及空气之中时不时发散出的柴油的味道……这些老工业基地明显的痕迹,太让人震撼了。”他说:“由于停产和转型是无缝衔接,所以,我们进厂的时候,厂房里有很多的机械零件、大型的机械设备,甚至还有火车头,10吨以上的天车梁。于是,在设计拆除方案的时候,我们就有了新的想法——冬奥会倡导节俭办赛,眼前这么好的厂房,就把它拆掉太可惜了。于是,我们会轻手轻脚地对待老厂房里有价值的工业构件,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就进行保护性的拆除。拆下来之后,通过加工、检测和改造,又用在了新的建筑上,本来应该成为工业垃圾、建筑垃圾的东西,不仅没有成为垃圾,反而又给利用上了。这样节省了很多的成本。”以速滑馆为例,设计有84根钢柱,经过仔细商讨研究之后,有46根用的都是以前的,既保证了以前的柱子没有完全的当废品处理,同时,对于减少工程造价来说,应该是一个巨大的节省。
除了节约成本之外,张万立和团队在施工过程中,也非常注意秉承环保办冬奥的理念。以往我们制作冰场,大多使用的是氟利昂和乙二醇,然而,这些物质会影响到空气的质量,而且,节能的效果也不好,非常的费电。而如今,我们通过高科技手段,让速滑馆9400平方米完成的冰面,完全用二氧化碳作为制冷技术。如此高科技含量的制冰工艺,以前还很少用到。张万立说,目前用二氧化碳的载冷技术,节能率达到35%—40%,达到了完美的结果。
2019年的9月28日,经过八个月的努力奋战,大道速滑馆崭新亮相,交付使用。
不破坏不应破坏的任何一草一木
“二七厂”因为有着百年的历史积淀,一百年的历史各个时期的管道都在地下沉淀着。张万立回忆道:“由于没有地下管线的图纸,挖地基的时候,我们有一句玩笑话:每挖一挠子下去,都有可能挖出一个百年文物。”为此,施工团队一方面把“二七厂”退休老职工请过去,为施工队回忆当时地下的管线情况。另一方面采用了扫描技术,把管道位置找出来。
张万立说:“咱们速滑馆南侧,有一个很大的锅炉房。我们施工的时候,距离它很近,由于这个锅炉房承担着长辛店地区几千户老百姓的冬季供暖,因此,它的管道从我们工地里穿过去,但我们连碰都不能碰,生怕影响到当地百姓的供暖。”
此外,“二七厂”内的植被,也成了重点保护对象。张万立深情地说道:“因为我是团队的负责人,对‘二七厂’有着很深的情怀,我们也达成了共识——绝对不能为了工期破坏厂区内不应该破坏的一草一木以及老的工业遗址。”当时,有一棵30年以上的雪松,正好在一个拟建建筑物的通道上,必须挪走。最后,张万立从外面请来专业园艺师,并带领施工队一边给树打吊瓶输液,一边把它挪到了园区另外一个位置,仅是挪这棵树,就用了了20多天。
回想起八个月的努力,张万立说道:“在刚拿到任务图纸的时候,觉得这几乎是没法儿完成的,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说实话完全心里没有底。但是,工程竣工了,交付给国家队使用的时候,那一刻的印象是非常深的,甚至可以说成为我未来职业生涯,乃至一辈子的一个回忆。”
2019年9月28日,最后一层冰面全部铺设完成了,正式给国家队交付训练,国家队临时组织一个运动员献花的仪式——武大靖、周洋等运动员,在焕然一新的基地里采集的野花,制作成了花束,献给了张万立和他的团队。“世界冠军给我们献花,那一刻,感觉这八个月的时间没有白费,那野花也是充满着分量。”张万立说。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