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邢继 腾飞的“华龙一号”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1-24

谈到核电,大家可能更加关心核安全的问题。我有一些行业外的朋友,他们就问我:“你经常去核电站,你身上会不会带有辐射?”其实在日常生活中,辐射无所不在,就连我们吃香蕉的时候,香蕉当中也带有辐射。有人计算过,吃大约50根香蕉,它的辐射剂量相当于做一次牙科的CT(计算机X线断层扫描)的剂量,这些辐射剂量是极低的,对身体健康不会产生负面的影响。在核电站当中,我们接触辐射剂量最多的运行操作人员,他们一年累计接受的辐射剂量,大概也就相当于做一次身体检查 CT的剂量。

吸取历史上的核事故教训
2011年的3月11日,这是一个我终身难忘的日子。记得那一天,我正在参加一个重要的活动,就在那时,我们得到在日本海太平洋板块发生了里氏9.0级大地震的消息。当时与会的代表们都非常担心日本核电站是否安全。很快,我们就得到了不幸的消息:日本核电站出事儿了。就在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刚刚过去五天,我国政府就发布了“国四条”的声明。“国四条”要求对我国所有的核设施要进行严格的安全审查,另外就是暂停了新建项目的审批,对于正在建设的核电项目要重新进行安全评估,对于认为不满足安全要求的地方必须加以整改,如果不能整改必须要关停。“国四条”发布以后,其实对我们影响最大的就是新建的核电站必须要满足国际上最高的安全标准 ,这样就使得我们原计划在2011年底开工建设的CP1000自主核电站陷入了停顿。在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我们的研发团队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大家为了让CP1000能够顺利地开工已经努力了12年,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的团队感觉到很沮丧。但换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常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通过研究这些事故为什么会发生,它的机理是什么?这些事故是如何演变的?我们就知道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能够预防这样的事故发生。所以,我组织大家集中精力收集福岛核事故的事故情况,然后分析研究福岛核事故的产生的原因。

建立更高的安全标准
汲取福岛核事故的经验反馈,我们认识到,在停堆以后,要保证余热的导出和放射性的包容,这是我们提高核电站安全的关键。于是我们在“华龙一号”的方案当中,我们设置了多样化的手段来实现余热的导出和放射性的包容。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我们的“华龙一号”能够全面地满足国际上最高的安全标准。这样一个目标非常具有挑战性,对我们的团队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激励,所以大家瞄准了新的目标以后,我们整个团队很快就摆脱了福岛核事故的阴霾,全力以赴地开始了“华龙一号”的研发工作。我们设置了三道安全屏障,反应堆的核燃料,燃料的包壳和一回路的冷却剂的压力边界,以及反应堆所处的这个厂房的外壳,我们叫安全壳。我们的做法增加了非能动的安全措施。所谓非能动就是利用自然力,比如像我们利用重力,水可以从高处不需要借助其他的动力就可以流向低处。那么,我们就在安全壳内高位设置了一个巨大的水箱,平常储存很多冷却用的应急用水,当我们以电力驱动的应急系统,因为失去了电力驱动而丧失安全功能的情况下,我们用储存在高位的水箱中的应急冷却水,可以迅速地淹没整个反应堆,来确保反应堆的安全。

钢筋水泥都需要进口
核电站的研发工作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的团队不仅要把核电“华龙一号”技术研发出来,还要保证我们能够把它建造出来。我们在反应堆、核电站等关键、核心设备上实现了百分之百的设备自主化、国产化。中国的核工业一直坚持自主创新的发展。然而,在百万千瓦级核电站技术的发展上,我们经历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道路十分坎坷。
1987年,我当时刚刚走出校园,被分配到核工业第二研究设计院,两年以后我被派往大亚湾参与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大亚湾核电站是我国引进先进技术建设的第一个百万千瓦级的核电站,在那里我们只是一个“小学生”,我们不仅不懂设计,当时我们的装备制造业也十分落后,我记得当时甚至连建设核电站用的最基本的材料,像钢筋水泥都需要进口。当我们引进了国外的先进技术,跟对方签署技术转让协议的时候,我们发现对方转让的资料不够完整,所以我就请对方的项目经理来到我的办公室,跟他讨论如何补充完整,同时,也跟他商量如何能够让我们的工程师尽快地掌握对方的技术,能够自主地进行设计。我记得这位项目负责人跟我说:这很容易,让你们的工程师放下手中的铅笔,去打开复印机,你们就学会了。我当时听了以后十分生气,我说如果是那样,你要是不打开你的黑匣子,我们可以不要你的技术转让。你们看,当我们缴纳了高额的学费,那么我们的老师并没有真心地想教会他的学生。

这样的条件太苛刻了
在“华龙一号”研发初期,我们遇到了很多技术瓶颈,一时找不到突破的途径,于是我想借助于国外的合作伙伴共同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技术问题,我找到了跟我们长期合作的一家国际上知名的企业。我记得当时他们的负责人在我的办公室跟我说:“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来帮助你们解决你们所遇到的问题,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你们必须把你们整个型号拿出来与我们共享。”这样一个条件太苛刻了,我们一直在追求我们要实现核电的自主化,我们的目标是要建立自主的核电品牌,如果共享这样的技术,那就意味着我们将失去对自主核电的主导权,会受制于人,于是我们放弃了跟他们的合作,组建了一支研发团队,自主攻关来解决问题。两年以后,还是这位负责人,他又来到了我的办公室,他说他还愿意继续跟我们来进行合作,而且不预设任何条件。我跟他说,我说上次的那个问题,我们已经自己解决了,我很希望将来我们还有机会再继续合作,我想在核能对外合作上,我们应该是一种开放的姿态,来积极地推进和平利用核能技术的国际合作,但是我们也必须要坚持发展自主的技术,把核心技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有那样我们才能够避免被人卡脖子的这种情况。
建设核电强国是我们每一个核工业人的愿望,我们华龙的团队还会继续地努力,让我们中国的自主的核电技术引领未来核能事业的发展。
李雪源据央视综合频道《开讲啦》节目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