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彭昆雅:听长十一火箭 沧海一声“啸”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1-29

1970年4月24日,我国举全国之力将“东方红一号”卫星送入太空,也使我国成为了第五个有研发制造和发射卫星能力的国家。50年后,随着航天技术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近几年商业航天的发展,小卫星市场得到了猛烈的释放。我们这次采用的是“吉林一号”高分03-1组,九颗卫星,是一个企业的商业卫星。我国的商业航天发展势头是迅猛的,到目前为止,小卫星集成的生产厂家和公司有将近三十多家,配套的企业有一百多家。我们国家不缺大火箭,但是像这些商业公司一时半时也用不起,所以正是在这种前瞻性的考虑之下,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在2012年立项的时候就提出了装备化、商业化和国际化的思路,来围绕着我们的市场进行研发、制造。所以我们的火箭追求的不是最大的吨位,是追求最快、最简洁、最高效、最灵活。首飞是2015年9月25日,从立项到首次飞行圆满成功,用时不到三年。我们的研制过程也是最快的。

总设计师就是个“放羊倌”
火箭可靠性是第一位的,没有可靠性就没有成功,没有成功就没有一切。科学的继承就是创新,科学的集成也是创新,围绕这两个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第一代航天人吃了很多苦,我们算第二代航天人,应该在他们吃苦的基础上变得更聪明一些,在过程当中我们避开了好多技术的陷阱,也填掉了好多难坑。火箭是怎么起来的?它底下是燃气,燃气把它弹起来。那么,我们这个火箭在长征系列里个头是最小的,但是在我国目前的固体型号中,它是最大的,将近60吨。面对这么大的个头,就需要采用弹射的模式,这对压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们就要站在别人产品技术的基础上,进行识别和创新。
平时别人也问我,说总设计师是干啥的?我说总设计师就是个“放羊倌”,羊在前面跑,大概方向不能错了,羊群不能散了,掉队的要扶上。说明什么?是把方向,打个旗,指挥大家,跑还是得靠自己跑。换句话说总设计师就是家长,孩子们往前跑,丢三落四,丢下的东西靠谁来垫底?靠家长。家长发现了有两种处置措施,一种是把东西捡起来送给孩子,继续前进;第二种思路是把孩子叫回来,返回来捡了东西,再前进。这就说明总设计师本身也应该细致,这是他的一个特质。我们从2015年首飞开始,到目前完成了十发箭,应该说每一次都有所得,每一次都在改进。其实改进说起来很容易,去改别人的简单,自我改进很难,这是一种自我挑战,或者叫自我否定。

有困难更有坚持
2016年,我们提出来海上发射这个概念。刚打了几发就这么折腾干什么呢?陆上不是挺好的?这是人的思维自我设限。我们觉得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的优势还没有充分地体现出来。我国几个发射场都是高纬度,要打低倾角、近赤道附近的轨道卫星,就要损失很大的能力。我们就想,能不能利用长十一这种机动灵活的特点,放在船上直接开到赤道附近去打,用一个小火箭来实现大火箭的功能。
到了2018年底,国家让我们打的时候,我们也傻眼了,给的时间太短。要求我们五月份出发,之前还要过春节和元旦,也就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大家觉得,就是爬,6月5日我们也要按点爬到海阳港进行发射。到了海上,按计划6月3日完成抛锚。抛锚是啥?因为船要定位,结果那天风大,抛不下去。到了晚上,大家很紧张,因为本来是两天的工作,现在变成一天了。本来是6月3日抛完,6月4日测试,6月5日发射,在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俗话叫“在同一条船上”。在当时的情况下,操船方、试验队、发射基地,大家从大局出发,把自己的时间省下来,把流程压缩下来。6月4日,我们有一天的时间把两天的工作,包括抛锚等工作交叉进行,最后都完成了。到了6月5日早上,风也小了,符合发射条件,所以我们能够按时进行发射。发射时间是十二点零三分,为什么选三分呢?实际上是我自己留了一个心眼,经过计算,十二点零三分的时候,我国的卫星刚好经过发射点上空,而且是视频卫星。这样的话,我们能把整个发射过程,从起飞到飞行完整地拍摄下来。晚上,风暴就来了。后来,我们赶到港口的时候,搞船舶的同志对我们特别地佩服,说你们搞航天的,半年之前就知道早一天不行,晚一天不行,就是6月5日那一天可以。我们也没有什么胜算,我们只是说,定好的事我们到那个时候去干,要去干成,我们只是多了一份执着罢了。

有强大的祖国作后盾
我们这次9月13日出海,9月14日就顺利到达了,那个地方是公海。14日中午,吃了饭我就睡着了,张飞霆把我叫醒了,我有点不耐烦,问他什么事,电话里说能不能挪个地儿。我当时一听就火了,我们中国不去欺负别人,我们是大国,你要我挪个地儿,我挪一米那也算挪吗,挪十米也算是挪,有意义吗?另外,从技术角度讲,我能挪,我们的火箭挪五公里,不要什么改变,我都能打上去,确实是可以的。但是挪得太多了以后,会威胁我们大陆的航迹线。如果往南挪,可能航路出来到了别的国家去了。当时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后来我把大家叫起来,说我做出决定了,就是干。到了晚上六点,来电话了,通过一些外交上的交涉,说可以发射。我们每一次的航天发射,有底气去应对这些事儿,都是我们强大的祖国作为后盾。
我们明年在海上还有四次发射任务,我们设想要在行进当中进行发射,停下来了以后,三个小时就能打出去,不要那么繁琐,缩短链条。我们以往的航天领域的国际合作,只是人家来一颗卫星到我们大陆,到国内进行发射,我们设想能不能利用长十一这种机动灵活、这种保障要求很低的火箭进行上门服务呢。我期望通过两三年的努力,能把这些事情逐一地进行落实。我相信,随着我们航天技术的发展,用不了多少年,航天发射可能就不是个新闻事件了,可能像个飞机起飞或者火车到站一样。
李雪源据央视综合频道《开讲啦》节目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