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荧屏连着我和你

————北广主持人和观众的情缘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1-27

他们,是北京广播电视台的主持人,他们,是北京广播电视台的众多栏目的观众和听众,他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朋友。
荧屏中你的衣着,电波中你的声音,他们关注着,甚至提醒着。
生活中你的困难,你的困惑,主持人惦记着,想方设法帮你解决着。
或许现实中你们彼此间没有见过面,但是你们似乎又天天在见面。荧屏连着我和你,主持人和观众,通过荧屏彼此相伴。
本报记者独家专访北京广播电视台的8位主持人,他们讲述了和观众听众的故事。
这些故事,会温暖你我。
高燕说:“我觉得做百姓节目的人,就是要和观众没距离感,我喜欢他们毫无顾忌地抱着我的肩膀照相的感觉。”
让王娟难忘的是一位的哥的女儿患了白血病急需帮助,他们在节目里一呼吁,观众立马儿就伸出援手,为小姑娘筹得了可观的救助金。
张默的粉丝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名称,叫作“默粉团”,通过默粉团,他们见证着彼此的成长。
韦嘉难忘的是8年前一位观众给她送来一套秋衣裤,说“夜班加件衣,冬至胜饺子!”
李莉说,和听众像家人的感觉很奇妙,“有时有点小鼻音,就会引起听众的注意,有听众会发信息关心地问:李莉,是不是你又感冒了?今天天气冷,要多穿衣服注意保暖啊!”
黄彦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张听众“双枪奶奶”专门为她手制的画片。画片虽然制作简单,却被黄彦保存多年,她说这是听众的一份心意。
一玲收到了一封老奶奶的信,一玲赶紧给奶奶打了电话,后来,老奶奶说,救了她一命。
电视屏幕里年轻的主持人,和电视屏幕外的叔叔阿姨真的可以做朋友吗?陈赛表示:真的可以。

高燕:喜欢成为观众亲人的感觉
□独家专访 记者 常江


北京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的主持人高燕,她的主持风格很有亲和力,在优雅的外表里面,总会给观众留下平易近人的零距离感,这也是观众非常喜欢她的原因。说起自己与观众的情缘,高燕随口和记者说了三个故事。
因为喜欢而10年义务付出
高燕主持《生活面对面》节目时,有很多观众非常喜欢她。高燕说:“我主持的这档节目会为观众解决一些生活当中的实际问题,所以与观众的互动比较多,也经常会组织观众的见面会。曾经有一位非常喜欢我的女观众,她叫李春琳。那个时候,网络还不发达,她只能通过写信和我沟通。从我的身体健康到为栏目献言献策,她都会关心得细致入微,从观众变成了朋友。后来她的爱人也成了我们节目的忠实观众。当时,我们的节目举办了一些观众见面会,来听取观众的意见和建议,我们还在节目中征集‘观察员’,然后请观众来报名。目的就是让节目更贴近百姓,从观众的视角去发现生活当中的精彩故事。比如,拍到一些公共场所的不文明现象,或者是一些好人好事和一些新鲜事儿,然后‘观察员’就会把这些记录下来,在节目中播出。我们将这些有热情、有能力的观众进行培训。最后,培养成 ‘观察员’,再给他们发小DV机去拍视频。李春琳夫妻俩也都加入到我们‘观察员’的队伍中。”
高燕说:“当时,大量的义务‘观察员’的加入,为我们栏目拍摄了很多精彩的视频,极大地丰富了节目的内容。李春琳夫妻俩也是把周末和假期都利用上,为栏目去拍摄。还经常会跟我电话探讨拍摄视频的立意和角度。他们就是因为一开始就特别喜欢我,所以才有这么大的热情去无偿地为我们的栏目去辛苦地工作。我们也会定期地为观众举办一些活动,李春琳都会特别热心地来帮我们组织。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她就帮了我好多忙。”
爱我的观众就像一面镜子
对于热心观众的关心,高燕总会心存感激。高燕说:“还有一位观众,他是一位部队文工团的戏剧表演老师,他的名字叫薛勇。有一次请他做过节目,之后,他也成了我的忠实观众。薛勇就像我的一面镜子,有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会给我发微信评论。比如说:我今天主持的服装很好,很得体;或者说今天的发型很搭。有时也会毫不留情面地说我的衣服不好看,以后不要再穿了,今天这个发型有问题,不适合你的脸形等等。每次除了我会表示感谢外,有时还会跟他探讨一下这方面的问题。我每天不管多忙、再晚都会给他回微信,不管他说得对与不对,我觉得人家是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我,一定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
对热心观众无微不至的关心,高燕的心里也常常会感觉到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对此,高燕说:“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是因为我们做节目是给观众看的,所以最希望能得到观众的这种认可。”
像亲人似的拉着胳膊唠家常
高燕说:“还有的粉丝属于那种,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看我主持的节目,有的是从小看到大。有些让我也很感动,他们在微博上艾特我,然后我一看,竟然发了我十几年前的宣传片或更早前我的照片,就连我自己都没有的这些资料,但是他们还能一直保留着,这让我感受到了他们发自内心的爱。我觉得做百姓节目的人,就是要和观众没距离感,我喜欢他们把我当成亲人,拉着胳膊唠家常和毫无顾忌地抱着我的肩膀照相的感觉。现在还会遇到一些年轻的观众说我爷爷、奶奶特别喜欢你,有的见了我会说:‘高二姐,我爸妈特别喜欢你,我要和您拍张照片拿回家给我妈看,我妈肯定会特别高兴’。”

王娟:每次观众叫我“阿娟儿”心里都暖暖

的□独家专访 特约记者马丽

“你做好思想准备了吗?真的要加入首经?那可得从当记者开始做起啊!”多年前,当王娟主动要求加入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首都经济报道》团队时,当时频道主任说的这几句话到现在她依然印象依然清晰。其实,当王娟回答“我确定!”时,并没有对一名新闻记者所要面对的问题有充足的想象和准备,但也就这么愣头愣脑地走进了首经(《首都经济报道》的简称)的大办公室。而后经历的种种,则成为了王娟一生中难以忘记的阅历。而王娟与观众的缘分,也是从那时真正开始的。
 北京观众喜欢你就不把你当外人
王娟告诉记者,她觉得北京的观众有个特点,就是特别的豪爽大气,只要喜欢你,就不拿你当外人儿,所以在多年的采访中,观众往往直接叫她“阿娟儿、娟儿、娟子”,俨然把王娟当成他们的闺女、妹子、朋友……而这与节目常年以来的亲民接地气是密不可分的。现如今王娟手机里珍藏的照片,记录下了那些她与观众的美好瞬间。
前几年《首都经济报道》开辟了一个板块叫“首经帮帮忙”,说白了也很简单,观众遇到啥着急事儿,可以给栏目组发微博、微信,打电话求助,王娟就和团队的同事经过甄别筛选,经过与相关部门、单位、社区的沟通,前去采访,力争得到解决方案。在这过程中,他们积累的观众缘帮了很大的忙,充分体现了“大家帮助大家”这一宗旨。
让王娟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位的哥的女儿患了白血病急需帮助,他们在节目里一呼吁,不少王娟和节目的“粉丝”立马儿就伸出援手,通过各种办法来帮忙。最后新闻成了一部“连续剧”,最终经过好人帮忙,为小姑娘筹得了可观的救助金。王娟为此也跟的哥一家成了好朋友,还自掏腰包购买了小姑娘网店的商品给她加油打气。
还有一位同样姓王的北京大姐,更是王娟的“铁粉儿”,王娟与她结缘也是从拍摄“帮帮忙”开始,认识了他们一家子,甚至抵挡不住热情,在大姐家吃了一顿饭,品尝了大姐亲手做的美味的红烧猪蹄儿。结果大姐到后来是次次首经的活动都不落下,热情参与。同时还多次提供线索,给节目也帮了不少的忙。而更巧的是,今年十一前,王娟在天安门广场采访国庆花坛竣工时,竟然和大姐偶遇!激动地留下了合影。“我想,这真的是缘分吧。”
已经习惯了采访时被观众围观
多年的主持和采访,王娟一直把自己和观众放在一个平等对话的状态,而是认真聆听他们的话语后,顺着他们的思路引出自己的问题,这样也避免了对方面对镜头的紧张,无论对方是领导还是普通的大爷大妈,到后来基本都能够通过自己的沟通,得到想要的答案。在这过程中,有越来越多的观众和王娟成了朋友,即使采访结束后很长时间,这份情谊也一直保持了下去。有开心的事情,发个微信互相分享,逢年过节来个真挚的问候。令人欣喜的是,王娟的观众缘,也从中老年人延续到了现在的“00后”“10后”。有一次在颐和园采访雨燕的新闻,一个上小学的男孩拿着纸笔跑来找王娟签名,说“我喜欢看您的节目”这份来自观众的爱,却让王娟无比感动。还有一位小男孩,在王娟采访玉渊潭樱花活动的时候,用手机拍下了她跟摄像的工作照。而另一次玉渊潭的采访过程,则被一位爱好摄影的观众记录了下来,这件作品还在樱花节的摄影比赛中拿到了奖项。
“和观众的缘分,那真是一时半会儿都说不完。我也习惯了采访时被他们‘围观’、采访完手挽手拍照,还有他们见到我时的一声‘这不是阿娟儿嘛!’每次心里都暖暖的。更希望首经能在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以新的面貌,带给观众更多的惊喜,交到更多的朋友。”王娟由衷说道。

李莉:广播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
□独家专访 记者 陈文


原本素不相识,因为好听的声音、温暖的话语而结缘,虽然没有见过面,却像家人一样彼此问候、相互关心,有的见面后因投缘而成为朋友。这是广播的魅力,也是广播带来的“福利”。北京交通广播主持人李莉对此就有真切的体会,《一路畅通》拥有众多听众,主持这个节目也让李莉认识了很多朋友。
那年中秋,有位听众送来一箱螃蟹
《一路畅通》开播至今已有20余年,很多听众都是听着《一路畅通》长大、进入中年甚至变老的,从听节目到参加活动、一起做公益,李莉说:“很多听众真的是一路相随,听《一路畅通》十几年、二十年,从交通广播的台庆晚会、《一路畅通》这本书签售到为地震灾区捐款……我们组织的各种活动都始终参加。像‘下雨没伞’‘粉红妞儿’‘天使云儿’(皆为网名)……这些听众都很熟悉,我们之间的交情特别深厚,他们对我们也非常了解。”
听众不仅熟悉主持人的声音,主持人声音有点变化他们也能听出来。“比如有时有点小鼻音,就会引起听众的注意,有听众会发信息关心地问:李莉,是不是你又感冒了?今天天气冷,要多穿衣服注意保暖啊!”李莉说,这种像家人、像知己的感觉很奇妙,也让主持人很享受。那年中秋节,有位听众将一箱螃蟹送到了交管局的传达室,说要送给在那里直播的主持人李莉尝鲜。听众将螃蟹放下就走了,也没有留下姓名。“可能是我在节目中无意中说过爱吃螃蟹,没想到这位听众就记在心里了,让我非常感动。”李莉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位听众的姓名,她说,对听众的关心、关爱,主持人唯有用最饱满的热情做出好节目来回馈听众。
服务听众是《一路畅通》的一个宗旨,节目里,李莉和其他主持人也会将自己用过的好东西和听众分享。很多人颈椎都有或大或小的问题,李莉曾告诉大家有种颈椎的仪器用了后感觉不错,结果不少听众都向她打听。“听众知道我们不能在节目里说商品的品牌,于是就说:你别在广播里说,私信我推荐一下。”在李莉看来,主持人和听众的真诚是相互的,听众信任主持人,他们才会信你推荐的东西。
主持节目就是一种陪伴
李莉觉得,主持节目就是一种陪伴,这些年她一直在话筒前陪伴着听众,和听众就像好朋友一样,他们开心自己也开心,这种感觉很美好,这也是她主持这么多年《一路畅通》的原因和动力之一。前不久,李莉和部分听众一起去赏秋游玩,“我和其中的一些听众还一块去过北极和其他的地方,大家还相约下次有机会在一起出去旅游。”
沈一丹是军博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她是女画家,也是书法家,书法造诣很深。”李莉和沈女士相识源自她的一位朋友,“朋友告诉我,有位听众很想见见你,她一直在听你们的节目。”在朋友的介绍下,两人见面了。沈女士告诉李莉,她每天画画、练字时都会开着收音机听,边听北京交通广播边做自己的事儿。广播伴随她多年,收音机她都换了无数个。“听广播已经成了她习以为常的事情,以至于上了别人的车,她会问司机,你怎么不听1039(北京交通广播)呢?她认为,打开收音机就听1039是顺理成章的事儿。”李莉说,后来她获知,沈女士的女儿大学实习时去了北京青年广播,“她从小跟着她妈妈画画儿,也习惯了收听广播。大学时是她自己毛遂自荐给电台主持人写信要来实习的,其实她学的专业与传媒、广播没有关系。”
李莉说,是广播让她结实了这么多朋友,也收获了这么多快乐,“我们在工作的过程中传递快乐,也在积累快乐。每天带着满满的正能量和开心去做节目,对节目又是一个提升。”

黄彦:被听众惦记着很温暖
□独家专访 记者 陈文


北京城市广播副中心之声主持人黄彦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张听众“双枪奶奶”专门为她手制的画片:在一张剪裁过的普通长条白纸上,左边贴着从报纸上剪下来的黄彦的照片和她参加主持人评选时的感言,剪报的两个角上还装饰了两朵小花;右边是制作者手写的赞美和祝福语及其签名。画片虽然制作简单,却被黄彦保存多年,她说这是听众的一份心意。
“心里头有一种小小的骄傲”
黄彦进入电台多年,在《运河之上》之前,主持过新闻、财经、政务访谈、文化、生活服务等多种节目。过去,听众对广播主持人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因此都觉得话筒背后的主持人有一种神秘感。主持人与听众也多是通过节目热线,有时也通过书信交流,“其实我们自己有时候也会在想,电波那头在听我们节目的到底是一些什么人呢。”黄彦说。落地活动让主持人与听众有了见面和直接交流的机会。北京电台曾举办过多届听众喜爱的主持人和节目评选,期间组织了数场听众见面活动,每次活动都有众多热情的听众从四面八方赶到现场,有的甚至从河北、天津等北京周边地区远道而来,听众中不乏满头银发的长者,有的几乎每次见面活动都参加。黄彦记得,有一次一对夫妻来参加活动,那位太太告诉黄彦,那些年她的先生一直听黄彦主持的财经节目,特别喜欢,听说电台举办活动就专门赶来,就为见见主持人。“还有的听众对我主持过的节目如数家珍,甚至记得好多年前我主持的节目内容。”
黄彦说,有的听众之前没见过主持人,但听声音就能叫出主持人的名字,和主持人握手、合影,像朋友似的聊天,特别亲热。“有的听众在节目里和我们互动比较多,像是神交已久了,大家面对面时犹如好友相见,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黄彦坦言,被听众认可让她“心里头有一种小小的骄傲”。
“一个人想真心对你好,才会这样。”
黄彦讲到办公桌上的那张画片,“那是‘双枪奶奶’过节的时候专门给我画的,这是位年岁挺大的听众,这样一份心意挺让我感动的。”黄彦曾在节目里讲过文化收藏,后来就有一位听众专程而来,要把自己收藏的一枚纪念币送给黄彦,“我觉得一个人想真心对你好,才会这样。”因为休年假,或者其他原因,听众一连几天在节目中里没有听到黄彦的声音,有的听众就给节目组或电台发短信询问黄彦怎么没来,“听众的关心,这种被人惦记的感觉还是蛮温暖的。”听众的情谊,黄彦说她一直放在心里。
如今进入微信时代,黄彦说现在与听众交流更方便了,有问题随时就可以交流。一次一位听众发微信指出,当天节目嘉宾说的某个问题不是十分准确,让黄彦再问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这样,黄彦就把听众提出的问题发给了嘉宾。“因为我们的节目是直播,偶尔一些嘉宾说得确实不太严谨或者出现口误,有听众指出,我们再去查证,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黄彦表示,广播这种大众传媒,播出知识性的内容,一定要严谨,对听众直言不讳的指正和批评,她虚心接受,在她看来这也是听众真心喜欢节目、希望节目做得更好的体现。“有时就是一个年代嘉宾口误说错了,你想听众得听得多认真、仔细啊!”
听众不仅喜欢黄彦主持的节目,还经常帮她策划选题,丰富节目的内容。黄彦主持文化节目的时候,经常有听众告诉她哪里有什么展览或者演出等文化活动,问能否请专家来节目里讲一讲。最近北京城市广播副中心之声推出《运河之上》栏目,就有听众给黄彦出主意,可以说说运河故道粮仓的故事,还告诉黄彦哪位专家曾经做过这方面的讲座,可以联系他。
“现在大家都有各种朋友圈,我们节目也有个听众微信群。”黄彦说,大家在群里交流节目,交流历史文化方面的信息和知识,让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张默:我和默粉团的故事
□独家专访  特约记者马丽

新闻主播张默这些年一直非常珍视观众朋友们对自己的支持,谈到自己与观众互动的故事真是太多了。
张默告诉记者,他的粉丝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名称,叫做“默粉团”。今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终于有时间收拾屋子,收拾出了很多盒子,那些盒子是过期的巧克力,是精巧的工艺品,是特别的纪念品,张默拿着盒子一个个回忆,都是谁,什么时候送的,打开了很多记忆。
“这些都是过去默粉团送给我的礼物。他们真的很聪明,不知道我的手机号,就直接快递到电视台里,写上总机电话;又或者在隆冬时节,在门口等着,直到等到我走出来;甚至,从微博上分析我经常去的范围,找到其中一家餐厅,把餐厅当成中转驿站……我也从一开始在自媒体晒这些礼物,到后来只字不提,是因为我怕晒出来可能会让更多的人效仿。而我也有一个习惯,收到礼物后,尽量拍个照片,然后收到家里的固定地方,舍不得破坏原有的样子,总想着找个时间去整理他们、记录他们,可总没有时间。”张默饱含深情地说。
特殊的作品
最开始,默粉团的阵地是在微博。2015年的生日当天,张默无意打开微博,看到一条私信,一个女孩发来的,大概意思是就在北门,就是想把蛋糕送给他,已经等很久了。张默当时分外开心,但工作离不开,就请同事帮忙到北门拿。同事回来大声宣布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张默也没想到蛋糕是个很贵的黑天鹅。这还不算完,里面还有盒子,打开后,底色是绿色的碎纸条,上面是一本书,还有巧克力粘成的一颗心。
这本书上面,写着作者张默。“虽然我自己出过书,看到封面就知道不是我写的。可是翻开这本书,我发现不对劲,里面每一篇文字都是那么熟悉。原来,这位姑娘是把我过去的微博做成了正式出版物样子的书。这本书,比那个蛋糕,还有巧克力都要甜。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可以对别人是那么重要。”
谢谢你,晶晶
默粉团的粉丝们,都熟悉一个人,她叫晶晶,一名大学老师,从微博到抖音,她是核心人物,一直很努力维护着默粉团,也是默粉团在各种群组的管理员。晶晶风雨无阻,每天把张默上过的新闻直播,做九宫格截图,甚至排班以外的录播节目,或者是网上发现的张默参加的活动,都统统整理好,发到张默的微信微博群组里。晶晶每天都在群组里预告第二天张默的节目,为张默建立了微信核心粉丝及粉丝群、微博粉丝群,之后又在抖音上建立了抖音粉丝群,制定群规。在网上看到有黑粉或者带节奏的杠粉,还积极循循善诱的沟通。每年,还会组织核心粉丝聚会联欢,逐渐他们也成为最好的姐妹。今年,晶晶相依为命的姥姥病危去世了,张默也安慰她,而令张默特别感动的是,她居然在几天过后,依然补发直播截图,“履行”好她认为的管理员义务。
默默抖起来
今年疫情期间,张默也进驻了抖音等自媒体平台,视频互动中结识了付娟、胖猫的生活、兔子、云舒等新朋友。付娟特别热情,把自己做的糖饼、泡菜寄给张默,还特别给张默做了个易拉宝,上面是张默各个时期的照片。抖音上的默粉团,他们自己相约两次活动,一次是付娟带着大家游故宫,张默开始还以为就几个人去玩,没想到作为资深导游的付娟,做了“默默抖起来”的团旗和横幅,粉丝们拉家带口,就像是一个正规的旅游团,付娟姐用自己的优势,全程讲解。第二次活动,他们相约量贩式KTV,为张默唱起了他喜欢的《相约》,一起齐声喊:“默默,我们爱你。”
感恩默粉团
这些年张默和粉丝的故事还有很多,限于篇幅不能一一枚举,采访结束时,张默说自己尤其要感恩默粉团,“我和默粉团,就像是精神世界的朋友,我们可能没有见过面,也都是不完美的人,但通过默粉团,我们也见证着彼此的成长,一起成为心目中那个优秀的标准。”

韦嘉:观众蜕变为用户如何建立电视“新刚需”

□独家专访 记者 潇棋

采访韦嘉时,她刚刚在副中心主持完北京市“两区”建设金融政策推介会。谈起自己与观众的故事,她感受很深:“是观众激励我在不断前行。不论是之前当北京晚间新闻报道主持人,还是现在做财经制片人、主播,我认为把内容做好了,就会赢得观众或用户。”
难忘那一套秋衣裤
韦嘉和记者讲述了八年前“一套秋衣裤”的温暖故事。“2012年冬至,那天晚上特别的冷,风刮着窗棱,呼啦呼啦响。我正在值晚间班,同事小琳风尘仆仆过来,‘韦老师,我今天采访时遇到了一位观众,让我转交一份东西给您。’我怀着好奇打开包裹一看,竟然是套粉花的秋衣秋裤。小琳说这位观众叫崔玮,问我认识吗?我努力在脑海里过了半分钟的电影,还是摇摇头。她说,这位大姐是做小商品批发的,很喜欢看北京晚间新闻报道,感觉节目总能说到她心眼儿里,天冷了,她这批货就属这套卖的最好。‘夜班加件衣,冬至胜饺子!’说实话,这是我在主持人生涯中接到的第一份素不相识的观众送来的心意,我很感动。当时,我给这位观众回了电话,表达了感谢!她执意不收钱,说晚间新闻是她的最爱,每一个寒冷的夜晚都能陪她度过,她希望自己的心意也能温暖我们。一套‘秋衣裤’,是我当主持人收到的最特别的一件礼物,它不仅代表着观众对我们的关爱,也是一份惊喜。总以为晚间新闻是做给高端知识分子看的,没想到卖货的大姐也去看,更激励我在新闻这条道路上探索前行。想想这份使命感,牺牲每个晚间跟家人团聚的机会,也觉得值得了。”
观众已经不满足播报,而是交流
八年过去,媒体环境发生了巨大改变,人们对电视的需求也有所改变。“八年之后的今天,那位观众可能不会在电视前等新闻。我们面对的,也不再仅仅是观众,而是用户。”顺应时代的潮流,韦嘉不但在电视上主持节目,也在线上进行直播。“线下活动也好,线上也好,面对的基本都是定向人群,比如:红酒会肯定是许多喜欢鉴赏红酒的人观看。现在粉丝已经非常专业化了,他们关注我们的灯光、化妆、服装、舞台走路,甚至主播的心情和表情。他们的反馈就像镜子一样,让我不断修正自己。”
“无论是主持人的评选还是微信推广,观众和粉丝都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韦嘉表示:“我是东北人,许多亲戚朋友和老乡都是我的铁粉。他们关注我做的每一期节目,有的还把每次出镜做成电子相册,号召周围的朋友看直播、看重播,甚至看回放。”
不管是电视、公号、短视频分发,观众或粉丝一定是对节目和主持人有要求的,希望通过节目了解自己感兴趣的事,并产生共鸣,观众已经不满足播报,而是交流,互动,这样才形成用户粘性。这种变化使得各个平台发展越来越专业化,也推动韦嘉不断进步和学习。
主持人要交流到对方心坎里去
在韦嘉看来,许多三四十岁的主持人,或许没有像流量小生那样有流量能力,但是作为资深主持人,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和影响力。“年轻的主持人有自己的优势,但做新闻和财经类的访谈,对主持人要求更多的是阅历和专业知识的积累。主持人越来越需要与观众或粉丝交流,还要交流到对方心坎里去。这都需要充分的准备。否则张口说出的话,是很难说到观众心坎里的。”韦嘉坦言:“刚主持的北京市金融政策推介会,在座的是2000多家全国金融机构的首脑和负责人。这2000多人都是观众,但更准确地说,是用户。为了这次会议,我准备了很久,昨晚工作到凌晨三四点钟。我相信两个小时的主持之后,可以和许多金融机构的负责人成为朋友。只有建立在共同兴趣爱好追求的前提下,才能把粘性吸附在身边,才能最终形成电视转型后的新刚性需求。”

一玲:改变命运的一封观众来信
□独家专访  记者 白鸽


提到与观众的故事,主持人一玲表示,自己特别幸运,因为《养生堂》栏目结识了很多朋友。她坦言,在《养生堂》担任主持人的11年时间里,有很多她和“患者”亦是“观众”的故事。虽然大部分时间,主持人和观众朋友们的聚会都隔着屏幕,彼此的联系往往是书信或者电话,但一玲表示,“在我心里,我们的距离就是零。因为他们,我很幸运。”
69岁的忠实粉丝
一玲告诉记者,因为主持《养生堂》栏目,经常会收到热心观众的来信,有求医问药的、有忠实粉丝的、有因为看了节目而转危为安的等等。“电影《非成勿扰2》上映的时候,其中有一个片段,剧中人李香山脚面上的一颗黑痣,最后变成让他致命的不治之症——黑色素瘤。当时引起了社会的热议,《养生堂》节目也立刻做了一期节目,来给大家普及黑色素瘤的知识。
“在节目播出以后,我收到了一封老奶奶的来信:‘主持人一玲同志你好,我姓施,69岁,家住杭州的一位你的忠实观众。我们全家都非常喜欢你主持的风格,非常亲切!在最近的一期《养生堂》节目中,我学到了很多知识。节目说到有些黑痣很有可能是黑色素瘤,我在1年前有一次理发的时候理发师说过我的头皮里有一块儿黑痣,而且它好像一直在长大。最近去理发店,理发师发现它又大了一些。就像节目说的这颗痣周围非常的不规则,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希望一玲你能给我一些建议。’收到这封来信后,我立刻给施奶奶打了一通电话。我建议她去肿瘤医院检查一下,如果医生也有所怀疑会建议她做相关检查。如果排除了肿瘤,咱们就踏实了。如果真是肿瘤,咱们也积极面对!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后我接到施奶奶的电话,说医生也怀疑她头上的那一块痣不太好,建议她做切片检查,结果果然是黑色素瘤!但是万幸的是是早期的黑色素瘤。黑色素瘤早期非常好解决,切除就好了。但是因为很多黑素瘤早期会被认为是普通黑痣,如果没早发现,会迅速转移至全身。施奶奶在电话里哭了,她说想想都后怕。多亏看了《养生堂》多亏听了我的建议,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听到这句话后我仿佛被闪电击中一样,也流下了眼泪。可能对于我来,这只是一期普普通通的医学科普节目,但是对于电视机那边上亿的观众来说,他们很有可能因为这样的医学知识改变命运,甚至能救命。从此我也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在录制节目的时候,一定要多站在观众的角度,刨根问底!一再追问!因为我知道,也许这一个关键的问题的解答,就可以让我们的上亿观众早预防、早发现、早治疗!”
把我当“闺女”看待
在主持《养生堂》的11年时间里,一玲有着许多这样让她深思、感动、幸福的故事。她回忆说:“有一次我在外面主持活动,有一位阿姨千里迢迢来看望我,嘱咐我要多喝热水,在节目里听说过我受凉,她忙给我捂手。她说平时自己一个人生活,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看我的节目,感觉我就像陪在她身边一样!阿姨握着我的手,说一直把我当自己闺女看待,说着说着就哭了。还有一段时间,因为我在休产假没有主持节目,有一位叔叔还给台领导写信,问为什么不让一玲主持了,一玲主持的那么好,我们都很喜欢她。有太多太多类似的故事,让我深知观众给予我的远比我付出的多得多。所以我会用自己的周末时间去养老院,陪爷爷奶奶聊聊天,帮她们做点事、科普科普养生知识。也会经常和自己的观众粉丝组织见面会,和他们一起分享自己的医学知识、养生体会。热情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那渴求健康的眼神,每每想起都热泪盈眶。”

陈赛:与“忘年交”们共成长
□独家专访  记者 白鸽

作为《养生堂》的主持人,陈赛赢得了不少观众朋友的喜爱。在这些观众朋友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叔叔阿姨”。在本次采访中,陈赛就和我们分享了《养生堂》带给她的“忘年交”朋友们。
最有温度的反馈
早年间,很多人认为电视节目是一场主持人与观众的约会,电视端坐着的是那些或对节目或对主持人有着欣赏和认同却未曾谋面的朋友。作为电视节目主持人,通过电视信号实现与这些“朋友”的“邀约”与“赴会”,电视节目这场盛宴才会顺利“开席”。
陈赛坦言,自己很幸运,作为全国健康节目的领军品牌《养生堂》的主持人,收获了不少观众朋友的喜爱。她说:“根据有效数据推算,《养生堂》服务于全国1.7亿观众,也就意味着《养生堂》的每一位主持人都拥有着大量的热爱健康、喜欢节目、关注主持人个人成长的观众朋友。在日常生活中与自己的父母长辈或多或少还存在着些交流障碍的我们,在与观众朋友——这些忘年交的交往中,总有些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故事。”
每一位观众朋友,对于主持人而言都是一双关注的眼睛。陈赛坦言:“这种注视里有期许,总在提醒我们在工作里恪尽职守,希望不负所期。现代技术的发达,为主持人与受众之间的交流提供了更多的可能,这些特殊的朋友可能会给你写信,可能会通过微博等各媒体平台向私人账号发送私信。因为《养生堂》是带观众录制,也给主持人和观众之间创造了面对面接触的机会。每次节目录制完成,都有很多叔叔阿姨会要求合影。这些合影到底对我们的这些忘年交而言意味着什么,之前其实也并没有想过。直到有一次录制特别节目,我们组有其他主持人到一位阿姨家去拍摄,这位阿姨拿出了不同时间段和我的合影,让同事带回来送我。拿到合影的瞬间,才发现可能连自己都忘了还梳过这个发型,还穿过这件衣服,我才知道可能有很多人在默默关注你的成长。后来在录制节目的时候,又见过这位阿姨,她依然会要求和你合影,然后拿出新的打好的合影送你,写上她的电话,不忘说有需要帮忙的事情可以找她。我们的制片人田天老师在采访里说过,健康节目的高级感来自于情感的共鸣。我们做得是有温度的节目,我们的这些忘年交们也总是给我们最有温度的反馈。这些总在提醒我们,在工作中如履薄冰,唯望不负所期。”
热心观众成为良师益友
电视屏幕里年轻的主持人,和电视屏幕外的叔叔阿姨真的可以做朋友吗?陈赛表示:“真的可以。多年前到一位我们《养生堂》的热心观众家拍小片。这位阿姨年轻的时候是地方台的新闻主播,退休后来京帮儿子看孩子,既是老年大学的朗诵班老师,也是我们节目的热心观众。拍摄时和阿姨很投缘就留了微信,之后竟成了朋友。作为‘专业’观众,阿姨偶尔会给些建议,觉着我太瘦啦,应该多吃点上镜好看,会在我的朋友圈下留言提醒我早睡觉等等。透过阿姨的朋友圈,我也看到了现代老年人退休生活,他们的所思所想所求,更加了解我们的受众群体。阿姨会在生活中作为长辈给出很多经验和建议,我也会跟阿姨分享些职业生涯里的困惑。这个忘年交既是益友也是良师,有时候会忘了最初相识仅仅因为阿姨是《养生堂》的热心观众。”
谈到《养生堂》栏目,陈赛表示:“节目的内核是献给亲人的爱,电视机前坐的不只有别人家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我们自己的父母亲人和朋友。在一期节目里我们曾经展现过上百张火车票讲述一对老夫妻的抗癌故事,在节目播出后第一时间就有我自己的朋友给我发信息说很受鼓舞,‘只要在路上就一直有希望’。如果电视是一场特殊的陪伴,那透过电视陪伴的不仅有身边的你还有天边的你,在节目内容的分享里,幸而有你们这些忘年交共成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